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同学揉胸摸下面|啊 插 用力 我要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到老

小孩也是有判断力的,我断定她不讨厌我,所以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门口有一双崭新的粉红色小号拖鞋,我轻轻地换上,然后将自己的鞋整整齐齐地摆在鞋架上。婶婶牵着我的手,一边跟我说话一边带我走进客厅,然后她对着楼上扬声喊道“成蹊,妹妹都来了你还不下来”

“下来了下来了”楼上传来心不甘情不愿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裹着毛巾被穿着大短裤的男孩从里面出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那一天已经是傍晚了,男孩打开门的瞬间却仿佛有光从他的身后溢出。明明还是一副慵懒的样

样,却已经是那时的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我连忙摆出自己最甜的笑容,有些讨好地叫了一声“哥哥。”

眉眼像极了婶婶的男孩居高临下地扫了我一眼,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土包。”

第一章不过是一场放弃2

我的笑容骤然僵在了脸上。

这就是我的哥哥刘成蹊,背地里我叫他“宇宙超级无敌狂躁症患者”。

小孩其实很不容易适应新的生活,可是我不同。

我努力地学习适应新的环境,努力地讨好叔叔婶婶,不调皮捣蛋,循规蹈矩。

我害怕他们不要我,午夜的时候我甚至会被噩梦惊醒。梦里,叔叔婶婶将我送回老家,但是没有人要我,最后我只能被送去孤儿院。惊醒以后我在被里低声哭泣,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将我推开。

从此以后,我生活得更是小心翼翼。

事实上,叔叔婶婶待我极好。

叔叔在省城的生意还在起步阶段,在家里能见到他的时候很少,但每次只要他回来,都会让我陪他一起看电视,跟我讲许多话。他对我并不生疏,就像对自己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亲人一样,会叫我帮他倒水,给他拿拖鞋,吃完饭会叫我帮忙收拾碗筷,总之和他相处让我觉得自在。

到叔叔家的第二天,婶婶就带我去商场为我买了许多衣服。她笑着说,她一直都想有一个小女儿,那样就可以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像小公主一般,然后带她上街,享受路人羡慕的眼光。现在我来了,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婶婶这样说着,我虽然隐隐有些不太相信,但被人看得这样重要,还是不由得开心起来。没有小孩不喜欢新衣服,没有小孩不喜欢漂亮大方的女温柔亲切地对待自己。

除了刘成蹊,我叫“哥哥”的那个人。

婶婶对我这样好,我就不禁想要亲近她的小孩。尤其是那样好看的男孩,他甚至比我一个小女孩还要来得唇红齿白。可是这样好看的脸上却很少露出笑容,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

叔叔婶婶跟他讲话,他都是用“嗯”、“啊”、“知道了”来回答。他们也不生气,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们有些讨好他。

这个家里,哥哥的地位最高,我的地位最低。因为我满心要讨好叔叔婶婶,而叔叔婶婶满心要讨好哥哥。

所以我每次见到他都会摆出甜甜的笑容,吃饭的时候会自告奋勇地上楼去叫他,有时候我甚至想要跟他讲话,但总是被他的眼神吓退。

他让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一个讨喜的女孩。

幸好他虽然对我不屑一顾,从来对我爱理不理,却也从来不为难我。

婶婶说他现在是叛逆期,叫我不用理他。

“都是被他姥姥惯坏了,现在无法无天的,谁都管不了他。”她说。

婶婶带我去她的娘家。他们一家是北方人,所以对于她的父亲,我也跟着哥哥一起叫“姥爷”。小的时候我很单纯,因为姥爷是大官,所以我以为他家绝对要比叔叔家还要豪华,去之前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结果却让我有些惊讶。姥爷家只是普通的大院,环境很好,绿树成荫。唯一特别的是大院门口有人站岗,这让我觉得很威风。

姥爷家的院里种满了花花草草,爬山虎沿着墙一直爬到三楼,绿盈盈的,十分喜人。

姥爷有些严肃,不过跟我说话时却很温和。姥姥很热情,一个劲地招呼我吃水果、吃糖,笑眯眯地看着我,不是拉拉我的手,就是摸摸我的头发。我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那时的我,多担心他们会不喜欢我

午的时候哥哥才过来。在姥姥和姥爷面前他还是比较老实的,姥爷跟他说话时他也认真回答,难得他这样正常。我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却不小心被他抓到了。他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我不敢再看,专心地依偎在姥姥旁边,跟她和姥爷说话。他们询问我一些家里的情况,我乖乖地回答。

姥姥和姥爷让我想起自己的爷爷和奶奶,所以在他们面前,我竟然分外放松地撒娇,逗得他们十分开心。我假装没看到哥哥不屑的眼神。

吃饭的时候他走过我身边,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小哈巴狗。”

我的脸涨得通红,却还是假装没听到,快速地走开了。

我转学到了区小学,上年级。

那个时候,普通话在小学并没有现在这样通用。每到课间,校园里满是方言,我听不懂,也插不上嘴。婶婶和哥哥都是北方人,平常大家都用普通话对话,对于这里的方言我更是无从学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