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女衣/用力干—长生狱

起身,一身ASY最新套装的洞开老板走向客厅的落地窗,外面是百万夜景,美丽无双。

“反正,你只要清楚自己做什麽就好了,这件事里,我是协力者,若素是不知情的局外人,你是当事人,你记得这点就好了。”

华林的回应是冷冷一笑,一口饮尽杯中酒液。

阿芙蓉耸肩。

这剧戏里,他只是个配角,爱恨情仇,都和他没有关系。

在揭标前的一个礼拜,若素接到华林一个短信,约她中午出来见个面。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任宣请了假。

任宣没问她要去干嘛,爽快答应,倒是她在出去之前,小声和他说,要去和华林见面。

他没什麽表示,只是拖长了语调哦了一声,要求一个亲吻做报酬。

若素却推开了他,对他说,等回来再吻。

任宣好奇问为什麽,她低头说,因为现在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没法仔细好好的吻他。

说完这句,她转身告辞,任宣等她走了好一会,才抬起手,摸了一下脸皮,发现,自己脸上居然有了微微的热度。

真***的糟糕。

明明是更亲密的动作都做过了。但是,他一向的厚颜无耻,就在刚才那句清纯的问句里,破功了。

真糟糕真糟糕。

他默念无数遍,看向楼下女子纤细的身影走入对街一家茶餐厅中,和靠在窗边的秀丽男子有说有笑。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楼上,谢移也站在窗边,面无表情的看著这一幕。

其实华林找她没什麽特别的事情,就是问一问她的近况,聊聊天。

在华林的打算里,他本以为若素会问他职业上的事情,哪知若素却什麽都没问,态度还是象以前一样坦然。

一瞬间,华林觉得自己几乎要怨恨起来。

四年了,整整四年,她从未问过他关於他的事情。

他以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却原来,还是湮灭於众生了。

他怨毒的想著,却随即慢慢在内心苦笑出来。

他对面的女子爽快的大刀阔斧的舀著碗里的鳝丝猪肝粥,他轻轻摇摇头,不,不是不关心,只是她会认为不过问他的事情,是对他的尊重吧。

他很清楚自己在若素眼里是什麽样子:他在她眼里大概是英明神武,无所不能,於是她信任他能处理好一切,所以不过问,而他也恰好本质骄傲,在她面前,只能更加骄傲,他便从善如流,什麽都不说。

他了解这个女子,但是,也许,她并不了解他。

在分手的时候,华林想了想,决定还是开口解释,“……若素。”

“嗯?”她当时正起身,听到他叫她的名字,转过身来,眼睛色素浅淡,柔和的看他。

“……我在东环的事情,并不是有意瞒你。”斟酌了一下,他开口。

他确实不是有意瞒他,只是觉得很多事情,她还是不要牵扯进去会比较好。

若素顿了顿,随即非常柔和的笑了起来。她点点头,低声道:“嗯,我知道的。瞬花你是为了我好……”

她想了想,坐回去,双手轻轻的握著,放在了桌面上,“……说起来,我倒真有个问题要问你。”

华林心里莫名一紧,却又立刻放松下来。他笑道:“你说。”

若素难得的真正犹豫了一下,彼此相扣的指头稍微紧了紧,才轻声道:“……我想问,如果是在东环的话,那……你对我的事情……”

“……你和‘他’的事情我都知道。”华林知道她想问什麽,抢先截断她的话,“你们的关系我也知道。”

哦了一声,若素继续轻声问道:“啊,如果是‘他’说的话,那麽你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了……那麽,当初你──

她想问,四年前他把她救出来的时候是不是也和那个人有关,但是在她开口问出来之前,就被断然否决了。

很清楚她要问什麽,

“──不,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华林低声打断她的话,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感觉到被他握住的手指微微的凉著,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再开口时候,声音里带了一种疲惫一般的嘶哑,“……原来你认为,我一切都早已知道,接近你,也是因为‘他’,是吗?”

他猜到了,她会这样想。但是若素说出来的时候,却还是心底微微有一线疼痛的。

若素低低啊了一声,反手握住他的指头,整个人凑过去,从下往上看他秀丽面容,可爱的笑了起来,“我承认我这样想过,但是,瞬花说了不是的话,就不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