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帝bb/经典色文—碉堡之路

白静一愣,她知道内务对于一家文化集团来说很重要,自己第一次进去就给了这么大的权力?“不怕有人不服?”白静有自信收服公司的人,可是这需要时间,而期间也必然会因为不服气导致工作的不便。她本来想慢慢的往上走,这样里头人员的排斥心会小一些。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白宁说的很直白,“几个老员工要退休了,所以新的赶紧顶上,而明宇文化的大权迟早要交到你的手上,你看着做,有什么问题就直接请教金助理,她可是白家很忠心的助理。她一定会帮助你的。”

白静挑了挑眉毛,表示知道了。就说白父的性格是不会放心自己这么突兀的去出版社工作。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做了一些安排啊。

几天后,白静便带着自己一份报告去了自己家的明宇文化集团。里头几个管理层的人物自然是早就听说了,一个空降的大小姐将要到来。

而这里知道消息的人,心中都有些不屑的,大家族的小姐,最大的成功就是嫁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让家族继续繁荣。现在这位白家Cāo回国没有多久的大小姐,自然就成了大家眼中的过来走个过场的富二代了。

结果白静到了那儿的第一天,就在大家都猝不及防的心态下,把整个公司的出版社,编辑部弄得人仰马翻。无论是出版社还是杂志社,它们的效益最根本的就是编辑的优秀,管理者方案的正确。所以白静的第一步,就是把这些个什么总编,副总编之类的弄个明白。结果直到下班的时候,整个集团里头的人都蔫了似的,和送瘟神一般把白静送走了。大家心里头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这个大小姐真的不是像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而白静在折腾了一天,觉得预期目的达到了后,便很是悠然的对着一边的金助理说,“明天把那些个记者编辑的业绩表拿给我。”

金助理今天是跟着白静先是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的了解人员,随后查公司的经费财务,最后翻看历年的出版物。把公司里头有些浑水摸鱼的员工是虎了个半死,她现在也觉得这个大小姐很有自己的想法。

而现在查业绩,“您是准备开除几个?”金助理话说的很直。对于上司,特别是今天慢慢摸清楚白静的脾气,她就知道这个上司不喜欢躲躲藏藏,你什么都直接问出来她反而会高兴些。

“不准备。”白静笑得很是甜美的看着金助理,却硬生生的让这个一直工作优秀的金牌助理生出一股子寒气。“人吗,不吓吓他们,都一个个不懂得上进。”背着皮包,白静一身简洁的裤装倒是让那份甜美中显出几分帅气。

金助理突然间有些同情公司里头那帮子的总编和常务了。这个大小姐其实和白少爷是一路货,虽然她长着一张乖巧甜美的脸!只能说,金助理很有看到本质的本事。

这边白静忙着收拾自己地盘上的人,而那边具俊表订婚后,刘美兰便搬到了他的家里,这是具夫人的意思。在韩国,订婚了双方也算是准夫妻了。而且具家和刘家的正式婚礼,是在两个星期后,匆忙的让所有人的眼睛都若有若无的看向刘美兰的肚子。

当然这位被人称为‘狼’女的女人,正在和她未来的丈夫争夺蜜月地的最终决定权。

“我是你丈夫,你应该听我的。刘美兰……你有作为一个男□子的自觉吗?”具俊表觉得他娶了这个女人就和娶了个Cāo盘手一样,她开口闭口除了股市就是证券,霸者家里的电视看大盘走势。就不能用电脑吗,那么大的屏幕看着就不眼花么。

“具俊表,那是我的钱,我的钱,我当然要对着它们负责。我们家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所以对于这些东西,我本能的热爱。至于妻子的责任,我答应给你生孩子了还不够?”几乎是斜着眼睛看这个男人了。外界都传刘美兰长得美丽大方,上深的自己的长姐喜欢,呸!那个刘仁惠除了自己的亲弟弟,对着谁不是用到最后一步?自己不过是有联姻的作用罢了,嫁给具俊表就具俊表呗,至少她那个姐姐给她的嫁妆和具家的聘礼可以让她以后不用战战兢兢的装疯卖傻的过日子了。至于这个丈夫……刘美兰看看,其实他还是有优点的,不会花心!

“你……刘美兰……你这个……”具俊表给她堵得有些气闷,生孩子,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终极目标就是生孩子,好像,也没有错……

“对了,我还得防着你把具家一不小心的给弄塌了,我得有养老金,免得我们的孩子都得过不少好日子。对了,今天我睡客房,您可别憋不住啊,拜拜……”对着具俊表抛了一个媚眼,刘美兰走进了客房,让给具俊表有些沮丧,“怎么每次都吵不过这个女人?易正说要拿出丈夫的威严,可是她不怕啊……”

白静在短短的半个月内,终于把明宇握在自己的手中,让白父诧异了好一阵子,随即就大呼虎父无犬女啊。白老爷子对着白静的行为也很满意,觉得就算一开始没有对着白静有多大的期待,但是这个孙女的能干,还是让他很欣慰的。这期间,白静是忙的脚不沾地,当然在公共场合上还是和尹智侯那个男人打过几次照面。

情形通常是两个人一起皮笑肉不笑的对视,旁边的人见状就会问,“二位认识?”

白静就会笑得灿烂的说,“我学长呢?”

尹智侯则是一副牙疼的样子,“我学妹。”

学长和学妹,多么纯洁还带有阶级感情的关系啊,至于其中的门道,大概只有各怀鬼胎的两个人明白。

时间就这么晃悠过了一个月。连具俊表都重新成为了二婚的男人。带着刘美兰从美国华尔街蜜月回来。很显然,度蜜月的地方,最后还是由新上任的具夫人决定了。而当初具俊表结婚的时候,白静还很好奇的想着,那个金丝草会不会出现,要知道各大报社,杂志,都在那几天和闻到鱼腥味的猫一般,猫着那就等着些八卦出现。结果如今住在首尔一个平常小区的金丝草很安静。具俊表也和没事人一样的结婚了。等到婚礼结束,当时的具俊熙和白静抱怨,她简直紧张死了,生怕和当初与夏在京结婚的时候那样出什么状况,她的这个弟弟可是前科累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