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结婚吧3_太深了 太深了mp3,娜娜操

正在这时,办公室忽然安静下来--慕子衿站在门口。

余萧萧忐忑地看着他慢慢向自己走近。一步,一步,一步,慕子衿来到她面前。

他就这么看着她,眼睛中全是冰。

他水润的唇,微微开启:“喻微兮很笨。”

喻微兮僵硬。

慕子衿继续补充:“长得也丑。”

喻微兮碎裂。

慕子衿没有停止:“身材也差。”

喻微兮被风吹散。

慕子衿依旧继续:“性格也不讨喜。”

喻微兮吐完一口血,直接往生极乐世界。

余萧萧再次打上鸡血,原来在慕子衿眼中,喻微兮是这么不堪,看来自己是有希望的。于是,她激动了,她亢奋了,她抓住了慕子衿的手,正要开口诉说自己的衷情,慕子衿却优雅地将手抽出,拿出纸巾擦拭了下,接着,他说道:“可是当我看见了妳,这个严重破坏市容市貌,拉低我们饭店女性整体水平,长得抽象科幻而有创意,飞沙走石而鬼斧神工,鬼看见都会吓得魂飞魄散,人看见会吓得大小便失禁,大脑皮层光滑如镜,任何见过的人都会产生智力上的优越感,从侏罗纪公园逃出来的恐龙后,我才发现,喻微兮也没有这么差劲,对了,谢谢妳成全了我们。”

说完,慕子衿拉过喻微兮,走出了办公室。

他们身后,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

“你干嘛要帮我?”在天台上,喻微兮这么问道。

“妳哪只眼睛看见我在帮你?别自作多情。”慕子衿这么回答。

“虽然很感谢你‘无意’中帮了我,但你干嘛要承认我们有关系呢?他们都误会了。”喻微兮焦急。

“妳又不是偶像明星,怕什么绯闻?”慕子衿瞪她一眼:“再说,和妳传绯闻,吃亏的也是我吧。”

喻微兮没力气和他争辩,只是长叹口气。

“怎么了?”慕子衿问。

喻微兮垂下眼睛:“原来,大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同意我的建议书的。我还在得意呢,没想到……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正在沮丧,慕子衿擒住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喻微兮,妳的脑神经是不是发育不完全?这种胡说八道的话妳也信?那些公司元老,个个都是我爸的老部下,我平时都会敬他们三分。如果妳的建议没有实行的价值,他们会同意?”

喻微兮将信将疑:“真的?”

“废话。”慕子衿用“妳这个笨蛋”的眼神看着她。

喻微兮这才渐渐开心起来。

“肚子饿了,今天出去吃饭吧。”慕子衿又拉着她向楼下走去。

喻微兮的手,被他牢牢握着,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有股淡淡的温暖,在心中徘徊。

12

那天之后,喻微兮开始不这么害怕慕子衿了,总觉得,在他身上,多了些亲近感。她发觉,慕子衿并不是把她当仇人看待的。有了这层认识,喻微兮每天的日子轻松了许多。

没几天,简于言便看出了端倪。这天晚上,喻微兮正在床上做着瑜珈,简于言走了进来,在床边站定。

喻微兮热情招呼:“坐坐吧。”

简于言看了下床,摆摆手,诚实地回答:“不了,妳的床单已经三天没有换过。”

闻言,喻微兮眼角抽搐。

简于言言归正传:“我发觉妳最近几天好像很开心。”

“有吗?”喻微兮诧异,她不觉得啊。

简于言指出;“前些日子,妳下班回家后总是很疲倦的样子,并且会小声骂一个叫慕子衿的人。可是最近,妳下班后总是精神奕奕,还常常哼歌,到底是怎么回事?”

喻微兮边做拉筋运动,边说道:“可能是最近我才发现,我的老板还是有点人性的。”

简于言挑挑眉毛:“妳老板,就是那个叫慕子衿的人吗?”

喻微兮点点头:“没错,就是他。”

简于言嘴角露出一丝暧昧的微笑:“微兮,我发觉,妳是不是对他有点感觉?”

闻言,喻微兮一个激动,用力过猛,扭到了筋,疼得呲牙咧嘴,面部扭曲:“你别胡说!”

简于言摸摸下巴:“如果不是喜欢他,为什么他对妳态度好了点,妳就高兴成这样?”

“那是因为,因为……”喻微兮停住,说实话,她也弄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高兴。

“被我说中了吧。”简于言桃花瓣般的嘴唇,划出漂亮的弧度:“对了,那个慕子衿是不是也对妳有意思呢?”

喻微兮的脑袋被他搅浑了,她眯缝着眼睛,看着简于言,道:“我早就有所怀疑,你自恋,有洁癖,又这么八卦,完全符合gay的特质,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谁知简于言并没有像她预想中那样恼羞成怒而摔门离去,他俯下身子,看着她。那双桃花眼,泛着迷离的诱惑的光,就这么看着她。简于言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柔意:“我喜欢的,是妳。”

说完,他留下淡淡的清香,飘然离去。

留下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的喻微兮。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