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老公的宝贝儿/16岁学生和老师在教室—救救我

傅与阳撑起上半身,“我想过的,如果再次遇见你,就一定要追你。”

“得了得了,我不想听你的瞎话。睡觉!”向悉用脚踢了踢被子,又后踢了傅与阳一脚。

傅与阳原本撑起的上半身往她身上趴下去,头枕在向悉乳间,“不做,你替我摸摸。”说着已经解开她的睡衣,嘴叼住了其中一个红果。

向悉顺着他小腹摸下去,“你自己用手不也一样。”

傅与阳抬起头,往上爬去亲向悉的嘴,“你手更软,有感觉。”

向悉手间圈住那坚硬,上下滑动,又竖起耳朵听傅与阳的反应,“对吗?是不是这样?”

“你各处都要照顾到。”

向悉使劲用手勒了一下,想着现在是充血状态,又急忙松开,糊弄地揉了揉那两个球。

许是因为她手生,折腾了近二十分钟,傅与阳才射。一滩浓白,泻在了向悉手心。

去卫生间洗净回来,傅与阳捏着向悉的手凑到鼻子处闻了闻,“真香。”

“那你下次用你自己手接着。”

“不是谣传这个可以美容吗?”

“傅与阳,你再想这些乌七八糟的就小心点。”向悉又去洗了一次手。

傅与阳出差后,向悉在家宅了几天。刷微博,刷剧,捣鼓吃的,过的很轻松。第三天时,刷微博,向悉看见了一个关于棉城的旅游攻略。攻略上介绍说棉城是一个特殊的城市,纵然现代科技发展的极佳,走在全国前列,但是古建筑也都保存完好,是一座现代与古典水乳交融的城市。

向悉看了数张照片,颇为心动,又想到傅与阳正在那出差,立即买了机票,第二天就飞去了。

出了机场,向悉直接去了傅与阳下榻的酒店。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或者惊吓,向悉到了酒店大堂才给他打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向悉听见电话那头很吵闹,“我现在到你住的酒店了,我跟你一起住方便吗?如果不行,我另开一间。”

电话那头还是很吵,就是没听见傅与阳的声音。向悉突然心里一个咯噔,她难道还抓到奸了?

正在向悉想不会这么倒霉时,终于传来他的声音了,“啊?你说什么?刚有个人撞到我了,我没听见你说话。”

“我在你住的酒店大堂。”

“想我来找我了。两分钟后我就来接你。”傅与阳在电话那头笑。

傅与阳接到向悉,直接把人和行李带到了自己房间。进屋,没喘口气,傅与阳就抵住了向悉吻。他亲得投入,向悉却半睁开眼,透过落地玻璃,看见了叠错的青砖白墙,绿树掩映,秀丽的一大片景色,而这一片的边缘却树立着两幢直入云霄的高楼。

蓝天白云下,所有的一切都不突兀。

向悉又闭上眼,尝试性回应傅与阳。傅与阳的手沿着衣角探进去,未有动作,自己顿住了,“先带你去吃饭。”

酒店餐厅早有两人等着他们,向悉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那天在照片上看见过的。不过,他们俩似乎是没有认出向悉,只当是傅与阳的女朋友,共进了一顿和谐晚宴。

饭毕,返回房间,向悉洗澡早早躺下,傅与阳在整理文件。

昏黄灯光下,向悉观察着傅与阳每一个小动作。同一时间给同一批人做了体检,却只有他记住了她,他可能并没有说谎吧。

傅与阳回望过来时,向悉眼底的柔情并未隐去。隔着数米,两人相视,而后莞尔一笑。

室内没开空调,向悉嫌闷,开了一半的窗户。棉城的夜风绵绵吹来,傅与阳拉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来。

向悉环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下颌,“在外地的酒店是不是也可以唤起欲望?”

“有点,但重要是我在。”傅与阳剥了向悉的吊带睡衣,带着薄茧的掌心在她身上兴风作浪。

向悉转动脖子,一双眼睛还是很清明,四处张望,这是摆明了没进入状态。

傅与阳还在四处亲,正要俯身到向悉腿间时,她拉住他,“你想不想试试我用嘴?”

傅与阳撑在向悉上方,端详了她一会,张嘴咬了她胸一口,“不用了。”

“试一次。”向悉的手捉住那处,“是我想。”

傅与阳没再反对,由着向悉爬到他腿旁坐着。

她扶住他的小兄弟,做了一次深呼吸。呼出的气,正冲着头部,傅与阳小腹收紧,向悉手中的玩意又硬了一些。

就这么在手中活灵活现的变化了,向悉咽了口水,自己好像冲动逞强了。

傅与阳瞧着向悉一直没下一步动作,想确实有很多女生是不喜这个,不愿再勉强向悉,“就我伺候你没什么不好,我乐意。”

话音未落,向悉低头含进去一小截。

猛然这么一入口,真腥,腥得要命,向悉立马就吐出来了。

傅与阳长吸一口气,“够了够了。”

向悉似未闻,再次尝试。她想用舌头舔,却一直在用牙齿咬。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