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欲情史,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只要他说喜欢我

童颜惊讶,一方面是她的问题,另一方面,她才意识到,自从午休把他扔在天台,他就再没回过教室。

简茉看童颜表露好奇,怕她误会,忙说:“我只是关心同学,因为我是班长嘛,今天下午都没见他来上课……我想,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因为,你中午常常和他一起回教室。”

简茉解释得多,童颜却觉得她在欲盖弥彰。比如……她很早就喜欢骆邱了?

童颜背起书包,看了她一眼,说:“我最后见他是在天台。”

然后,绕开她往教室外走去。

简茉低下头,额发遮挡住眉眼,看不清表情。

像童颜说的,简茉还是先寻去天台。推开门,走到拐角处,见骆邱盖着校服外套,靠墙睡得香甜,他的嘴角勾起,仿若在笑。但他总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加上眉眼的好看,泪痣的妖娆,令他看起来难以捉摸。

“骆邱。”

她唤得很轻,像是小猫一样,自己被这声都惊了。

见他没反应,她俯下身,凑得更近,然后……

冷冽的芒一晃而过,她的手腕被拽住,顺势跌倒在他怀中。尴尬的姿势,他的头刚好靠在自己的胸上。

他的手覆上她的胸,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她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

她听到他说:“是你啊。”

童颜先回了趟家,说是家,宽敞的家里,却只有她一个人。爸妈总是在全世界各地的飞,他们有许多工作要做,每个月最多在家两三天,有时,一两个月也见不到人。

她把书包放下,去卫生间洗完手,拿出冰箱里早上做好的沙拉,再取了两片面包、一瓶橙汁,来到客厅,打开电视,边吃边看。

电视里在放综艺节目,不时传来里面人的嬉笑。她啃着干巴巴的面包,心里空荡荡的。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情绪,每天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过,每天孤孤单单地习惯着一个人。

童颜回到房间,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宽大的黑色运动套装,头发挽起塞进黑色帽子里。看着镜中男孩子气的自己,勾起嘴角。扣上运动卫衣的帽子,戴起黑色口罩,耳机内循环播放动感的音乐,边想着编舞动作,边轻快地出门。

家过去的两条街是比较热闹的商城区,有好几个舞蹈中心分布在那块地方。再过去点,地下商城那边,本来的店铺全部拆除,焕然一新的是一条突出城市文化的复古老街。虽然没有从前人流多,但是延伸的街头文化,气息更浓。

街舞,特别是B-boy,并不满足在舞蹈房跳舞。总是会聚集到这边,练舞,斗舞。

今天不是周末,人不多。童颜到那条街的时候,取下耳机。有六七个人在那边跳,旁边围着一圈人,音乐是他们自己剪的节奏舞曲。其中一个男生,戴着白色宽檐帽,正在做着地板动作,熟稔的连续大风车,手臂有力的支撑,动作的干净潇洒,惹得围观群众一片惊呼。

童颜挤到第一排,想要看得更清晰。她发现,这几个中,有两个熟面孔,是I.M舞团的人。I.M在圈内还是小有名气的,这个舞团的人跳得都是BREAKING。

男生的旋转动作做到一半,帽子飞了出去,恰巧飞到她的脚边。她弯腰捡起,他完成最后的定格动作。周围的人还在鼓掌,另外几个舞者用街舞人固用的姿势表示欣赏。白帽子男生走到她身边,他的身形很壮硕,穿着背心的手臂,肌肉线条明显。

他看着她,或许是她的打扮让他以为也是舞者,便绕着她做着一些互动的舞蹈动作,摆动双臂指向她。

她的笑容,掩藏在口罩内。扣着音乐的节奏点,体内喧嚣的舞蹈细胞,一个个蹦跶开。她用霹雳舞动作绕着男生,踩着音乐点,帅气地舞动。每一个动作都很顺畅又带着难以忽视的力量,最后男生一个绅士弯腰,她心领神会地将帽子扣在男生的头顶。

周围人看呆了眼,毕竟很少在B-BOY这边看见霹雳舞的表演。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的舞蹈结束的时候,她突然一个大滑步,来到正中央。背景歌曲再次循环到先前男生跳的那段,旁边的舞者在起哄,他们眼中是直白的期待,一种无言的战火被点燃。

她无疑是想要来斗舞,可是,她难道不知道,B-BOY根本不畏惧任何其他舞种的挑战!

就在他们一副看好戏的眼神里,童颜用令所有人震惊的方式打了这些小看她的人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将白帽男的全部动作,重新做了一遍!是的,一个跳霹雳舞的家伙,竟然在B-BOY的地盘上,跳起了难度不低的地板动作!更可怕的是,她还跳得这么行云流水,几乎不逊于先跳的那个!

有的人吹起口哨,有的人惊呼出声,而先前不屑的舞者们,也甩手给她点赞。同一种舞蹈,让他们觉得,她可以算是同类!而他们惊叹的心,还没有平稳下,童颜最后的后空翻动作,再次把场子炸开,连带着他们的心一起炸裂!

他们还在起哄她继续,她摆摆手。

“你有加入舞团吗?”

白帽男走过来,问她,眼中晶晶亮,“没想到你个子小小,力量还不错!”他想要搭上她的肩,却被她躲开,倒是让他尴尬起来。

“人家摆明瞧不上……”

应该是和他一起人,阴阳怪气地说。

童颜没有做声,挤出人堆。

“你知道她是谁吗?”白帽男问之前阴阳怪气的男生。那男生不在意地说,“她也就跳得一般吧?重新复刻你的动作,有意思吗?”

白帽男还在盯着离开的童演的方向,一米六出头一点的身高,瘦削,干净舒服的动作,有刚有柔,既会霹雳舞又会地板动作,后空翻的高难度动作。这些……

他想到——

“KIDS。”

白帽男想说的话,被另一人说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