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的深一点故事/相公慢点插好痛—媚肉香

完事之後,他抱着文媚到堂里用餐,留下一地狼藉让尾葵和兰叶收拾。

尾葵和兰叶低头收拾着卧室的狼藉,卧室的床上到床板甚至地下和榻上,都残留着乳白色的液体,也不知到底是那夫人的yín水还是护法的jīng液。他们两人似乎已经是习惯了这番淫靡景象,面不改色地收收捡捡。

这双胞胎兄妹俩入宫才两三年,却得了西护法大人的青睐,收了哥哥尾葵为入室小弟子,而妹妹兰叶天赋虽然不怎麽的,但是护法开恩特许他们兄妹俩在一起,所以就一起留在了西殿伺候。

且西护法不喜欢人多吵杂,所以宫女宫人都没有几个,他们这些刚入门的弟子们就担待起伺候护法的职务。就算如此,也是外门许多弟子求之不得的。因为如此接近护法,也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学习到上乘功法,运气好还能得护法提点。

而尾葵功力进步快,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与自己这个双胞胎的妹妹一起双修。他们本是一母同胞,血缘十分亲近,体内的真气也十分契合,乃为双修之法不可多得的资源。

不过虽然尾葵天赋突出,但是妹妹却天资平凡,不过好在兰叶并不极有上进心,只觉得能待在哥哥身边,一切都无所谓。

一边打扫,尾葵又闻到了刚才那股文媚xiāo穴里的气味,正是这些残留的液体的味道。回想起刚才那一副场景,他的下身又开始蠢蠢欲动,护法夫人的穴儿,味道真是香啊……

想到这,刚才出门平息了的欲望又抬头了,他悄悄地绕到妹妹背後,扒下兰叶的下裙。这边正在弯腰的兰叶吓了一跳,不过也知道是自己的哥哥,所以娇嗔:“哥哥你坏,人家还没忙完呢……”

“不着急,反正这里也这麽乱,我们再弄乱一点打扫也无妨。”说罢他扶着自己粉红色的长ròu棒,挤进妹妹的xiāo穴里。妹妹刚想起身,又被他按了下去,他也不多解释,只是一边伏趴在妹妹身上操干,一边幻想着身下的人儿是刚才那双腿大张的护法夫人。

越想他的ròu棒就越硬,身上的动作也越大,嘴上还骂道:“我干死你,你这骚娘们儿,干你!干你!。”说完还抓着妹妹一样小丘似的胸部揉捏。

兰叶在哥哥身下只觉得哥哥今日真是勇猛,和往日练功时双修那般不同,今日更像是动情的做爱。她一点点甜上心头,就知道哥哥是最爱自己的了。想罢,嘴上也回应:“哥哥,人家最爱你了,你快些干死我!啊……啊……”

“就知道你是骚货,”说完尾葵在妹妹身上动作越来越大,使劲摇晃抽插一番之後,隐隐有些射意。他闭紧双眼,护法夫人那双美目又出现在脑海中,越想就越觉得她在对自己笑……

终於一股冲动,他在妹妹的穴里喷发了出来,一边射他还一边闷哼:“啊……好爽,好爽,媚儿……媚儿!”

此时也正要高潮的兰叶听到哥哥居然在叫护法夫人的名字,又惊又怒,xiāo穴也猛地一夹,二人都双双高潮。

尾葵只觉得这才是做爱的感觉,与平日练功大不相同……

而兰叶,在震惊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算计

现如今极乐宫中讨论得最多的就属这个新来的西护法夫人了。

西护法在宫中管理的不仅是情报,还有司刑。宫中人提起他无不谈而色变,因为若犯了宫规被他抓住,那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但是就是这暴戾与喜怒无常的西护法石竹,听说他居然非常宠溺自己新娶的夫人。这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继而好奇这新夫人到底是什麽人物,是美若天仙还是闭月羞花,竟迷得护法大人团团转。

而且听闻,有个宫人急忙撞了护法一下,吓得他腿都软了。但是那天护法却没处罚他,而只是眉头一皱,听得那宫人求饶後竟然放走了,後听闻那天正是西护法刚从夫人房里出来,不由得又引人一番遐想,不知这护法夫人是给暴戾的石竹施下了什麽咒?

石竹娶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以来,的确是心情颇佳。

他发现他的小夫人还挺会察言观色,一见自己快要发火了,就马上露出可怜的眼神,嘴里讨饶地说着好话。以前自己发火,对方无不是吓得噤声腿软的,而如今这个丫头的反应倒是新奇,而意外地自己也非常受用。

而且这丫头穴里的滋味的确是不凡,现在都一周了,自己还是每天一忙完宫里的事务马上就往她的寝宫里跑,恨不得把她挂在身上天天带着,一天多少个小时都不够和她待。

石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对这个丫头产生了一点特殊的情愫。但他认为这不过是自己一时的新鲜罢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