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洞/昨晚我捅错了洞/杀手日常

一边收缩着口腔和喉管为嘴里的肉棒做着按摩,女人一边抬眼瞥了中年男人一眼。

她有一张清纯的脸,虽然算不上顶级的漂亮,甚至单看就像个高中生,但眼角眉梢流泛着无限风情。

这眼一挑,把男人看得肉棒又顿时涨大了几分。

“哦……爽……哦……”

男人的肉棒忍不住抖动了几下,眼看就要阳关不保,她迅速地吐了出来。被舔得湿漉漉的肉棒甫一暴露在空气中,就一凉,激动的程度下降了几分。

她继续用小巧鲜红的舌面在龟头马眼上一圈圈地绕,两只手也没闲着,玩弄着下面的两个沉甸甸的囊袋,顺便套弄经络贲张的棒身,蘑菇头被舔刮得又是一阵轻颤。

女人把肉棒当棒棒糖一样吃得津津有味,甚至唾液都溢出了嘴角,在嘴边拉出一根银丝。

这肉棒长倒是不长,好在还算粗,勉强弥补了她心里的遗憾,以至于她一边舔着,自己高高撅起的形状饱满的屁股一边情不自禁地扭着,小穴早已一张一合地翕动不已,淫水从腿根一直淌到了床单上。

看看差不多了,她才爬起来,两腿跨坐在中年男人胯间,手扶着肉棒慢慢蹲下来,让龟头一点一点没入了早就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

肉棒才进去,中年男人就受不了地向上一顶,正好就撞到了内壁的G点,女人顿时感到一阵酸麻从体内传来,腿情不自禁一软,更是没撑住,一下就坐到了底。

“啊……呜……”

女人娇嗲地低叫,又半娇半嗔地横了男人一眼,咬起了唇。

男人被她看得受不了,猴急地抓上她胸前的两个半球,用力揉搓起来,同时身下止不住地抽动。

“唔……啊……刘总……啊……太快了……啊……慢一点……好酸啊……刘总……好麻……啊……啊……人家好舒服……啊……”

男人一把搂过她,一只手不停地抓揉,同时肥厚的舌头也伸到她嘴里乱搅。

“唔……嗯……嗯……嗯……”

女人两手撑在身后,坐在那根肉棒上的水蛇腰在不知餍足地使劲扭,把自己的骚穴磨得淫水横流。

刘总松开她的嘴,转而下来咬她娇挺的奶子,嘴巴嘬成漏斗的形状,覆盖在奶头上用力吸。

“啊……刘总,你怎么……好厉害……人家受不了了……啊……”

女人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毫不压抑的淫叫充斥了整个房间,体内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小穴情不自禁地开始抽搐。

整个房间里都是肉体“啪……啪……”碰撞的声音,男人已经出了一头的汗,他的头埋在女人高耸的美乳间,下身马上就要到紧要关头,他早已分不清今夕何夕。

忽然,“砰——”的一声。

虽然女人已经在开枪的一瞬间尽量把身体后撤,但鲜红的血液和脑浆从脑子飞溅而出,还是一下扑了女人一身一脸。

男人的肉棒在死亡的瞬间达到高潮,在女人体内喷射出滚烫的浓浆,把女人烫得内壁剧烈地收缩,立刻也涌出一大股阴精。

她也高潮了。

在高潮的余韵里僵硬了片刻之后,她才身体一软,握着消音手枪的手垂落下来,撑在床面上。

慢慢地喘息了几十秒,内壁虽然还是在轻微抽搐,但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行动力,于是这才慢慢起身,那条在她小穴里泡了半天,还温热半软的肉棒随着她的动作从她身体里滑出来,顺带带出了一道乳白的小溪。

对面前半个头颅血肉四溅的尸体她面不改色,只是血流得太多太快渐渐就浸到了她的身畔她有点不喜欢。

于是起身后,她很快就跳下了床,喊了声:“风!”

一个男人悄无声息地从厚重的落地窗帘后走出来。

男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色,更衬得脸色苍白。剑眉星目,胆鼻薄唇,眉宇间有一丝似乎因为苦苦压抑而流露出的痛苦。

女人走到他面前,她比他矮半个头,虽然微仰着头,但神情却是倨傲的。

她挑逗地看着他,呼吸都喷在他的唇上,看到他因为她的靠近而全身肌肉紧绷,连薄唇都在微微发抖,她就开心。

她靠得他很近,但又不碰触他,只继续用她那又娇又嗲的声音勾引他:“一个月到了吗?”

男人垂眼看她,几乎是恳求地点了点头:“昨天就满一个月了。”

“哼,”女人娇俏地笑了声,漫不经心地撩他一眼,“你这是在怪我忘了?”

“不、不敢……”男人似乎越来越辛苦,连呼吸要放慢频率免得控制不了自己。

“呵……”女人看着他的唇,踮起脚,在小巧的舌尖在他下巴上飞快地划过,又一下缩进了形状好看的嘴唇里。她的嘴就在他的唇边上,尽到乍看就已经贴在了一起,但他知道,并没有。

她耳语般地问:“整整一个月一次也没射过?”

“没有,主人。”男人用压抑又颤抖的声音答。

“自己摸过了没有?”她又问,舌尖在他唇上来回滑动。

“不敢,主人。”

她的舌头能感受到他的嘴唇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但没有她的允许,那干燥得厉害的唇瓣也就没有别的动作。

她满意地轻笑一声,走到沙发坐下,往后一靠,然后慢慢向他张开了大腿。

一丝不挂的美妙胴体在猩红的宽大沙发里美得像幅画。

男人被这一幕刺激得实在控制不住,下身一下隆起一个巨大的弧度。

随后,他又立刻羞愧地低下头,慌张地道歉:“对不起,主人,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