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插妈妈下的面/甬道里缓缓律动—我还!

“慢着,璇姐姐,萱儿好像还没同意将这秋千送给你呢”我故意加重这送字,丫的,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早就知道这薛紫璇,看着貌若天仙的女子怎么就看不上我呢不知道原装的薛紫萱让她欺负成什么样子,但是,这丫犯到我手里我就让她歇菜

“萱儿妹妹这是什么话咱们姐妹俩你的不就是我的吗我喜欢自然就随意的拿去了,要是还得你同意,不就显得生疏了”她的丫鬟见我还坐在秋千上,便将我拉下来,丫的,看来这原装薛紫萱是个连一个小丫头都敢欺负的主子啊

我给了那个小丫头一个耳光。

“妹妹这是干什么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薛紫璇有些急了,说话也怪声怪气的。

“我在教他们懂得到底谁是主子谁是奴才怎么姐姐生气了”我看着她,她的脸已经被我气白了,这样就生气啦还有更好玩的呢“小蝶把璇姐姐的裙子结下来,璇姐姐的裙子很漂亮我很喜欢,没关系,璇姐姐说了我们姐妹俩她的就是我的,我喜欢自然就随意的拿去了,要是还得她同意,就显得生疏了”小蝶素来已经很憎恶薛紫璇横行霸道的欺负她们这边的人了,现在有人给她撑腰她自然是要听我的话的薛紫璇的脸顿时间变绿了,呵这不就一现代版的真人版的变色龙吗

“啪”薛紫璇一巴掌打在小蝶脸上,她的脸顿时红了一片,丫的,打我的人下手这么重

“姐姐刚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怎么现在下手这么重小蝶也是听萱儿的吩咐,姐姐要是生气,就直接打在萱儿脸上好了,何必拿萱儿的丫头出气,人家也是父母爹娘养的,姐姐不心疼,妹妹可心疼着呢姐姐这般无礼的闯入又打了妹妹的丫头,不知道姐姐到底想怎样妹妹在这家里毫无地位的,也就请姐姐担待些,放过我们让我们过些安生日子吧姐姐喜欢这的什么都随便拿去,只是别拿我这的人出气就行,他们都跟妹妹一样胆小,经不起姐姐这样的折腾”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薛紫璇说,其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二哥在门外了,我不知道二哥会不会管我们的争吵,也不知道二哥会不会帮我,但是,这样至少也是可以气气这个张扬跋扈的薛紫璇,也为小蝶她们出口恶气

“你”她没想到这个妹妹醒来之后就变了个人,以前无论自己怎么欺负她,她都懦弱的不敢出声,怎么现在就性情大变了呢

“啪”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真是疼,我没料到她会出手打我,我一连向后退了好多步,脸上像火烤的一样疼的难受,在现代那会,我也挨过巴掌,那是我第一次挨巴掌,就是在医院刚醒来我跑到昊的病房是昊的妈妈打的,虽然也疼,但我觉得很舒服,至少这样我的心里会舒服一点,想着想着,我的泪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不是因为疼,也不是因为害怕她,只是因为我想念昊,想他想的快要疯了

“萱儿,你没事吧”我没想到二哥会冲过来,他将璇推到一边,用手紧紧的搂着我,好像是怕我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以前昊也是这样拥着我的,他说,我像个精灵,他害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把我弄丢。可是,昊,是我的不小心丢了你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我以为我们可以向一般的情侣一样,恋爱,订婚,结婚,生小孩,抱孙子,白头到老,恩爱永远,可是当我现我应该把你抱得更紧的时候你就已经离开我了,昊,我错了。可是你狠心的都不给我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吗昊想着,我哭的更厉害,我克制不住我自己,我不想变得这样的软弱,可是,我没有办法。好像在心中积郁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必须要宣泄出来,否则我就会疯掉一样

薛紫璇扭着她的水蛇腰走了。我拼命的忍住眼泪努力的笑着看着二哥。“二哥,我没事,一点也不痛,是我太矫情了,二哥,我不痛,不痛”我忍不住这像我一样不乖的眼泪。二哥紧紧的抱着我,紧紧的,有着昊的温柔,我现我现在越想他心就越痛,是那种从心底开始蔓延的伤痛,绝望还有自责

“萱儿,二哥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了,再也不会”二哥将我的头贴在他的胸前,我听得到他的心跳,我总是爱将头贴在昊的胸前,我喜欢闻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二哥身上也有着昊的味道,淡淡的薄荷的味道。

“二哥,你抱紧我,求求你抱紧我”我贪恋这样的味道,哪怕只是一刻也好二哥撩着我的头,我便有了浓浓的睡意,我梦到昊说,老婆,不要哭,哭着我心疼,他说,老婆,哭起来像个小花猫,不漂亮了哦。他说,老婆,我爱你。他说,老婆,我等你。他说,老婆,昊求求你,你一定要快快乐乐的活着

第五章 我给二哥唱首歌

到了古代以后晚上便成了我最难打的时间,这的晚上静得出奇,弄得我还以为在开追悼会呢,我都不好意思呼吸,我在现代就有一特不好的习惯,就是晚上要很晚很晚才能睡着觉,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左右,因为这个昊没少骂我,记得那时候,一到十点昊准是一顿狂轰滥炸的把我轰下线,我实在睡不着就隐身玩,这狡猾的家伙竟然用的是彩虹版qq显隐身,我真是败给他了,可是,每当那时我都觉得特别幸福。早上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叫我起床上学上班,保准比闹铃好使,上学那会儿,同宿舍的女孩都特羡慕我,我找到了这么好的男朋友我觉得我特牛b可是,现在,昊,你在哪呢我好想好想你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我一定不同意你来接我去宾馆,所有人都在那里等着我们,那些亲友们的祝福是祝福我们白头偕老的,不是我们感情的断点,也不是你的催命符啊

小蝶累了一天已经睡得很熟了,我爬起来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外面灯火辉煌的,可是却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晚风吹来,有点冷,尽管这是酷热的夏季,可是心冷着,要怎样的温暖才能暖到心底呢

“萱儿,你在干嘛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这个灰袍男子就是薛子贤,我的二哥

“我睡不着,我想爬到房顶上去看月亮,可是这么高,我没有办法上去”我老实的回答,二哥是金科状元,我就没指望他能带我上去,但我还是据实的回答了,不然要是他认为我有不谋企图就糟大了,他二话没说就带我飞上了房顶,丫的,个个都会功夫,看来人不可貌相啊,想不到二哥这样的文弱书生也是个行家。我第三次飞翔就这样的结束了,我还没飞够呢,人就已经到房顶了,我和二哥躺下,瓦片有些咯腰,但我就是不想回到那个很黑很黑的房间。

“二哥,我给你唱歌吧我突然很想唱歌”我转过头看着二哥,月光下的二哥真好看

“好,萱儿唱吧二哥听着”二哥也将头转向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