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外传_美女被强吻揉胸的作文,飞虎少侠

刘弘烨这边也没闲着,方到一旁抱起路雪,国敬便上前伸出如蒲扇的两只大手向刘弘烨抓去,刘弘烨双手抱着路雪向後跃一大步差点给他抓着,热辣辣的指风让刘弘烨面上生疼。

刘弘烨不由得心惊胆颤,心道:「这胖和尚好恐怖的指力,方才他手掌贴近我脸颊之时,我还听到他关节嘎嘎作响,若给他抓着,就没戏唱了!」

刘弘烨抱着路雪却不失轻捷。国敬双手各抡起了一张桌子,两张桌子在他手中如一双玩具,国敬轻轻抛起,大喝一声双掌齐推,两张木制的大桌就往刘弘烨头上罩去。

刘弘烨不敢怠慢,他将路雪往後上方抛,刘弘烨双手一空即向桌边出掌,以四两拨千金的手法,消了大桌子的劲,接着刘弘烨鼓足真劲将大桌向後踢。

碰的一声,路雪恰巧落在刘弘烨向後踢的桌子。

国敬索性扑向刘弘烨,刘弘烨将身旁的木椅掷了过去,国敬的大手一扫,将木椅打个粉碎。

木屑纷飞中,有一道白光激射而出,皎亮如寒星丶飒杳似风涛。刘弘烨长剑在手,一股峥嵘之气四溢。

刘弘烨拔剑後信心大增,一连使了三招,分别为「黄河落天」削向国境脚踝丶「浩气苍翠」直刺胸口以及最後「绯霓割穹」斩国敬肩头。

国敬避开前两招,只是第三招「绯霓割穹」非普通招数,一招之中蕴藏多种不同的势。乍看之下,刘弘烨要斩肩头,但剑尖划到前一霎那,刘弘烨手腕一抖。

国境的上臂突被画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伤口不深,但鲜血仍浸满了国敬的罗汉褂。国敬惊异中带着一丝敬佩望着刘弘烨。

刘弘烨在初出江湖的第一场战役就占上风,他不由得血脉贲张。

王友柏一看郭克彪钢刀离手,一鼓作气将剑尖上提,连续三剑攻向郭克彪胸口丶下颚和脸颊。郭克彪手上没有兵刃只好躲闪,完全居於下风。

王友柏不打算手下留情,他要摘下这个嗜血孽徒的人头。可他眼角馀光瞥到金仲希甩手,王友柏心中一凛并後退後闪过从郭克彪和自己中间穿过的镖。

为了不使王友柏向前,金仲希又从袖中射出两只镖,王友柏看得清楚,纷纷闪过凌厉的飞镖。

若不是如王友柏深厚的功夫,一般武林人士早就被金仲希弄得手忙脚乱,王友柏沉着的闪过金仲希多变且精准的偷袭。

王友柏心想现下红眼大蛇手上无兵刃,是为除害的一大良机,只是金仲希那厮不断打搅....。王友柏思至此不禁心头有气,但他不会躁进出招。

王友柏决定先且战且走,对方人多势众,若急着要杀掉郭克彪,反而会处於不利。

他跃道一张桌子旁清啸一声并鼓足了真气,他使出点苍暗器绝学:穿林打叶,十三只袖剑凌厉地向金仲希飞去。

嗤嗤,铿锵,分别是金仲希射出暗器和两方暗器激烈碰撞的声响,只是金仲希用左手射出的第十三镖射偏了,眼看茶杯要打到金仲希。

倏忽国敬一个踏步,灵活的跃到金仲希前方,将茶杯接住,并顺手甩向刘弘烨。

眼看那茶杯快击到刘弘烨时,刘弘烨使出一招「赤冲丹霄」,削向那只茶杯。

刘弘烨的剑尖指向国敬,只不过长剑的前端上多了半截茶杯,要这样用长剑接住并削断茶杯,不只剑法要有一定修为,内功运用更要细腻。

郭克彪一看王友柏没将注意力放於自己身上,便捡回地上的钢刀,往王友柏砍去。

王友柏握紧剑将内力灌注其中,使了一式「云龙挟水」,王友柏剑法造诣虽非独步江湖,但也绝非弱者。霎时王友柏手中的长剑彷佛幻化成一条白蛟龙,狂吼一声卷起了磅礴恶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