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实习男医生舔我/告诉我宝贝我厉害吗—侍妃

黑衣头目虽然口气轻佻,但字字透着狠劲,让桑芊芊深吸一口气,且隐约中能够猜到她若答应,後头将是一条通往黑暗的道路。

华玄玉虽然双眼被蒙住,看不见桑芊芊的神情,但也能够知道她的回答会是什麽,於是大喊着〝芊芊,不能答应。〞

他的话堵得她不知道该顺从,还是该违抗……

黑衣头目抽起配在身上的刀剑,在华玄玉的大腿上刺了一刀,可後者依然重覆那句〝芊芊,千万不能答应!不能答应!我不需要用你来做为交换!听见没有?!〞

又一刀落下在华玄玉的身上,只不过方才是右腿,现在是左腿,鲜艳的红花一朵朵绽放在华玄玉的白裳上,怵目惊心,加深了桑芊芊的焦急。

她能不答应吗?怎可能不答应?!

华玄玉的性命比她桑芊芊的还值钱,价值连城,而且这条命丢了,後头连带是一群人的性命也要交代出去!

桑府,千鸩门派,皆灭……

她只能豁出去,赌一把。

〝好。〞女人肯首答应,又说〝但是,先给他解药,把他给放了。〞

〝放心,七重毒也不是下刻就致人於死地,而况且你以为你有什麽资格跟我谈条件?〞黑衣头目收起剑,後退一步後,对着蓝衣人说〝就交给你玩了,哈哈~〞

那名蓝衣人盯着桑芊芊精致的小脸瞧,双手环胸,命令〝丢掉剑还有暗藏的毒物,然後把外衣给脱了。〞

什麽?!脱……脱…外衣…

这下女人真的刷白了小脸,而华玄玉则气得怒吼〝男子汉大丈夫,欺负个女人算什麽?芊芊,你给我走!清白比什麽都来得重要!〞

她的视线落在对方即将抽出刀剑的手,不能再伤下去,否则华玄玉即使活下来也可能成了废人,只好紧咬着下唇,将长剑给抛到一边,然後颤抖着双手,慢慢地解开腰封,衣裳的结扣松落,连带暗藏的锦囊也坠地,而黑衣人们个个是如恶狼,紧盯着春光景象。

没什麽……江湖儿女最不需要在乎的就是清白…最重要的是达成任务!

虽说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但仍旧无法消去心底浮现的害怕。

当外衣掉落在地上时,她那从未给任何一个男人见过的娇躯正呈现在一群陌生男人面前,即便还有肚兜及亵裤可以遮掩,但细白无暇的肌肤、丰盈的胸脯、纤匀的长腿在在地诱人,引得他们讪笑,吹着口哨。

看得蓝衣人口乾舌燥,慾念大动,跃身而起,迅速地移到桑芊芊面前,直接将她扑压在泥地,大手扣着一边软ru搓揉,另手探进亵裤里头,摸上那朵无人造访过的si-chu。

〝不要!不要!〞桑芊芊没想到对方竟然这麽的下流,让她防备不及地就被当场轻薄,恐慌地抗拒着,那二只在身上乱摸的大手只让她觉得恶心想吐,而且就算真的要被qiangjian,也不该在这麽多人面前。

〝放开她!放开她!有种就冲着我来!〞华玄玉狂吼着。

那叫骂声严重干扰到黑衣头目的兴致,他厌烦地瞟了手下一眼,对方收令,立即朝华玄玉的腹部捅进一刀,鲜血顿时泉涌而出。

桑芊芊噙着泪雾,瞪大眼眸,看着自己用性命保护的男人竟然就在自己眼前被杀,而自己却做不了任何事情,毫无任何反抗的能力,愤恨、自责,在心头交加着。

〝小saohuo,等会就让你爽得叫哥哥,直要求哥哥我狠狠地caoni嘿~哈哈哈~〞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猥琐地大笑,低头啃咬着她的颈部,大手猴急地解开自个儿的裤头。

那头,华玄玉倒卧在血泊中,已经奄奄一息,嘴巴却还一张一合,想说话,可吐出的尽是血水。

缓缓地闭上眼,她想,与其活被着这些男人lunjian,倒不如亲自了结自己的生命,苟活下来的她,也只有被当成妓女玩弄的份。

桑芊芊在蓝衣人忙着埋在shuangru处tian吮时,自耳饰上拨下一颗金色小丸,放入嘴中吞下,她不会笨到任人宰割。对方抬眸瞬间,将她的举动收入眼中,才意识到她做了什麽,激动地搧了她一巴掌後,猛晃着她的身子,大吼着〝**的,桑芊芊,解药在哪?〞

毒药立即融入血液routi之中,灼烧着她的全身,呕出腥甜的血液,她冷笑着回答〝解药?呵呵…没有……呵呵……〞

〝操!桑芊芊不准给我死!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没想到自己研制出来的新剧毒竟然是用在自己的身上!

她只觉得讽刺,寒冷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後她愤恨地大喊〝我桑芊芊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死也不会瞑目!死也不会……〞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清早的空气,惊得伫立在枝头上的鸟儿都慌忙地展翅高飞起来。

桑芊芊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靛青床幔,床柱上细致的花雕沿伸其上,使得她怔怔地看了一会後,直坐起身,胸口还急遽地上下起伏着,脑门还一缩一缩地胀痛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