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妈妈插屁股/老感觉吴京不喜欢谢楠—破鸟事

佳怡披上水滑至极的纤薄睡衣,赤脚踏在厚厚雪白软毛地毯上,她拖着自己的右手手肘,食指和中指内卡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四面全数都是落地玻璃,佳怡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河湾沿岸点缀着一长条漂亮的灯光。

一具精光健美的肉体从后抱住她,佳怡笑了笑,侧头吻了他一下。

其实她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

十分钟后,厉佳怡换上淑女套装,抓上自己的小坤包离开,年轻男人裹着浴巾从后追来,佳怡的一条腿已经迈进电梯,耳闻身后的动静,她淡淡的弹了弹手指,身后的两个黑衣西装保镖心领神会,转身将男人堵在房间门口。

“厉小姐!”

那人着急的唤她,想要冲破保镖的阻拦。

佳怡迈进另外一条腿,一双秀眼冷淡无情的盯着对面的墙壁,直到电梯门关上。

第二日,陈锦辉反常的邀请她去吃晚餐。

一家再普通不过的茶餐厅。

上下两层小楼,提前清了场,桌上摆着便餐,一份咖喱鱼丸,一盘鸡蛋炒饭,两分西冷牛排,一碗生菜沙拉。

她和陈锦辉各要了一杯冰镇的鸳鸯奶茶和冰咖啡。

陈锦辉出身不好,将节俭的习惯贯穿了二十多年,佳怡迁就他的习惯,做出善解人意好妻子的形象。

她喝了一口奶茶,滋味很有些奇怪。

陈锦辉的外套挂在椅背后,他梳着大背头,两侧的头发理成短茬,一双劲力十足的手臂卷起白衬衣的袖口,正握着刀叉,慢条斯理的将一小块儿七成熟的牛肉块送进嘴里,听闻咂舌声,他慢慢的掀起眼皮,眸光深邃难言。

“怎么了?”

佳怡笑着摇摇头:“没什么,这家店吃了好几年了,感觉味道都变了。”

她努力的喝完整杯的奶茶,肚子撑到受不了。

其实每一次跟他吃饭,都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吃完饭,男人起身走到过道处,有人送上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陈锦辉将花束献给佳僖,又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份超大的礼盒。

佳僖感谢万分的亲了他一下,拆开礼盒,黑丝绒上躺着绚烂至极的蓝宝石项链。

我不喜欢。

我喜欢的是红色。

“谢谢你,锦辉,我很喜欢。”

陈锦辉握住她的肩膀往下走:“你喜欢就好,祝我们三周年快乐。”

快乐你妈。

当夜陈锦辉便出差去了,而她在家里大吐特吐,癫痫病人似的躺在浴缸的冰水里喘息,差点把自己淹死。

一个星期之后,她开始产生奇怪的身体症状,身体饥渴到要发疯,鼻涕眼泪不受控制的糊了满脸,在她神经质的渴求,又不晓得渴求什么转而打砸家中所有可以摔的东西后,佳怡汗流浃背摔到在地,手心嵌入无数的碎玻璃。

她竟然觉得不痛,反而有种激烈的兴奋感。

兴奋感过后是深渊般的恐惧。

心头一动,她想起那杯奶茶——那里有海洛因。

六个月后,佳怡被关在别墅的三楼,刚被强制戒毒一个月,强烈的戒断反应让她生不如死。

房内没有镜子,她团团的抱住自己,瑟瑟发抖,冷的像是在珠峰,一会儿过后,又是热得像在火炉上油煎。

佳怡抱住自己,寸寸抚摸着粗糙的皮肤,跟柴火比肩的瘦骨头,身上根本摸不到饱满的肉,脸上也没有。

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不能见人,形容可怖,狼狈如狗。

佳怡在地板上翻滚嘶叫,爬到门口的铁栏杆,时而愤怒的吼叫时而歇斯底里的哭泣,求人给她一些白粉。

没人理会她,佳怡痛彻心扉的大哭,哭的同时,眼前出现很多很多幻觉。

她整个人像是从水潭里捞出来的,有人稳妥结实的将她抱到床上。

佳怡慢慢的回神,陈锦辉悬在她的上面,单手解衣扣,佳僖疯狂的推据,她知道自己难看狼狈得像是臭水沟里面跑出来的老鼠,男人对着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有性欲?

她觉得自己在激烈的推开他,实际上肢体毫无力道,软绵绵的举起,重重的跌落。

“不要,求你了,现在不要。”

她又哭了,一辈子的泪水在这一个月里流干了。

所有的骄傲、自得、自满、自尊全部消失殆尽。

陈锦辉低头亲她的眼泪,轻柔的亲她的唇瓣:“你想要的,我知道,这个可以帮你。佳怡,再忍忍,再忍一段时间戒完就好了。”

他退下佳怡的黑色蕾丝内裤,单手抬起她的左腿,狰狞可怕的巨物抵在幽穴入口处。陈锦辉用手指捻出一丝淫液,慢慢的涂到佳怡的唇缝里:“你看,下面反应很大。”

佳怡呼呼的喘气,舌尖尝到微妙的咸腥,胸口尖尖处传来极致的骚麻,陈锦辉捏住那处巧力磋磨,坚硬如铁的柱状物挤开重重的阻隔插了进去。

佳怡瞬间被填满,她猛地仰头,瘦得尖尖的下巴扬起,那东西快要把她烫坏了。

也许我已经坏了。

不是也许,我已经坏了。

佳怡享受了最后一次巅峰的性爱。

心灰意冷。

我坏了,我真的坏了,以后没希望了,好痛苦。

洗完热水澡,她换上一条粉白的长裙。

陈锦辉正在床边抽烟,见她打起精神,笑着弹了弹烟灰,正要起身去抱她,佳怡摇头:“你让我静静。”

过了一分钟,她趴到床边,仰头凝视着他,她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挲:“锦辉,房内太闷了,我想去阳台上透透风。”

陈锦辉犹豫了几秒,还是同意了,从西装外套里找出钥匙打开阳台边的铁门。

佳怡猛的冲出去,从外拧住了铁门的锁。

她剧烈的喘气,就这么两步路,几乎要了她的老命。

陈锦辉在那头疯狂的捶门,佳怡这一刻反而很平静,所有的一切可以结束了。

一滴眼泪从右眼出滑下,她最后抬手贴住铁门,感受着上面砰砰砰的震动。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