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舔了人家要尿了|七里香女主角|绝对侵占

气,津液横流,只有窗外月光的黑暗看不清楚他是什么表情,可是浅浅的shenyin十分诱惑,胡天广半扭过他的脸,温柔

的吻着淌下津液的嘴角,舔净他流下的每一丝津液,指头几乎把他的舌头玩的麻木,使他不停发出动人的呜咽声,抽

出指头,黏出的透明银丝在月光下异常显眼,胡天广潮湿的手抚摩过他的下巴、脖子,手掌覆盖住左膛roucuo,粗糙的

老茧摩擦肉粒快感令方霖凡恩啊的叫着,肉粒已被揉进ru晕中,麻麻的痛痛的,却舒服不已。

胡天广拉住方霖凡睡衣的领口,不断亲吻着渐渐裸露的光滑后背,长出一点胡渣的下巴摩挲后背每一寸白皙的肌肤,

故意一边吻方霖凡发红的耳根,一边用胡渣刺激他敏感的脖子。

“啊”方霖凡微弱的叹息一声,转过脸,半眯着眼睛吻上胡天广的下巴,舌头轻舔胡渣,享受胡渣刺痛他的刺激

感。

唇与唇温柔的互相抚弄,舌与舌激烈的互相勾缠,胡天广和方霖凡陶醉其中,压在胯下的屁股扭动着挑逗胡天广的情

欲,胡天广急不可耐的拉高方霖凡睡衣的后摆,拉到腰部后,稍微拽下neiku,摸索小o,见里面还湿润着,火热的肉

棒硬邦邦的摩擦股沟,他没有用手扶住肉帮直接进入小o,而是摆动着胯部,用肉帮寻找到小o的位置,缓慢的挺进

潮湿柔软的小o。

“恩”随着肉帮一点点深入肠道,方霖凡的呼吸越来越重,压上他后背的男人也在他耳边吐出浓浊的呼吸,既焦

急又温柔的吻着他的耳朵,胯部却用力的撞击他的屁股。

“老板,你忍一忍,我很快就射出来”

对于平趴在床上随他捣弄的温顺老板,胡天广满满的激动,最动情时就是胯部死死压紧屁股,让肉帮进入肠道更深处

,摩擦敏感点,享受肠肉蠕动的按摩,再缓慢的抽出,猛力的进入,每一次这么做时,身下老板就会啊叫一声,绵长

的语碉,嘶哑的男中音,还有发烧时的热乎乎小o,都是dǐng极的美味极乐的享受,勾引胡天广无法保持温柔,按紧他

的双肩,野蛮的干着他的屁股。

“老板,你的小洞太棒了,一直把我往里面吸,里面又湿又紧,热得我快融化了,我快美死了”胡天广根本停不下

自己的动作,也不想那么早身寸.米青。

早已射不出经验的老板维持着勃起的状态,性器无论怎么摩擦被单,都挤不出半滴经验高氵朝,肉帮却还刺激他的敏感

点,让他在快感的痛苦中低低的shenyin,抓紧枕头的微抬屁股,迎接他的司机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扭着腰让性器摩擦被

单,涌上来的是想高氵朝的yuwang,可是射出来的只会是尿液。

“啊啊阿广我射不出来”

方霖凡哀叫着,通红的眼角挂着明亮的泪光,胡天广亲了他的眼角一口,抓住他的性器说:“老板射不出来没关系,

我会帮你舔干净尿。”

“呜不行”老板的拒绝丝毫不起作用,只换来司机越来越用劲的撞击。

整个屁股都被撞麻了,胡天广的耻毛搔刮着屁股,有时撞得太用力,发硬的耻毛都摩擦着柔嫩的xue口,方霖凡一感觉

到耻毛擦过xue口,银荡的身体便更加银荡,收缩肠道引诱胡天广粗暴的gan+ta的小o,能让耻毛摩擦他的xue口,阴囊拍

打他的屁股。

“恩啊啊啊好舒服阿广,你干得我好舒服啊”

这句犹如称赞的话无疑是最烈的**,彻底引爆男人的兽性,肉帮次次都到底,把小o干得只懂得张开嘴,等待大肉

棒喂饱这个银荡的洞,令白皙削瘦的老板满脸都是被干的满足痴态。

“老板,我也很舒服,和我一起射出来吧,我会把经验全部shejin你的小洞里,喂饱你又骚又浪的小洞。”快高氵朝的胡

天广咬住方霖凡的耳朵低哑的喃语。

“恩好快点儿喂饱我”方霖凡双目失神的回应胡天广,刚抬起屁股就被胡天广猛力的撞击趴下,只能维

持平趴的姿势,抱着枕头大声langjiao,发烧而通红的脸异样的魅惑。

胡天广双臂从后环紧方霖凡的胸膛,全身的力气都压上他,惟有胯部拼命的上下摆动,下面那双修长的腿分开着,清

晰可见一根紫红的巨大肉帮飞快的抽出又插进的干着双臀之间嫣红的小o。

蜷曲的脚趾勾住洁白的床单,而方霖凡的性器分泌的汁水早已湿了腿间的床单,背上的男人剧烈的摩擦肠道,一丝丝

肠液渗出结合处,不一会儿他的股沟尽是湿润的水光。

热得不可思议的小o直让胡天广拔不出肉帮,“太爽了老板太爽了老板真**厉害shuangsi我了”

粗俗下流的话语一点儿不惹人厌烦,反让方霖凡非常有感觉,再次缩紧肠道把男人诱进更深的yuwang深渊,体内的肉帮

顿时又变大几分,坚硬的规头残忍的碾压敏感点。

“啊”方霖凡尖叫一声,勃起的性器抖动着做出身寸.米青的动作,几滴淡黄色的液体溢出铃口,渗进被单,男人快速

的在痉挛的肠∓l;dd∓g;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道猛干,胯部压得屁股动弹不得,咬住他的耳朵,抱紧他的胸膛,肉帮在肠道深处抖动着狂喷经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