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里撒盐看生男生女/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小东西

“好像不大方便去的。”陆雅茹讲,“那天我表姐带着女儿回家。”

区家生一时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陆雅茹道,“我女儿同我表姐去度假,我已经两个月没看见她了,而且那天是全家人的大聚会,我不好出去的。”

区妈妈基于什么心理邀请陆雅茹,也许是为了陆雅茹的红包,也许是为了麦乳精,也许就是为了让儿媳看一眼,我儿子是很多人追的如果你不继续表现良好岗位还是有人竞争的……

区家生的心思很单纯,我结婚了,要是你没结我就会平衡我就会优越,结果陆雅茹告诉他自己有孩子了……

刘新娘很高兴的,一块石头放到地上,欢欢喜喜准备着婚礼。

区家生在这种打击之下,婚礼当天一脸木然。刘新娘没觉得怎么样,她只高兴自己结婚了自己成功了自己的丈夫比别人强——别人限于她工作单位的同屋同行。

区家生新婚半夜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我还没说我分配工作了就是在上海歌舞团的独唱演员。”

说句废话,许意宁成长的空间里,谁都比她大的。

谁都让着她,就连家里最小的孩子方博许优,在他们小姨小姑出生的时候都7岁了,基本上都是懂道理讲文明的小小少年了。在这个家里不要讲太阳是什么,这个世界理所当然的围着许意宁转,从来如此。

许意宁第一次正式接触同龄孩子,就是她上幼儿园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扰——困扰的人绝对不是许意宁本人。

陆雅茹和老魏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小班(1)班,我们能够体会那种欣喜不舍疑虑担忧等等等等。

幼儿园园长这天亲自在小班(1)班门口和班上的两名幼师两名保育员迎接首长千金的到来。当大家看到一位年轻美貌的母亲领着一个天使般可爱孩童走过来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一位中年男子被无视了),班上的主要负责幼师蹲下身体,用自认为最亲切的微笑迎接小朋友,并张开了怀抱。

陆雅茹把孩子往幼师跟前推了推,孩子走出去又退回来,说了一个字:“臭!”

所有大人都黑线。

许意宁有洁癖,想抱她的话,从早晨就得先沐浴,所有男性如此,包括她爸爸哥哥和老魏等等人都养成了每天至少两遍澡的习惯。

今天幼师赶公交车,到了幼儿园已经出了一身汗。许意宁觉得妈妈姐姐身上的味道她可以接受,陌生人,一律是臭的。既然老师不能去接触许意宁,每个人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陆雅茹很尴尬,老魏还在为即将分别而难过,这一天没有小囡可怎么过呀,根本没注意到由卫生牵扯的问题……

有几个孩子从屋里往这边门口看。

既然是(1)班,有几位重要领导家的小孩子也都在的,其中有个男孩子看见了漂亮得不像话又干净得不像话的许意宁,急着出来示好,小手刚伸出来,许意宁伸出短短的小腿儿踢到人家大腿上,把那孩子踢个腚墩儿,孩子反应过来哇哇大哭。

许意宁抬起小脑袋,说了两个字:“脏,吵。”

许意宁说话迟,原因如下:大妈程映琳说沪语,姆妈说苏白,老魏是北京人说儿话音特重的北京腔儿,姆妈怀她的时候讲英语法语生下来之后也成天在她耳边背英语法语,放假的时候孩子多了,许家的和方家的又分成两帮——上海帮和北京帮。许意宁学说话的环境太复杂,所以她学到了快三岁,都还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口音有时候是沪有时候是京有时候是苏有时候能蹦出法语或是英语来……

默……

虽然有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开头,许意宁还是被留在了幼儿园里,但是没坚持到一天,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幼儿园坚持不下去了。短短一个上午,班上的小朋友除了一两个胆子小的从未接近过许意宁的之外,都被打了。老师又不敢接近她,接近她也挨打的,大人不是打不过许意宁,而是不敢打不敢碰。

陆雅茹和老魏到幼儿园的时候,许意宁正坐在园长办公室里,看见姆妈和老魏来了,面孔一板,“骗、人。”幼儿园一点都不好玩的。

陆雅茹听说了许意宁的“暴行”,马上道歉,询问没人受伤吧?园长一脸苦笑,“我觉得孩子还是太小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一下,要不然再等等?”等她没有那么暴力的时候再送来吧。

周末陆雅茹抱着孩子去程家,程映琳听了许意宁在幼儿园闯祸的故事,笑眯眯,用手指轻点着许意宁的头,“这个小东西哟,真是个惹祸精。”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