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相公用力吸我啊—轻易放火

宽敞的书房,几个壁灯都打开着,一室明亮。右边整面墙一半是书架,另外一半则被打成了cd架。他就坐在露台边,身陷在黑色沙发里,轻揉着眉心,抬头看了眼佳禾。

此时,音乐正好跳到forever,stratovari主唱的低沉嗓音,填补着书房的每个角落。

“天楚,”易泽忽然对电话那边道,“我的新曲不是很适合你,当然这只是我的意见,如果你一定要的话,可以找麦姐商量,不用特地电话我。”他说完,又静听了会儿,依旧按揉着眉心,神色添了些无奈“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这里还有客人,不多说了。”

佳禾尴尬地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凝神听那首曲,让自己分神。

直到易泽挂了电话,她才笑着问“你很喜欢stratovari”

想了很久,才找到这个话题来转移注意。

“很早就开始听他们的歌,渐渐成了习惯,”易泽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拿起花茶壶,给佳禾倒了杯茶,“芬兰是个气候阴郁的地方,不过也是这种氛围,造就了这种纯粹的金属乐。”

佳禾问“你去过芬兰”

易泽点头。

佳禾汗颜“那里的自杀率很高。”

他沉默了一下“是,通常高发期是在春季,因为冬天太难熬,很多人经过漫长等待后都有了深度忧郁症。”

好像话题有些不对。

佳禾想起他刚才挂得那个电话,还有现在的这些言论,在这样阴郁绝望的背景音下,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她握着茶杯,沉默了很久“其实,被背叛没什么的,我也经历过。”当然不能和离婚相比,但这个圈这么开放,估计性质也差的不多。

易泽轻扬眉“顾主编”

佳禾低头看茶杯“嗯。”

真是牺牲自己劝导偶像了,可本意是想说些安慰的话,话到嘴边却都是些被人说烂的话,什么时间磨平一切之类的,说出来也没什么实际作用。

就在她无以为继的时,易泽忽然叫了一声佳禾。

她抬头,疑惑看他。

那双眼睛里尽是细碎的笑意,温和地看着她“你是想安慰我”

佳禾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有些无措,眼睛胡乱扫过花茶壶,立刻伸手拿起来,走到饮水机旁加水“不是,我只是忽然想到。”

易泽笑了笑,没说话。

她把花茶壶放回到烛台上,给他的杯添了些水,回身递给他时,才发现两个人离得很近,近得有些过分。

第十八章 留沪修养期3

因为要接茶杯,他略向前了一些,而她恰好递茶,身也自然凑近了一些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杯茶的距离,看着对方。

她穿着圆领运动服,这样的距离,能清晰看到细巧的锁骨。

易泽不动声色地抬高视线,只是这么微妙的变化,已经轰地一声,烧烫了她的脸。

烟草味道,混着柠檬茶的香气,侵占着每一寸意识

安静了几秒,佳禾才清了清喉咙“可能有点儿烫。”

他接过茶杯,喝了小半口“好像,是有些烫。”

她眼带征询“要不要加些凉水”

“不用。”

或许因为离得太近,两个人的声音都有些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