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喜欢什么样的jb|老板撕女下属内衣视频|破

日子仍旧按它的脚步过着,我渐渐把这件事忘到脑后。

“司空。。。那个。。。”跟班之一的王选吞吞吐吐,拦住我的去路。我白他一眼:“一个大男人,说起话来怎么比女人还扭捏?!”刚才和老怪物过招,打到一身臭汗,现在只想赶回去好好洗个澡。

“你知道的,我们现在绝没有调戏过良家妇女,都是上妓院。。。”王选飞快抬头看我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去。看的我一阵好笑。“你拦住我不会就为了说这个吧?”

“不是,”王选道:“还记得上次咱们解救的姑娘们吗。。。她们出事了。。。”

我心凉了半截,冷下脸道:“把话说清楚!”

王选见我脸色郑重,不再吞吐:“昨儿我和几个兄弟去醉花楼,突然有一个姑娘披头散发的冲进大堂,又被老鸨抓了回去。。。我瞧着那姑娘眼熟,遂打听了一下。。。是钱帮他们干的好事,不知从哪拐来些黄花闺女,都卖进了妓院。。。”

我楞了楞,急道:“还站着干什么,带我去醉花楼!”

赶到醉花楼,还未进门就见偏门抬出一具尸体。我冲上前,一把揭开尸体上的白布。

那女孩是被勒死的,吐着舌头,原本水灵灵的大眼像金鱼一样鼓着。此刻,正直直对着我,似乎不停的问,你既然救人为何不救到底?!为何不救到底?!!!

我全身颤抖,身上忽冷忽热,只有死命咬着牙。

一个G公上前,斜我一眼道:“你谁啊你,也。。。哎哟!”

不等他说完,王选一把掌扇了过去。我转身,下意识伸手按在王选肩上,只听他闷哼了一声。急喘了口气,才咬牙大喝道:“走!!!”

===

我站在原教忠义堂上,看着堂下各路门徒,一字一句从齿缝中迸发出犹如金属撞击的声音:“我司空破晓以监察身份下令:一,歼灭钱帮所有帮众,就此让钱帮一词在江湖上除名!二,火烧醉、花、楼!!!”=====

啊哈~见霸王少了!那偶就不躺地上不动了。。。偶坐地上。。。

另:很多大人都说这不像言情。。。真不像么?挠头。。。

小声问一句,有要高考的学生看这文么?有的话祝你们有个好成绩!嘿嘿!

[任我遨游:对与错]

江湖上腥风血雨不断,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回的主角换成了我!

原教易主后,三位师傅为整顿教内不安分因素,一直晦迹韬光。谁也没料到,原教会突然袭击,一夜之间斩杀数百钱帮子弟,使其完全自江湖上消失;又放火烧毁了江南第一大妓院醉花楼,大火连烧两日,夜晚望去,火光连天,哭嚎声不断!

钱帮只不过是个小角色,真正的背后老板乃大名鼎鼎的冷轩门。醉花楼之所以能在脂粉堆里独占鳌头,不仅因其财力雄厚,更是靠结交无数达官贵人,在朝中有很大背景。大家都猜测这次原教绝难善后,结果却出乎所有人预料!

两个逃出生天,向冷轩门求救的钱帮弟子,在第三日清晨就被冷轩门五花大绑送到原教大门口,叩头谢罪。

当地政府也在几天后下令,严禁谈论醉花楼被焚一案,事件被压下,就此不了了之。

原教内有些人指责我这次做的过分,而且有越权的嫌疑。大师傅冷哼一笑说,从此往后,司空所说一切等同教主的命令!

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大惑不解。

老怪物来找我,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我都跟个死人似的毫无反应。气的他在一旁哇哇乱叫,使劲跺房顶。闹到最后连他都觉得没意思了,爬我身边道:“小怪物,你后悔拉?”

后悔?不,完全没这感觉。高兴?更谈不上!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怎么就突然闹起别扭,总觉得哪不对劲!

我无暇顾虑别人的想法,只觉得自己突然变傻了。每日G本提不起一点兴致,天天躺在房顶上发呆。事后,我时时提高警惕,准备应付随时出现的麻烦。结果这如临大敌的态度简直成了笑话!忍不住会想,弄出这么大的事,杀了那么多人,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为什么不需要负担哪怕一丁点责任?是因为师傅们?是因为冷君风?还是因为。。。父亲或者锦霖?!

所以说,权利,真是个好东西!谁敢说不是呢?!“司空大人,教主叫您过去吃饭。”下面传来第五个不同的声音。

我将帽檐向上抬起,望望天,今个是怎么了,连派5人叫我过去!“小怪物,你架子可真大!”老怪物老远就嚷嚷道:“竟然让原教教主和冷轩门两大帮主等你一个多时辰,真***空前绝后!”

我闻言楞在原地,放眼望去,冷君风赫然做在饭桌旁,依旧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

我先向三位师傅行了个简单的礼,然后坐到位子上。目光从冷君风脸上掠过,猜度他的目的。

冷君风和三位师傅的关系很值得寻味。四人在饭桌上谈笑风声,亲切自如。反观我,拿起筷子,老实巴交一声不响的吃东西。倒象足陌生人。

“破晓,还是提不起干劲么?”大师傅突然转头看向我。

“还好。”我放下筷子。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帮派和风月场所,”大师傅冷哼一声:“日后你要面对的大风大浪多了,怎能为这么点小事上心!”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