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泉抱着边走边律动/辣文推荐/隐龙逍遥录

“哦?羲儿见识过琴道?竟然都看得出萱姨的琴技近于道了?”女子转过头,笑吟吟地看着龙隐羲。

“额......”龙隐羲搔了搔头,“这个...那个....”

“没见过。”龙隐羲无奈地低下了头。

琴道,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行的。在修行界,修行的道路很多种,除了大众的修行道路,还有一些修行,成为了独立的修行体系,区别于一般修行者。

当然,大道殊途同归,最终都是一样,终点一样,只是道路不同,目标唯一,不同的仅是过程。而在这些修行路中,毕竟成熟的,便是刀修,剑修,体修等,这些修行道路,因其偏重性且具有专一性,所以区别于一般修行者。

比如说剑修,顾名思义,修行的便是剑道,而剑修修行的所有手段,便也都与剑相关。纯正的剑修,从起武器,功法,到灵技神通,都无一不与剑挂钩。剑修最显著的特点,便是其攻击性,人如剑般凌厉。

龙隐羲郁闷,拍马屁都能被人说得无言以对,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眼前的女子,名叫风萱,是风家家主风流的亲妹妹。不过不知为何,在龙隐羲印象中,风萱几乎没有回过风家大宅,从不在族内露面,反而在此坊市中,经营起了琴轩。

虽然龙隐羲不知道具体风萱与风家生了什么事,却也知道,风萱与家族有着矛盾。据说风萱曾经也是风家有名的天才人物,天赋甚至尤在风家当今家主风流之上。

龙隐羲知道的是,七八年前,这位风家的天才人物突然回来了,带着一个小女孩。但却并不在族中待,而是长期母女二人生活在这坊市中。

三年前龙隐羲的修为开始停滞不前,心灰意冷中,走近了这里。当时的龙隐羲,不断听着族内各种议论与质疑声音,只想远远地逃避。

而琴轩中如此安静的氛围,对于龙隐羲来说,甚是难得,从此便时常来此,而龙隐羲的琴技,自然也是风萱所传授。

“算了,不逗你了,你这小家伙,最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雨柔还不时念叨你了。”看着龙隐羲略微窘迫的模样,风萱微微笑了笑,“你先在这里坐会儿,萱姨去给你沏壶茶。”

“谢谢萱姨。”

风萱起身便离开了,不等风萱沏茶来,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羲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声音轻柔,温婉而动听,循声望去,龙隐羲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风萱回风家来时,带着的小女孩,风雨柔。少女十四五岁模样,长及腰,微风轻拂,丝轻轻飘动,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俏目明亮而纯净,笑起来,脸颊上便显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少女气质温婉如水,笑容恬静而动人。但是龙隐羲看见这纯净无暇的笑容,总是隐隐心痛。

与普通人不同的是,少女无法纤纤作细步,展现精妙世无双,只能靠着轮椅来活动。

风雨柔的双脚,自小就不能活动,听萱姨无意中谈起,似是一出生,体内便遭遇了极阴之气所侵蚀,几度差点死掉。

最终见过多番努力,终于是保住了风雨柔的性命,体内的极阴之气,却无法驱除,无奈之下,勉强将极阴之气逼入了双腿中,保住性命。而代价就是,少女的双腿,自始就处于僵硬状态,从来不曾站起来过。

龙隐羲快不走了过去,站在风雨柔身后 推动轮椅:“刚到没多久。”

风雨柔抬起头看着龙隐羲,开心地问道:“羲哥哥是来陪雨柔的吗?”

“嗯。”看着那动人的小酒窝,龙隐羲点了点头,随即手中重新一串糖葫芦,“看,给你带了礼物哦,你爱吃的糖葫芦。”

“哇!”少女开心地伸出手,接过糖葫芦,张开小嘴,咬下一颗来,“好吃,谢谢羲哥哥,羲哥哥最好了。”

少女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笑容开心而满足。

“雨柔高兴就好,喜欢的话,这里还有哦。”龙隐羲又从须弥戒中取出几串糖葫芦。

“嗯嗯~”

龙隐羲将风雨柔推到树下,自己也在一旁做了下来,看着少女的笑容,脸上显露出宠溺,只是眼角的余光扫过少女的双腿时,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波澜。

如此一个女孩儿,命运怎么可以如此的残忍,一出生,就不曾体会过行走的感觉,不能这样,一定有办法可以让少女能够开心地跑啊跳啊。怎么可以让一把轮椅,将其禁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