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天阳吻丁宛情下面_床上半老徐娘风韵味道,大乔传

十万马力冲出草庐,跑到河边洗脸梳头去也。她很庆幸自己带了把梳子出来。

看着白毓手忙脚乱地跑出去,戴斗笠的年轻人走到白毓桌前,拾起那柄剑仔细端详。剑一入手,身上立刻有一股掩饰不住的锋芒四处飙逸,眼中醉人的温柔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久经战场的人才有的杀气,冰霜般的寒冷。

"如何?"青头巾不知何时止住笑声,饶有趣味地观察着同伴的表情。

斗笠并不答话,只是抽出宝剑。一时间,庐中竟有如另一个天地。

随手挽了一个剑花,草庐之中亮起一片寒光,仿若冰雪暴起。持剑之人发丝飞舞,身随剑意而动,口中亦吟唱道:

"倩影惊鸿兮剑影寒,英魂归来兮立桥边。"

青头巾的瞳孔突然收缩:"惊鸿桥影!"

宝剑回鞘,阳光重新洒满房间,温暖而干燥。斗笠叹了口气,恢复多情而温柔的眼神:"可惜,非吾佳偶。"

"呃?"头巾一只手托着腮,懒洋洋地斜靠在桌子上,"不喜欢?那便宜我好了。还能顺便笼络一下庐江的权贵。"

"嘿,你以为乔家大小姐是你随便可以收回去的?"他的同伴微微一笑,反唇相讥,"乔家是庐江大户,又没有儿子。你想他们会把宝贝女儿嫁你做小?"

"别这么说,我家正室的位置还空着呢。"

"噢?"斗笠听了这话,眼睛一亮,"你舍得那个位置?心里终于装得下别人了?"

头巾那双明亮的眼睛有一瞬失神,讪讪地答到:"舍不得又有什么用?往朝廷那边派了那么多使者,别说带话了,就是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自嘲地一笑,"什么讨逆将军,什么吴侯。这么简单就封侯,不就是让我没有借口再派出使者么?"一阵让人难受的沉默。

斗笠打断了沉默:"你我今年二十四岁,她也应该有二十了。"

"嗯!"

"如果还活着,也应该早就嫁人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她的消息。"

斗笠失笑道:"难道你不断征讨建功,就是为了能派使者到朝廷去打听她的消息?真替那些甘心为你赴死的人鸣不平。"

"嘿嘿!"头巾明亮的眸子中逸出一丝狡黠的光芒,"我文有张昭,武有子义和你。天下就算这样被我打下来也不奇怪。"他一条腿搭在桌子上,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无赖之极,却又无比认真地说,"只要我拥有整个天下,就不怕她藏起来。到时候无论她身为人妻、人母或者祖母,还是一捧枯骨,我都要找她出来,把一切放在她面前,也算是实现了当年的承诺。"

对这一番慷慨激昂已经习惯,同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望着河边:"全皖城都去看你大军入城,此女却出现在此。不简单。"

"会不会只是碰巧出来玩?"青头巾猜得八九不离十,却遭遇了一个白眼。他十分无趣地说,"开个玩笑而已,干吗那么认真?"

沉默。

"你不娶,我也不娶。"

"公瑾……"

"你曾经杀了庐江太守,得罪了江东士族。这个漏洞一定要补!那个女人看来有趣,配你刚好。"

"公瑾!"

"虽然性格跟传闻不符,但似乎也是个美女,不算辱没了你。听说她还有个妹妹,倒是国色,希望能文静一点。"

"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你娶了她,那么我就娶她妹妹。不然给我说亲的事情就此结束。"斗笠温柔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就这么定了。"

白毓连自己是谁都没搞清楚就莫名其妙地被决定了下半辈子的命运,真悲惨。这个应该是对她上辈子过于挑剔的惩罚吧。

白毓洗完脸后,坐在一旁,等晾干时才开始跟瞎老伯说出她在这个世界原本应该拥有的第一句台词:

"老伯,请问现在是什么朝代啊?"

"我真是天才!"白毓沾沾自喜,她从瞎老伯嘴里撬出了不少有用信息。

现在是东汉建安三年,董卓早就死了,吕布转遍了半个中国以后挤走了刘备占了徐州,献帝被曹操迎到了许昌,袁绍占据了整个河北,袁术已经称帝……总之,现在是三国鼎立之前,群雄割据的时候。

刚刚白毓出来的地方是一个叫做"皖"的小城,以附近一条流入长江的名叫"皖水"的河流命名,是庐江郡的政府职能部门所在地,大概属于县政府一类的。听这个名字就觉得应该是在中国的安徽省境内。这个地方以前是袁术的势力范围,他的手下皖城太守刘勋不知为何带着兵弃城跑了,所以现在整个皖城都归顺在朝廷钦封的"讨逆将军"手下。这个讨逆将军听说手下有很多帅哥,而且他本人也以样貌享誉江东。据说本人今天将随大军亲赴皖城,全城男女老少猫狗鸡鸭都跑到城南去看帅哥了,所以白毓才会在穿越的第一天就找不到人。

"我敢打赌至少狗没去看那个帅哥,它们对我比较感兴趣。"白毓一边嘟囔着,一边努力在阳光下晒干脸和衣服,衣服上的墨渍也仔细洗掉了,恢复了原本好看的颜色。飘散的头发随风飞舞,没有办法,原来的发髻已经散了,而她又不会梳这么长的头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