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你舔舔下面的小说,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混在美女别墅

在医治的过程中,张剑锋已经要求两女报出名字,年龄,还要求她们说出是干什么的,家住哪里。

两女被张剑锋抓住把柄,当然不敢拒绝回答,长得最美那位少女名叫林诗曼,十八岁,江海文艺大学学生,专业是表演系。另一名少女名叫文玉琪,十八岁半,江海大学新闻系学生。两女住的都是同一地方,名叫龙山小区。

张剑锋这才有机会打量两位少女,心中感叹自己的运气好,当然,除去被撞外,这两名少女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林诗曼不说,长得清秀出尘,身高约一米七左右,如果评分数,足可以达到九十五分以上,是他见过的第一美女。而文玉琪也不错,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一张白晰的瓜子脸,偶尔还露出两个小酒窝,看上去亭亭玉立,让人产生一种爱怜,评分,足可以达到八十多分,也是一个美女。

张剑剑已经弄清楚了,开车撞他的是林诗曼,张剑锋想趁机扣住她们的身份证,她们却没有带上,无法把她们的身份证扣压,最后,他想到扣压她们的驾驶证,结果发现,她们俩正在考驾照,竟是无证驾驶。

两名少女主动交了钱,把张剑锋送到病房后,在这里呆了一阵,两女对视几下,文玉琪说道:“这个,张剑锋,我们,我们先回去了,明天我们会来看你的。”

张剑锋立即就跳起来,大吼道:“想跑,没门,你们知道吗,你们这一撞,不止是让我受伤,还让我丧失了找工作的机会,我受了伤,犹其是内伤,让我无法使力,你们没有听医生说吗,这种内伤就算是照片都不能确定,不知什么时候会发作,说不定在关键时刻就会要了我的命,还有,我告诉你们啊,我先前可是提着一个皮箱,我不会赖你们,里面没有钱,但是,那里面却是我的行礼,犹其是几件衣服,那是我妈妈熬了几个通夜为我做的,那里面凝积了一个妈妈对儿子的母爱,你应该听过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诗句吧?那可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还有,里面还有一样我从小就玩到大的小木偶,那是我七岁生rì时爸爸用了一天的时间专门为我做的,那里面,凝积了我爸爸对我的一片父爱,你说,这一下,它们不见了,我有多么的悲痛,你们把我弄成这样,还想逃走,还有没有良心啊?”

林诗曼与文玉琪都是没有出身社会的少女,思想单纯,在张剑锋的一番声俱泪下的控诉下,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良久后,林诗曼才轻声说道:“张剑锋,我们,我们不会逃走的,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名字,知道我们在哪里读书,知道我们的住处,还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我们就算逃也逃不掉的,所以,你就放心住在这里吧,我们明天一定会来看你的。”

第十五章 美女救英雄(下)

张剑锋冷笑道:“不会逃走?我看你们也是有钱人吧,这年头,有钱,什么事办不到?你们回家后,与家里人说一声,然后离家而去,最好是来一个出国,从此不见踪影,我是可以报jǐng,但是,jǐng察找不到你们我又能把你们怎么样,在夏国,打官司不仅要金钱,还要时间,而且往往打赢官司输了钱,我现在受了内伤,不知什么时候发作,也许某一天在做体力活时,一震下就发作了,然后倒地丧命,那时,没有原告,再加上你们家里人输通一下关系,谁会认为我的死是因为今rì被撞的原因,只认为我是劳累过度而悴死,那样一来,你们就逃脱法网了。”

两女被张剑锋说得哑口无言,文玉琪急道:“我们,我们该怎么做才行?”

张剑锋说道:“怎么做,当然是让我跟着你们,哦,不是你们,而是跟着撞了我的人,直到我找回失物、身体恢复和确定没有内伤隐患才会离开。”

“我,我……”林诗曼当然知道张剑锋是在说她,想反驳,但想起张剑锋先前所说的话,一时间哪里说得出话来。

张剑锋见林诗曼吱吱唔唔,脸sè一沉,冷笑道:“看、看、看,我就知道你们想趁机溜走,果然没有说错。”

文玉琪气愤道:“你凭什么说我们想溜走?”

张剑锋说道:“不想溜走,为什么不敢让我跟你们,因为你们,我受了重伤,皮箱不见了,既没有找你们拼命,也没有叫你们进行高额赔偿,更没有说要赖你们一辈子,只是说要跟着你们,直到找到皮箱,养好伤,确定没有隐患就放过你们,这个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答应,不是想逃走是什么?”

“我,我绝没有逃走的意思,只是现在很晚了,我必须回去了,这样,如果你方便,就跟我回家去,我们家有很多房间,你可以住下,这样,你就能一直看着我了。”林诗曼轻声说道。

“诗曼,你不能让他到你家去。”文玉琪叫出声来。

张剑锋本来正在暗喜,他先前已经与两女聊过,不着边际把她们的家势问了一下,虽然没有涉及多深,但也大概知道,她们住的是别墅,如果到那里去,就能住上免费高档住宿,而且还会免了其他费用,说不定还能白吃白住,当然,这些都不重要的,而是他以后就是明正言啧与林诗曼同居了,就算最后捞不到着,也能过过眼瘾,让心情舒畅一些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