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舌宝贝,去男友家过夜和他睡—执恋

雷伊直接拒绝吉塞的提议,他虽然厌恶赤羽心人的态度,但目前并无打算杀害他,纯粹只是想利用他引出樱皇远,报复他带给他们「七御」的耻辱而已。

「杀了他也无妨,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既然如此,早死跟晚死,都没什麽差别。」

游人难得开口附和吉塞的提议,用着一派轻松的口吻说着冷血的话语,话里却是让人感觉不到他的恶意。

「我暂成游人的提议,杀了他!不然,发儿姐姐会受伤的。」

年纪最小的罗刹,也难得的参与谈话,附和了前2者的意见,思绪一向敏锐的他在发觉发儿设下结界和赤羽心人困在一处时,心底已泛起一抹不安,再加上除了雷伊之外的其他人都赞成除去赤羽心人,他自然就没有反对的理由。

空气中,突然泛起了一抹诡异的气流,6人短暂的彼此对视一眼之後,在桌椅粉碎之前,游人抱起罗刹;阿修努斯一手吉塞一手凯;雷伊则单独,6人即有默契的分别朝着三个方向跳开。

在6人分别站定之後,樱皇远;黎流都及孟宇泽三人已安安稳稳的出现─ ─

「龟孙子终於出现了ㄚ,怎麽,这次还多带2个人来送死ㄚ!」

「凯,闭嘴─ ─」

雷伊还来不及阻止凯刚刚的轻漫言语时,樱皇远已然快速出手,在6御都还措手不及,将凯带离至安全环境时,他的肩膀已挨了一记,顿时,血流如注。

罗刹也紧接着从黎流都的方向出手,却遭到弹回,同时腰腹也重重的吃了一记,立即,昏倒在游人怀中。

「你们都别再给我轻举妄动!」

雷伊先回头怒斥了同伴之後,再转回去面对樱皇远发话─ ─

「现在是来向我们示威的吗?!」

「如果我纯粹是来向你们示威的话,就不会只是单单让你们见血和晕倒了!我无意与你们为敌,把心人还给我们,一切都好谈。」

「你们凭那一点跟我们要人?更何况,那个家伙也活不了多久了,早些让他丧命,总赢过像他哥哥一样的死法还来得好吧!」

从刚刚一直回不上话的游人也开了口,而他的回话也使得樱皇远对他的身份起疑,毕竟,要能知道赤羽家族的秘密之人,除了家族的本家之人及他之外,可谓是少之又少。

「你们要得人是我,不关心人的事,既然我已经来了,那就放了心人!」

「你不是将军令上所包含的对象,但你想陪着她赴黄泉,机会倒是多的是,不急於现在。」

孟宇泽之後的答话也得到吉塞轻蔑的回覆。

「那总而言之,你们现在就是打算扣着心人不还给我们了?」

由他们之间一来一往的对话,樱皇远明白;今天誓必得有一场硬战了。

「很简单,我们的对象是女皇,以女皇换取赤羽心人,除此之外,什麽都没得谈!」

雷伊说出了最终的决定,也正式代表着樱皇远及孟宇泽等3人今日的到来,是破局之行。

「只能够以我的命来换心人的命,除此之外的要求,办不到!」

「吉塞,先把凯及罗刹带进去治伤,这里就由我们3个人来应付。」

雷伊下达了最後指示,吉塞从游人手上接过了昏迷中的罗刹,带着肩膀上还血流如注且不甘不愿的凯,迅速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作家的话:

为了那收藏的20人

我会更完的

真的

我发誓

35-40

☆、第三十五章 染血的少年2-1

紧接着,雷伊三人的背後都浮出了蓝、白、红的光线,而樱皇远身後的光线虽未现身,但在他周遭的气流波动已经明显浮起,形成了一团又一团,几乎淡到透明的让人感觉不到的白雾。

而两旁的孟宇泽与黎流都,已经被他下好结界保护,在两方对抗时,不会受到波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