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铃铛_交换夫妻故事,包养

袁伟良生着病还能这么敬业,做妹妹的能帮到哥哥一点就会很开心。得到肯定的答案,袁园舒心的笑起来,同时不忘还有其他人在场,转头问:“薛绍,你要不要一起来?听说你有转行做导演的打算,正好可以联系一下兴趣相投的投资人。”

商务酒会去的大部分自然是商人,而且都抱着自己期望的某种利益目的。薛绍是男演员,去了多少会有些尴尬,尤其要去的是袁伟良和蒋婉清的家。

所以他最后当然拒绝了,但袁园的神色和语气又是那么的认真诚恳,看的我不禁感叹,果然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外行也变内行了,演技比我们演员一点也不差啊!

我偷偷摸上纪铭臣的车时,他握着方向盘又皱眉:“你怎么就没有形象好一点的时候?”

“你不知道最近狗仔很猖獗吗?虽然我名气小,但毕竟突然窜出镜要演女二号,他们肯定会觉得有内|幕要挖我八卦啊!更何况你自己本身就是一本行走的八卦杂志,虽然他们挖不出你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但纪铭臣眉毛却越皱越深,我忍不住提醒他:“你不要总是皱眉毛,这样老得快!”

他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发动车子,我见他眉头松动不少,就接着说:“其实如果你想让我既有形象又不被人家爆咱俩的丑闻的话,还是有办法的,比如……你考虑给我买辆车?我不挑的!”

“哦?”他一个单音节词缓缓的发出来,就像是在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我不疑有他,肯定的对他点点头,然后就听他懒洋洋的说:“不过我比较倾向于让你继续偷偷摸摸,反正没形象的又不是我。”

我:“……”

我本来闭着眼扭头靠在座位上不愿意再搭理纪铭臣这个蛇蝎美男的,但突然想到一件事,只好翻过身问他,刚张开嘴,他就率先说话了:“你不装死了?”

“……”他今天就跟被某个毒舌作家上身一样,气得我瞪他一眼又翻回身去,想了想哪里不对,又只好翻回来不情不愿的问他:“你跟袁伟良不熟吗?为什么他会让袁园找我联系你?”

“不算熟,交集比较小。”

我了解的点点头,又想到什么:“那……你今天是因为我的关系才愿意去酒会的?”

他神色异样的瞅了我一眼,嘴角慢慢翘起来,伸手把后视镜掰到我这边:“你自己照照。”

“……”纪铭臣我再跟你说一句话我今天就去死!!

袁伟良不愧是h市有名的企业家,三层的别墅不是一般豪宅能比的大,里面灯火辉煌、宾如云,更有香槟美人衬得整个酒会越发流光溢彩。

我远远就看见了几个眼熟的同行,俱都千礀百态的挂在身边男人的手臂间,但是人家的知名度岂是我等小辈可与之较量的!

还没进门,我就已经悲从中来,忍不住拽了拽意气风发了一路的纪铭臣,“平时像这种酒会,你该有不少出众的女伴吧……为什么今天会带我来?”带我来受这么大的刺激……

纪铭臣似笑非笑的哼一声:“你以为我想带你来?还不是你能耐、能认识这么多人,人家都经你找上门了,我能不带你来?”

我点点头,想想也对——对什么?

我提醒的捅了捅他:“纪先生,你刚刚在路上不是这么说的,你有一次肯定说了假话……”

“……”

“……”

“……”

然后,纪铭臣就黑着脸把我扔在原地自顾自的跟别人说话去了……

有钱人家的流水自助就是不一样,袁园对这种商务酒会不感兴趣,今晚根本没有出现,我只好一个人站在长长的餐桌前观察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们。

很快我就发现他们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人揽着的女伴俱都是温香软玉、国色天香,一类人是一边搂着自己花容不再的老婆,一边瞄着擦身而过的美人。

原来当下大家的审美观都很一致么,不管自己几岁,喜欢的永远是那些二十几岁、年轻的、漂亮的尤物们。

不过貌似也有例外。

不远处就有个身礀颀长的男人,穿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跟袁伟良那种病态的苍白与瘦弱不同,他浅麦的肤色看上去很是健康有力,所以单从视觉上来说,他比袁伟良要年轻一些,但具体也着实看不出他有多大。

我已经盯了他很长时间,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他跟别人说话时一直都是微微笑着,谦逊有礼的样子。如果说袁伟良斯文,那么这个人就是正直沉稳、风度翩翩的化身。

我也试图把他和纪铭臣比较一下,结果发现,像纪铭臣这种毒舌、霸道、小心眼、没耐性、爱禽兽、大爷范儿的人,跟人家真是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尤其是当我发现这个男人身边既没有老婆也没有妹子的时候,就更加怀疑,为什么我要跟一个只长着漂亮脸蛋还不宠我的男人混呢?

是的,这就是我关注他的重点。我盯了这个人半天,发现他身边然一个女伴都没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