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蔷薇白玫瑰/总裁不要在插了好涨/红杏出墙乐呵呵

他褪去她身上的衣服,将她往後推靠在墙壁上,捧起臀部,对准刚刚没Cāo够的菊穴戳撞入内。

男人像野兽Cāo弄她,抽擦间粗硬的yīn毛摩擦她的蜜桃穴,又是一串听了都销魂的浪叫。

「你年纪轻轻,这麽不懂事!」他Cāo著,生气地教训她,「偷东西是犯法的,你怎麽不反省反省?」

将她凌空抱起,一个翻身让她双手趴在地上,抱著她的臀部猛Cāo,身下的她浪叫得像条母狗。

「真欠教训、真欠教训!」好爽!这麽美、这麽紧的穴。

警卫尽责地将偷画的怪盗制服全力抽干,「干得你以後都不偷画!啊……!」

yīn毛沾满她的汁露,撞击时摩擦到她的臀上,她又是一阵紧缩、舒爽畅叫。

「叫得真好听,当我女朋友吧。」他舒服得弯腰,头靠在她背上。

「啊……!警卫先生,人家才19岁,还不想交男朋友,啊……!」

他一个激灵,差点射出来。「啊!?」小他8岁!?

他18岁的时候她才10岁耶!

「唔……」不满他停下,耸耸臀部,「骗你的,人家24了!快点嘛!啊……!啊……!就是这样!」

他重重撞击她,「可恶!满嘴胡说!啊……!」

拔出yīnjīng,弹动在空中然後直接戳入mī穴。

男人报复地Cāo得用劲,脑子都是19岁这个数字,想像她真的是个19岁的年轻女孩,Cāo得比之前更狠地蹂躏她水蜜桃一样泛滥蜜汁的mī穴教训她的作弄,「可恶、可恶!老爱耍我!」

露汁遍地洒落,两人的交合处淌下美景一片。

「啊!好爽!夹得好紧!干女孩感觉真好!嗯!」舒服死了!

「警卫先生、警卫先生!啊……!」她被快感洗脑,不断迎合他的虎狼yín杵,让他把自己干得不知自身是何人。「棒死了!美死了!」

「小浪娃、小yín娃!」

两人粗重娇喘的气息在大厅内高潮迭起地奏鸣、回响,在巨大的裸女画前,两人将艺术直接用肢体表示赞崇。

「啊……!」他爆发在她体内,烫满jīng液,抽插中带出满盛体内溢出的jīng液跟蜜汁,「真棒!啊!」

「警卫先生。」

「嗯?」抱著她的纤腰,发泄过的男人一身畅快,心情良好。「怎麽啦?」

「睡吧。」她手上不知拿了什麽,对著他用力一喷。

她把画偷走了。

醒来後,他有些惆怅。

不是那副巨画,真正的目标是巨画旁边那幅相对较小的画。

现在画原本的位置上,只剩下她留下的偷走信号。

这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怪盗居然是女的。

哎。

他有些沮丧。

他是把她制服身下,尽责干了,但还是被她溜了。

果然是魔女高一丈啊?怎麽跟上头交待呢?

他叹气,起身走出画廊。

在走廊上拿著手电筒巡逻,却听见细小的声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