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猎艳小说,甄嬛和果郡王舔花核—校园韵事

我是一个医生,没什么特别的,老老实实工作而已。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来找我,让我出诊,为他的一位朋友的父亲看病,他家在很远的偏僻村子,我问他为何不来医院就诊,他说患者讳疾忌医,宁可跳大神,请巫婆,也不愿上医院,结果把病给耽误了,现在严重了,只好请医生去上门治病。一般这样的诊还是不出为好,但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还是去了。其实也没什么,小毛病,打几针就好了。病好以后的一个月,那位患者,就是那个老头儿,非要请我吃饭,说是要感谢我,推脱不掉,我就去了,在他家住了两天,在这两天里,我是真开了眼界了。

那老头是村长,村里的地头蛇,请客也很有“排场”,我说的“排场”是指吃饭还有人陪酒,陪酒的不是“小姐”,而是老头儿的女儿和儿媳。当天晚上桌上十几个人,有老头和他老伴儿、两个儿子和儿媳,两个女儿和女婿,加上我,还有一个中年妇女,我不认识,坐在老头儿身边,一声不吭,好像不习惯这种场合。三杯酒下肚之后,大家渐渐有了醉意,我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拘束,原来老头当着大家的面儿,把手伸进那中年妇女的裤裆里,往里面一阵乱摸,中年妇女皱着眉头,也不敢吭声,任凭老头儿往裤裆里摸。随后老头儿的儿子和女婿也开始摸周围的女人,但是他们摸的可不是自己的配偶,比如他大儿子和一个女婿正在摸他老伴儿的**,他老伴儿少说也有五十多岁了,竟然把**露出来了,像两个小袋子,干瘪着下垂,但是还是有人对她感兴趣,到后来竟然有人把**掏出来了,让老太太给他**,天哪!!!这家人竟然明目张胆的**。

看到这里,我不知如何是好,老头儿看到我的尴尬,就让他的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媳过来陪我,她们两个倒是轻车熟路,过来就把上衣脱了,把裤带也解开了。这一家人都看着我,我要是不逢场作戏,他们肯定认为我瞧不起他们,所以只好跟他们学习,把手伸到老头儿媳的裤裆里面,摸她的逼。老头儿女儿用手握住我的**就是一阵撸,差点儿把我整晕过去。

酒喝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老头儿命令他的老伴儿和他的儿子、女婿睡在一个屋里,其余的女儿和儿媳和那个中年妇女全都陪我睡,至于小孩子们都在东边的屋里睡。刚安排完,老头儿的三儿子和儿媳回来了,三儿子住城里,今天老头儿请客高兴,把三儿子和儿媳也叫回来了,因为车出了点问题,所以回来晚了。我见了老头儿的三儿媳,大吃一惊,原来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前任女友,名叫贾蕾,好不尴尬,不过也只好假装不认识。大家见了面,客套几句,老头儿就急着让三儿子吃饭,我们就都回屋里准备睡觉,忽然我想小解,出去到院子里,厕所在院子的另一端,要路过仓房。经过仓房时,我看见仓房里亮着一盏油灯,奇怪,一般农村怕失火,仓房里是不点灯的,这么晚了,是谁在里面??

我走过去透过门缝一看,原来是老头儿和他的三儿媳贾蕾正在**,估计他三儿媳还没吃晚饭,就被他给拉到仓房里给操了,他三儿媳半躺在一个木架子上,下面垫着破棉被,衣服仍在一边,全身赤条精光,老头更是啥也没穿,拼命往里插**,操得啪啪直响,还不忘跟儿媳妇亲嘴,好像把舌头也伸进嘴里去了,他三儿媳妇贾蕾也就三十岁左右,很是风韵,两只**随着老头得**,有节律得晃动,看的我**都硬了,赶紧上厕所,然后回去操老头的另外两个儿媳和女儿,想到这里,我一路小跑,奔厕所而去。

