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教师|紧紧抱着我|温语赋长歌

终于如愿吻上日思夜想的嫩唇,慕容杉如品味甘醇般xishun着她口中芳津,只觉得身下纤柔的身子一颤,没了反抗的迹象,定睛看去,有泪珠从她眼角滚落。

登时慌乱心疼,松开商雅的双手,俯身吻去她的泪珠,将她紧紧搂入怀中,「素素,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一时冲动!你比兄长小半旬,与我年纪正相当,我照顾你不是更合适吗?等兄长回来,我即告诉他!我会待你好的,素素……」

按慕容杉想着,商雅十七岁的年纪,是与自己更合适。

他却不知,商雅十四岁被师父沐唯尘用玉簪破了处子之身,入画舫与各式男人欢好三月,而后即管承接手华衣堂下最大的组织华音坊,而今已有三年,所经历的事,怕是相仿年纪的慕容杉无法想象。

按着预想的那般,商雅低低啜泣,「无论如何,我也不可做这样有违伦常之事。」

「兄长第一次不也是迫了你吗!他做的,我有什么不可以!你嫁了他,我又会亏待你?!」不由分说地撕去商雅的衣衫,如雪肌肤映入眼中,慕容杉欲火难耐,大大分开她的双腿。

不由得赞叹了声,好美!虽为人妇,蜜处依旧娇粉如桃花,娇羞地紧闭成一条缝,不自觉伸出手去爱抚。

那么娇嫩的触感,似乎一碰即破。

商雅想要逃开,慕容杉回了神,草草褪了裤子,抓住欲龙挺进她的蜜道之中。

动作实在粗鲁,带着她的粉肉挤进肉缝,她的身子不禁一颤,同时发出了一声嘤咛。

屋门大开,商雅咬紧了下唇不想出声。慕容杉挺进深处,不敢擅动,俯下身道:「素素……我来了。」

她避开他的眼睛,他将手指伸入她口中,「你不愿被人听见,咬我便是。」

闭上眼睛,轻道:「我是抗不过你,你既执意如此,便快些结束吧。我不想叫夫君知道。」

她的xiao+xue吸咬得他实在舒服,平日只自己套动或与老妪的感觉与此截然不同。只置身于她湿热的小洞中,便让他把持不住欲仙欲死。

扶住她的腰缓缓抽动起来,硕大的阳物每次都带出她的粉色xue肉,惹得她止不住地颤栗,「轻些……二弟……」

故意招架不住地开口,慕容杉尝了她的美味,浑身燥热,「怎么了,素素……你的xue,好舒服……」

扳过商雅的脸逼她看向自己,她心里想着,慕容家的男子必等十七方可与女子yunyu,定有其中道理。慕容杉此举,定损内力修为。

她微拧了些眉,早死便早些投胎吧。免得成为慕容家那般虚伪的男人,顶着如此江湖名望欺骗女子,干些不与为人知的劣事。

「嗯……二弟……撑得我要胀裂……夫君会知道的……」如此提起慕容柏,慕容杉成就满满,加紧了下身攻势,「素素……我与兄长,谁更让你舒服些?」

「不……不一样……我说不出……」商雅口中不经意地嘤咛都成了最佳的cuiqing剂,配合着她的身体对他的吸夹,从未品味过男女之事这般美好的慕容杉,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丢了精去。

轻喘着气息从冰凉的地面缩身,扯过被慕容杉撕得碎裂的衣物,「夫君总是很久,几乎让我爬不起身来。二弟还差得远。」

对于商雅如此直白,慕容杉满心地挫败,上前抱住了她的腿,脑袋不时蹭一蹭,「素素……你是我的人……日后我定比兄长生猛,令你欢畅难忘。」

商雅温柔地抬手抚过他的发,「不过,你才这样年纪,已足够让女人难以招架了。」

听她语气温和缱绻,慕容杉心底一动,「素素……我爱你。我要与你做长久夫妻!」

勾了勾嘴角,确实对于慕容杉她提不起什么兴趣,不如慕容柏需小心提防又有利图谋,慕容杉身上空有一身炽盛之气罢了。他既这样说,那她便顺着来。

「公子召我所为何事?」是夜,一袭夜行黑衣的纤瘦女子立在床边,从背后瞧着此二人如同双生。不过见了面貌,便可见黑衣女子脸上大块青斑与皱褶,与她身前的绝美女子截然两个极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