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药被强lun小说全集-办公桌下为老板吸|明若晓溪小说

我发烧了吗明晓溪疑惑地摸摸自己的额头,啊,真的很热,难怪她一天都这么不舒服。

吃药了没有风涧澈紧张地问她。

明晓溪眨眨眼睛:吃药

风涧澈瞪她半晌,然后叹息:算了,早该想到你是个笨丫头

她打断他的话,想到了她原本

早就该问的问题: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在等我吗有什么事情吗

风涧澈凝视着她,目光中有浓浓的担心:我不放心你,不知道你究竟怎么样了会不会还是不舒服不知道今天发生那么多事情,你能不能受得了。

凉凉的水雾升腾上明晓溪的睫毛。

她不敢说话,怕只要一张嘴,满腔的酸楚、委屈、感动、痛苦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无法收拾。

晓溪,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望着她忽然显得有些凄楚的表情,他的心骤然揪成紧紧的一团。他伸出双臂准备抱起她,向外走去。

不要明晓溪急忙推开他,大声地阻止。而完成这些动作,却用掉了她最后的一分力气。疼痛,像一把大铁锤在猛击她脑袋的疼痛,让她着再也支持不住了。

晓溪风涧澈慌忙搂住她险些瘫软在地的身子,急得心都痛了,不要再说了,去医院

她从他的怀抱中,艰难地仰起苍白如纸的小脸,虚弱得连微笑都做不出来了。

风涧澈凝注着她,他的眼睛明亮得像一抹阳光。

她忽然展颜一笑,不知怎的,他的眼光一下子给了她无限信心,病痛似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仿佛一瞬间

巨变陡然发生

刚才还很寂静的公寓周围,突然疾驶来十几辆灯光如炬,喇叭轰鸣的汽车,它们疯狂地向明晓溪和风涧澈站立的地方冲过来

明晓溪你这个臭女人

一个声嘶力竭的尖吼划破夜空

明晓溪叹息着向来人看去,果然,在浩浩荡荡下来的三四十个人中,最张扬跋扈的一个,就是她的老熟人没有眉毛的铁纱杏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海兴帮在烈炎堂的打击下屡受重创,可能是因为今天早上海兴帮遭到了灭顶之灾,铁纱杏和她身后的大汉们神态都已近乎疯狂。铁纱杏瞪着她的样子,好像她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时,烈炎堂的十个大汉也神经紧张地拿着家伙跑了过来,将明晓溪和风涧澈保护在中间。

领头大哥轻轻对明晓溪说:明小姐,我已经将情况通知大人了,估计他们马上就到。铁纱杏带的人比咱们多,你们还是上楼先避一下比较安全。

可是,你们明晓溪担心。

咱们打架打得多了,相信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下咱们。领头大哥很有信心。

明晓溪还在犹豫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枪响,伴着铁纱杏疯狂地大笑,让人不寒而栗。

铁纱杏吹掉手枪上冒出的青烟,轻蔑地嘲笑:明晓溪你这个臭女人,你们在商量什么想逃跑对不对告诉你这次你们一个也别想溜

海兴帮的大汉们也一个个把枪掏了出来。

哈哈铁纱杏斜眼瞅着明晓溪,臭女人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来呀,看看到底是你的拳脚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

明晓溪不屑地看她一眼:秃眉女,你终于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了吗居然还拿枪,为什么不干脆背个火箭炮算了。

铁纱杏气得发抖:你,你居然还敢叫我秃眉女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明晓溪悠悠一笑:第一,你本来就是秃眉女,你的眉毛这一辈子也长不出来了

铁纱杏快要气疯了,她握枪的手上下乱颤。

明晓溪悠悠地瞥她一眼,接着说:第二,我不相信你会一枪打死我。如果只是为杀死我,你们根本不用来那么多人,只需要找一个杀手偷偷摸摸地躲在暗处,找机会对我来一枪就可以了。所以

她话语故意顿了顿。

铁纱杏果然忍不住追问道:所以什么

明晓溪缓缓地说:所以,你这次来是为了活捉我的。对吗

铁纱杏瞪大了眼睛。她瞪得像铜铃一样的眼睛配上光秃秃的眉毛,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和滑稽。

明晓溪又说:我还知道,你要活捉我,是为了

铁纱杏竟又忍不住问道:为了什么

明晓溪轻笑:是为了想要把我当人质,来要挟牧流冰。所以在你出发前,铁大旗一定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在冲动之下杀掉我,因为活着的我,比死掉的我有用得多。我说得对吗

铁纱杏已经说不出话了。

这时,铁纱杏身后钻出一个瘦弱的男人。明晓溪一看见他,心知坏了,他正是对她已经很了解的还比较聪明的西山。

西山凑到陷入悲伤情绪中的铁纱杏跟前,小心翼翼地说:小姐,你千万别上当,她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救兵。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是早点动手完成任务比较重要。

一语惊醒梦中人

铁纱杏怒目圆睁:明晓溪你这个臭女人竟然想骗我拖延时间我才不会上当告诉你,今天能活着把你捉回去最好,如果你胆敢反抗,我现在就一枪毙了你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