小解完,回到屋里上炕,女人们都躺下了,虽然盖着被,

还没等我感慨完,门又开了,老头儿的大儿子进来了,光着膀子,一只手拿着衣服,另一只手提着裤子,看来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进了屋直接就奔炕上的贾蕾过来了,也不客套,掀开被子,爬上去就要操。贾蕾不乐意了,一把推开他,说:“人家要忙了一天,都要累死了,你去干大姐她们几个吧。”老头儿的大儿子心有不甘,说:“妹子,我也知道你辛苦,可是你两个月也不见得回家一次,把我们几个都想死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陪大哥爽一下。要不是老爷子发话,让你妯娌几个都陪刘大夫睡,我早就过来了。别怕,我刚才在妈的身体里射了一次,再干你,也不会用太长时间。你再坚持一下。早就知道今天我们哥几个肯定要拼命干你,所以我准备了润滑液,我去给你拿来。”

贾蕾一看,今天不让他操恐怕是不行了,只好再坚持一下,强打精神,说:“不用润滑液了,咱爸和刘大夫刚射完,精液还再里面,权当润滑液了。”(我汗,敢情我宝贵的精液当他们的润滑液了,太**亏了。)老头儿的大儿子听到这里,心花怒放,扑上去噗哧一声,就把**插进去了,噗吱噗吱干了起来。

老头儿的大儿子说的没错,不一会儿,其他几个人也过来了,一个个衣衫不整,看来都辛苦“工作”过。老头儿的两个女婿和二儿子都围住贾蕾,排队等着操她,而老头儿的三儿子则过去抱住大嫂亲嘴。实际上贾蕾的模样要比她的妯娌们要好看的多,起码细皮嫩肉的啊,一定是老三很长时间没操大嫂她们几个了,而对自己老婆早就没兴趣了,“家花没有野花香”这就是这个道理啊。

听他们谈话才知道老头儿已经睡着了,他们才敢过来,原本老头儿让这几个女人都陪我睡,这哥几个好长时间没干到弟妹了,早就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才等到老头儿睡下,全都跑到这个屋里,排着队操贾蕾。老头儿的一个女婿还抱歉的对我说:“刘大夫,不好意思啊,哥儿几个都想坏了,要不也不能打搅你,我老婆在那边闲着呢,让她陪你睡吧。”我笑着说:“没关系,我正准备睡觉呢,你们哥几个好好玩吧,难得人这么全。”

到了刚才大家一起吃饭的那间屋子,桌子已经撤了,灯还没关,炕上就躺着两个人,老头儿和他老伴儿,老头儿已经睡着了,鼾声震天。他老伴儿光着身子躺在炕上,两腿叉开,阴部流出很多的精液,稀疏的阴毛全都紧贴在身上。我忽然想起来,贾蕾说他们哥几个全都在这屋里睡,一定是他们几个把老太太操成这个样子的,阴部都肿了,五个男人啊,干一个老太太,还能不肿。

我到外面找了个毛巾,蘸了点凉水,给老太太擦洗阴部,不能用热水,否则会肿的更严重。给老太太擦的时候,她醒了,问我:“刘大夫,你怎么到这屋来了?”我回答:“睡不着,出来走走。”老太太明白,我是没地方睡了,又不好意思直说。于是对我说:“这帮孩子,真不懂事,刘大夫,你就在这屋睡吧,我陪你睡。”然后就要帮我脱衣服,我急忙说:“没事儿,大娘,您看您都累了,还要陪我。”老太太看着我说:“刘大夫,你是不是嫌我老啊?”“啊,不是”我急忙解释:“我是怕您累着。”“没关系

“啊?还有你大闺女??”我惊讶的差点把下巴掉地上,“不就你们几个么?怎么还有你闺女的事??”“恩,大人们在一起操逼,孩子们也跟着学,开始不让他们操,但是也管不住,索性就放开了,让他们随便了。这不就在东屋,十几个孩子睡在一铺炕上。”我说:“哦,那怎么不见他们过来一起玩啊?”“不行啊,怕女孩子怀孕,她们都没有啥措施,万一怀上了,很麻烦。”“那你让你闺女陪老三睡,就不怕它怀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