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吻扒胸摸屁-女人的香气手机铃声|魔睺罗伽

好想在她身上烙印下自己的印记,这样她就完完全全属於他一个人的了。摩兰西思忖著。

突然,沐月开口了:“鸠般茶,你还记得你刚刚说过什麽吗?”

“说过什麽?”摩兰西直起身来,迷惑不解地看著魔!罗伽,完全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吗?”沐月一把转过头,气愤地盯著鸠般茶,“我们刚刚做的时候你说的话你忘了?”

“我说了什麽?”摩兰西挑高眉毛,不知魔!罗伽的怒气从何而来。

“很好,你只是随口说说的是吗?”

“我随口说什麽了?”鸠般茶努力回想著,“是不是──‘你好美’?”

沐月拧紧眉头,冷冷地看著鸠般茶。

“不是这句?”鸠般茶皱起眉头再次努力回想,坏笑著凑到她耳边低语,“莫非是──‘你好B’?”

沐月气结地冷下脸,道:“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你们男人只会甜言蜜语。”

鸠般茶还是丈二和尚M不著头脑,他刚刚到底说了什麽了?男人在兴奋的时候特别容易说出一些平时不轻易说的话,可是一旦兴奋过去,就会忘了说过的话,所以这不能怪他。

“混蛋!”魔!罗伽气呼呼地一把坐起,开始往身上套衣服,鸠般茶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不知道她要干什麽?

“大半夜的,你穿衣服准备去干什麽?”摩兰西问道。

“我要回G,和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臭男人在一起会让我发疯!”沐月冷冷地看著鸠般茶,拨开他的大掌,继续穿衣服。

“今晚留下来好不好?”鸠般茶第一次向人低头,他直觉自己肯定做了什麽惹到魔!罗伽了。

“滚。”沐月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将腰带系上银白色的长袍,面无表情。

可怜的鸠般茶完全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说了哪句话忘了,惹沐月翻脸,这种挫败感搞得他想崩溃。

魔!罗伽扯开床幔,裸脚跳下床来,冷冷地看著床上一脸错愕的摩兰西,道:“等你想起来说过哪句话再来找我吧。”

语罢,带著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异样情绪挥开一道空间裂痕,然後她走进那道裂痕中,随即那道裂痕离开自动修复,如同风过後的水面慢慢地恢复平静,完美得几乎看不出曾被破开的痕迹。

摩兰西还是疑惑地皱著眉,想著他到底忘了哪一句。但是,如果他真的想起来,那真的要恭喜他了,因为那是女人最在乎的三个字,而魔!罗伽会在乎鸠般茶说的这三个字又代表了什麽呢?嘿嘿,估计连沐月自己也没发现吧,她对鸠般茶的感情可不会像她自己认定的“只是需要”那麽简单。不过,鸠般茶这个弱智的男主角,估计一时半会还是不可能想起来,沐月一时半会也不会轻易地乖乖投入鸠般茶的怀抱。

**********

修罗殿

阿修罗侧躺在黄金座椅上,望著殿下跪身行礼的四员魔帅,淡淡道:“最近结界的事确实麻烦你们四个了,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些事情就不用你们多C心了,维持空间的问题以後还是由我自己负责。”

听闻此言,几位魔帅都是一惊,不由面面相觑。

“陛下,那最近究竟是什麽事情比维持魔界空间更加重要?”夜叉好奇地问。

“这个你不用管,”阿修罗俊美无双的脸庞上毫无表情,“不过很快你们也会有个答案。”

“知道了。”夜叉恭敬地低下头。

“另外,”修罗王突然端起身侧侍女手中的一只茶杯,优雅地拿起杯盖轻轻地在杯口过滤著热气,“──鸠般茶,还有魔!罗伽──”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