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核颤抖肿胀律动磨镜,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淫乱堂宴

“恩..好爽,好紧..没想到堂堂乌国的笙公主的xiāo穴能紧成这样,”男子邪yín的摸了一把交合处的yín水,生生的捂在龙笙的嫣红小嘴,强迫她咽下去,并随後将两指压住银舌不断抽动,就像体下他不断抽动的ròu棒一样!

这乌国,原就是个对性事无所畏忌的国家,就连这平日里高高在上公主,也不过是一个别人cāo烂的货色,真没想到,这层层紧锢的sāo穴能把人给爽死了去.

“皇舅舅,皇舅舅,你就饶了我吧...笙儿..笙儿真的不行了”双手向头顶上绑在桌脚,任人宰割的被cāo弄了将近四个时辰,饶是最有经验的妓女,在这麽粗壮的ròu棒之下,也只能是哀哀求饶的份..大腿已是被摆弄得没有了知觉,xiāo穴更是因为长久的插入男jīng而无法合拢,大腿根处,yín水结成的雪白泡沫腐发出一种酸味,嗓子都喊哑了,却仍是无法阻止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怎麽会这样的呢..好好的一场堂宴怎麽会变成这样的了呢..

每年一度的堂宴,总是与皇家有点关系的皇家成员,便会到这朝堂一宴.这皇帝没来之前,各皇族成员便各自相互敬酒,寒暄一番。

不料是这天气作祟否,堂宴上的男子各个炽热难耐,纷纷将外袍脱下。恰逢前日玉公主新招了驸马,乃是南征将军的幼子,这驸马爷便携扶著新婚的妻子在从皇族成员面前来个敬酒,也小小的表示下自己的驯妻有方。

轻纱披肩,这年方十五的公主,两颗硕rǔ随著脚步向左右不停的摆晃,饶是怎麽的诱人,却不料这堂堂南征将军,在自己的儿媳向自己敬酒之时,被这两颗硕rǔ迷乱的眼,一把扯过娇人的玉公主便按在了案上。

南征将军不顾玉公主错愕的眼神,伸手便将那轻纱做的连身裙纺撕破,一手按住她的上身,一手按在她的玉rǔ上不停的揉搓,用力握紧後,将rǔ尖挤出指缝间,用两指狠狠的一夹,便在这众目睽睽之下yín奸起自己的儿媳。

rǔ尖上一痛,玉公主忍不住抬头娇喊一声“痛,好痛啊~~”南征将军趁机用腿一拨,便将那玉公主的两条大腿向两边分开,挺身向前,隔著锦裤将自己早已粗涨的ròu棒狠狠的摩擦著那肉穴,只把那公主整得哀哀直叫。岔开这两条肉白白的腿不停的乱蹭,便想将这压在自己身上奸yín的公公给蹭开了去。

发文时间: 7/18 2010 更新时间: 07/19 2010——

南征将军原本就是个粗人,凭著自己南征北战的功绩,让自己的幼儿进入朝廷当中,攀上了这玉公主,成了驸马,自己也能够鸡犬升天的成了皇家的人。

今儿个不知道得了是什麽失心疯,看著娇滴滴的儿媳,就忍不住狠狠的揉虐她,往死里捅穿她的xiāo穴,看是不是她的外表一样,娇滴滴的不堪一击!

玉公主的挣扎,让南征将军大为恼火。一手压住她一条乱蹭的大腿,一手狠狠地往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兽欲完全控制了这个男人,他的心里现在一点怜惜之心都没有。不消一会,玉公主的脸上便红肿起来,原本挽起的黑发,也因那一巴掌,打落了玉簪,凌乱的飘散开来。

玉公主含泪睁睁地看著这个在她身上逞著兽欲的男人,难以置信有人居然敢打她的脸,自出生以来,从来就没有人打过她,何况是一介武夫坐升的下臣。

娇弱的眼神,凌乱的发丝,因惊吓而微微颤抖的身躯,带动著那双玉rǔ也不停的抖颤著。原本白嫩的rǔ肉上,青紫的印迹,无不让这冒了火的南征将军更加兴奋。

他摩挲著玉公主的涂得红豔的樱唇,来到脉搏颤抖的颈项,细细得抚摸著,手上的老茧,让玉公主微微扬起头,惊恐地望向她这公公,怕死他下一个动作就是将手掌给握紧了去。她急促的呼吸,xiōng前的两球抖动的幅度就加大了。

南征将军眼里让这两颗玉rǔ的晃动给晃出了火,他睁大一双赤目,迅速地在布满青紫的两颗玉rǔ上连连扇动著巴掌,啪啪的响声,在朝堂上回响著。两颗原本硕大的球状物,因红肿而显得更大,更惹人爱怜了。

痛,玉公主却不敢再喊出声来,甚至从那被扇动的两个rǔ房那传来阵阵的麻意。“哦..”她咬住下唇,忍不住娇喘一声。

南征将军听到儿媳的喘声,低低的笑了,邪气地忘向这刚刚仍正经八百的公主,如今像个害怕却又忍不住想让人给上了的雏妓一样。

而玉公主听到南征将军的笑声後,也忍不住羞红了脸,刚想扭过头去,却不料看到那原本扇动著双rǔ的巴掌沿著雪白的肚皮一路往下,“撕~~”的一声,南征便将这玉公主身上唯一的襟裤给撕破。那娇嫩的xiāo穴像朵花儿一样,裸露在空气当中。

“不要..不要..”实在是忍受不了在众人面前露出这私密的地方,玉公主又不住的挣扎起来。

南征将军不管玉公主的挣扎,一手按著一条玉腿,将自己的一腿屈膝上案压住玉公主的另一条玉腿,这样玉公主的臀腰便顺势向上抬了起来。

南征将军微微皱眉,看著这干涩的花穴很是恼火。又再次举起那平日了挥剑砍刀的黝黑大掌,风一过,一巴掌又拍在了玉公主的花穴上。连连数巴,啪啪直响。看著那粉红的娇花变为嫣红,再用粗糙的两指拈起一片花核狠狠地揉搓开来,只把那片花核搓成了紫红色,与另一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