短篇辣文公车轮流|陪读妈妈生理需要|文心雕龙

不过我很喜欢看她脸红的模样,有的时候她给我口交,我明明是想把JYS到她喉咙深处让她吞下的,可看到她脸儿红了,还是忍不住临发S时抽出来S她满满一小脸儿。让她红扑扑的面庞上挂满了我浓稠的白浆,特有成就感。

如今妈妈听到我的吩咐,脸又红了,她轻声道:“主人,您的Y荡奴隶求您用大**巴C我的小X。”

我将她压在床上,贴在她耳边问道:“现在就让我肏吗?”

妈妈吱嘤一声用双手抱住了我,小声说道:“您的奴隶现在还没有准备好,您可以随时惩罚您的奴隶,不过奴隶求您先M我的N子,等我的小X里Y水多一些再肏。”

我将手探进妈妈的衬衫里,用手将她的X罩向下一拉,一对大白兔便跳了出来。我用力的搓揉着这对大N子,妈妈随即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我很喜欢玩妈妈这对大N子。也许是小时候没有吃过的原因,每次我握住妈妈的N子都不愿撒手,这是我最心爱的玩具。

妈妈也很喜欢我搓她的N子,每次我搓她的N子,都能感到她湿得特别快。

这次也不例外,我有点不舍的将一只搓着妈妈N子的手移开,放在她的大腿上M了上去。

妈妈的皮肤很光滑,手感很好。但现在她下身白色的丝袜一直到大腿G,手感也不错。我手顺着她的大腿一直伸到她裙子里,感到她裆部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片。

妈妈隔着内裤感到了我在挑逗她那颗娇嫩的小豆豆,急忙道:“主人,让我脱去衣服,给您享用好吗?”

我手食中两指,将她的内裤挑到一边,夹着她的小蒂儿,说道:“妈妈,你让我怎么享用你,说清楚些。”

“用您的大**巴,C我的小X,肏我的小X,S在我的小X里。”

我吻了吻妈妈的脸,妈妈红红的脸很烫很烫,也不知是太羞,还是太动情。

“脱衣服就免了,我今天就想肏穿着衣服的妈妈。”

不容妈妈反对,我直起身,将妈妈那修长的两条腿儿架在了肩上。妈妈的腿很软,她的身体也很软。我常说就算是充气娃娃也没有她软。

将妈妈的双腿架起,我发现这双雪白的丝袜和妈妈的肤色很配。用雪白来衬雪白,再雪白不过了。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天使,那么天使就在我身下。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女神,那么女神就是妈妈。

我两手从她的裙内M到她的腰间,一条小小的内裤被我扯了下来。内裤果然也是雪白的,中间带着粘粘的水渍。

我将妈妈的内裤脱到她膝盖,便不再脱了,而是将她两腿推了上去,细细观察她的小X。妈妈的Y毛并不多,尽管被我剔光过几次,长起来仍不茂密。现在她的Y毛被我修得很整齐,如同一个指引箭头,指着妈妈那诱人的X口。

由于一大早便为妈妈修补了处女膜,拉着她玩起了少女强奸调教凌辱游戏,所以到现在她的小X还是红肿的。

我M着妈妈的X口,Y水沾满了我的手。我问道:“妈妈,还痛吗?”

妈妈笑了一下,这一笑美极了:“痛是痛点,不过早习惯了。你要是心疼妈妈,就用大**巴为妈妈止痛吧。”

我将**巴顶在了妈妈的X口,妈妈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