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sm犬奴—远古狂情

小猎物推开我向洞口跑去,我轻而易举地捉住了它并把它带到休憩的谷地里。

把小猎物洗刷一遍后,我打算要慢慢地品尝它。从哪儿开始呢?我盯着小猎物想了很久,决定从头开始品尝。

我的舌钻进了小猎物的嘴里,它的舌小小的,也很光滑,嘴里的Y体香香的,带着清甜味。舌在里面吸搅了很久才不舍地离开,虽然很舒服,但我还要品尝小猎物的其它地方呢。

舌终于舔上小猎物高翘的粉白R团上,含着一只,再用手抓住一只。好香、好嫩、好滑、好有弹X,这细嫩芬芳的R质是以往任何猎物都比不上的,害我舍不得下口咬去,只敢用舌细细地、密密地舔着,舌下的小猎物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听在耳里,我感到很高兴。

忽然,我嗅到一股格突镆芳甜腻的味道,是从小猎物的下体传出的。我连忙抬高小猎物的双腿,向腿间仔细看去。

小猎物的下体和我的一点也不一样,这里也没有一G毛发,粉白的小R丘下有一条嫣红的然镬,然镬前端长着两片粉红的像花瓣一样娇嫩的R瓣,微微向两边张开。再细看,里面还藏着两片水红的小R瓣,月光下,闪着润泽的水光,显得十分诱人,我忍不住把舌覆上去。

在舔弄小R瓣时,我的舌触到了最里面一个滑滑的小核,想不到R瓣里面还包着一个小东西。我好奇地用舌对着小核一阵顶弄,身下的小猎物突然剧烈颤动了几下,发出近乎痛苦又夹杂着兴奋愉悦的哭声。我越发好奇了,索X用手把两层小R瓣往两边拉开,暴露出里面的小核。小核表面极为光滑,被月光涂上了一层银白后,变成了银红色,看起来怯怯的。我兴起了狠狠欺负它的念头,并立刻付诸实践。

彼不上小猎物哀哀的哭泣,我只顾着自己玩得开心。忽然,一道Y体喷到我的唇舌边,我尝了尝,就是刚才闻到的芬芳甜腻味儿,接着又一股热Y从小猎物然镬中间的小X处涌出,我赶紧凑上去接进嘴里,真美味,舌不由得在那小X处直打转,渴盼着流出更多的美味,专注得连小猎物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都不知道。

直到我吸食够了,抬起身一看,才发现小猎物早已昏睡过去了。

小猎物浑身香香的、甜甜的。因此,我一点也不介意地在她身边躺下。一阵夜风吹过,熟睡的小猎物打了个寒颤。我忙把它搂进怀中,尽量用我的身体为它遮蔽夜风的侵蚀。

虽然和小猎物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已清楚地知道怀中的小猎物异常的弱小。没有尖牙,没有利爪,没有坚硬的皮毛;不会跳跃,不善奔跑,连这么温暖的夜风也受不了。如果没有他,它早就被那些少毛的猎物吃掉了。这么弱的它究竟是怎样存活到现在的呢?我十分疑惑地注视着怀中的小猎物。

又是一阵夜风袭来,小猎物皱了皱眉,口里不知咕咙着什么,竟主动往我怀里钻了钻,小头颅正巧顶住了我的下颚,它顶上的毛发搔得我痒痒的,却也舒服极了,手不自觉的把它抱得更紧些。

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吃掉这个小猎物了。我喜欢听它发出的声音,喜欢抚M它光滑细嫩的R体,更喜欢吸食它芳香甘甜的蜜汁。抱着它,空荡荡的X口像是突然被填满了,这感觉真好!就让它陪着自己一起活吧。

咦?奇怪了,我的脑袋里什么时候不再是空空的了?居然可以想这么多东西?!

我胡乱想着,渐渐也进入了梦乡……

既然决定依附着阿奇在这个远古世界定居下来,那么首要解决的就是住房问题,毕竟一个舒适的住房可以令人心情愉悦,产生安全和归属感。因此,关于这个问题,童话慎重思虑了很久,最终决定就地取材,建一座吊脚小木屋。幸好,作为高智商的她因着写小说,涉猎了广泛的知识,而且过目不忘,设计规划一间小木房对她来说并不太难。

于是乎,轰轰烈烈的建房工程全面展开。设计者兼监工者:童话;施工者:阿奇;材料:丛林中的大树;选址,温泉谷地与丛林的交界处。、

“阿奇,你能把这颗树砍下来吗?”明知以目前阿奇的水平G本听不懂她说的是啥,童话仍旧一边问,一边用手对着丛林边的一棵大树做着砍伐的动作。她是这样打算的,目前听不懂没关系,这样时时用语言熏陶下去,天长日久,阿奇总会听懂四五分的。更何况她也怕自己因长久的不说话而逐渐丧失语言能力,世界上又不是没有这种案例。

阿奇看了看她的动作,右手臂随意地扬起──落下!足要两个大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擦着童话的耳际瞬间轰然倒地,刮起的大风把她及肩的发吹得四方飞扬,谷地被震得颤了三颤,直惊得鸟飞兽散。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后,面色雪白到发青的童话呆滞的眼珠转动了一下,接着眼睛连眨数下,才慢慢有了焦距,眼神聚焦在正弯着腰,用头磨蹭她肩膀的阿奇身上,久久──久久地凝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