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孕 快穿之水乳交融/操少妇上瘾了13p—极致囚笼

“鱼儿”听到女孩那么痛苦还在呼喊着自己,柔情似水的回应,墨少翎以为她终究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内心的欣喜像是把刚刚的不悦一扫而光,看着女孩因为疼痛和冰冷扭曲的身体,让墨少翎还是一如此的冷冽,因为他并不知道接下来女孩要对自己说出的将是什么……

“翎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求求你”女孩即使疼痛的使不出任何力气,却依然用那瘦弱的手臂支撑身体趴到墨少翎的裤脚,拽住男人的裤脚不停的卑微而又低贱的请求,让那张魅人的脸蛋都是让人疼惜的深情……

“呵……

你说如果我一掌下去,是不是这个孽种就死了?”男人蹲下玩弄的用一只大掌把女孩的双手背在背后,另一只大掌抚上那已经明显隆起的小腹,用力的向下按,说出的话语依旧残忍,不仅是因为女孩刚刚的请求更因为她是如此在乎这个孽种……

“不可以……翎哥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会死的……不要伤害他”女孩不停挣扎的样子像是古代那连性命都在帝王手中卑微的罪奴,而男人却是帝王……

“鱼儿

我怎么舍得让你死掉呢 我那么爱你 你爱我么?”墨少翎当然知道自己心中是多么爱这个女孩,也明知道女孩心中答案是否定的,可是依旧像孩子般,轻吻着女孩滑落脸庞的泪珠,而大掌却也像要得到答案一直死死紧转女孩的小腹,恨不得把刀子抵在女孩的心口,可是那声音却真痴迷柔情……

“翎哥哥……我爱你……我爱你……放过我的孩子……呜呜……”女孩不停的想要挣扎明知道男人的力气她是挣扎不开,可是那紧握女孩小腹的大掌,像是要把女孩的呼吸也都凌乱,身上不停的痉挛抽搐都在宣泄她承受不住男人所有的压迫……

“别离开我

我会好好的保护你

不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墨少翎沙哑的嗓音响起,把哪具冰冷的身体抱起,不停的冷战都让男人感觉到女孩的难过……

3

窗外飘着白雪,一间地上铺着柔软的白色长毛毛毯,即使外面毛雪飘散,屋内还是温暖如春,一室的布娃娃和洋娃娃都在屋内装饰着,个个都像着没有生命的灵魂像洛鱼儿一样,女孩一双赤裸白嫩的小脚踩着毛毯,而女孩身后的男人却死死的锁住女孩的身体……

“肚子里这个孽种都这么大了”平静无奇的话却带着嘲讽,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女孩的嘲讽,只不过大掌却更加用力的握住女孩不足一握的细腰,一双锐眼死死盯住一身白色的丝绸连衣裙的配衬把女孩显示的根本不是人间能有的……

“翎哥哥……谢谢你……谢谢你可以让我把这个孩子留下来……”洛鱼儿看着男人声音甜美而又轻巧,只不过身子纤细的就像要被窗外那寒风吹走,眼中的母爱都不难看出她是多么期盼这个孩子的出世……

“谢我?

呵……”墨少翎听着女孩那话语甜美,面容还是精致,身材像是只有肚子才隆起,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只不过太过纤细,听到女孩的话,他不知还喜及还是应该愤怒……

“翎哥哥……”一双桃花美目盼兮看着男人,目中有着恐惧和想要离开的空洞,只不过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她怕这个孩子会被男人杀死,甚至害怕没有这个孩子自己会不会也没有任何生存的执念,那双纤细修长的葱葱玉指不停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宝贝,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男人咬着女孩的耳垂一张薄薄而又完美的嘴唇竟然平淡的说出让女孩不解的话,连最后的嘴角上扬都带着惧人的冷气……

“噗通”腹部的疼痛让女孩顺着男人昂贵的西装裤跪在地上……

“翎哥……”那声“哥”还没有说出来,小腹便不知为何绞痛……

“翎哥哥……你这些日子……让我吃得粥……都是……什么”女孩疼痛的直冒冷汗,可是双手却还在不停握住男人的裤脚……

“催生粉”男人没有低头看着女孩,一双深窝眼看向外面的大雪,一张俊脸尽是理所应当的平静……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疼痛到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完全,一双媚眼变得红丝赤目,精致的小脸发出疼痛的冷汗头发把小脸遮住,只留一双美目和一只纤细的手扶住小腹……

“我为什么?

因为想看你希望毁灭的样子”男人大掌掐住女孩的颈项让那被头发遮盖住的妖媚的小脸全部显露出来,手掌青筋爆出,连带着眼中都带着那被心爱之人背叛的恨意……

“咳咳咳………不……”女孩纤细的手来不及捂住男人掐住自己脖颈的大掌,只知道来不及反应,似男人要把自己所有的呼吸都中断一般……

“嗙”的一声,墨少翎把女孩按在床上,大掌还是不停的掐住女孩的脖子,像是比刚刚用上了一份力,那修长而又纤细白皙的天鹅颈在男人大掌中像是悄悄一用力便会折断……

“孩……孩子……”话已像是断续接不上口一般,那断了线的眼泪顺着美目不停钻到那墨黑色发丝中,呼吸变得愈来愈薄弱,她早该知道这个男人不会甘心让她生下孩子,等她还想在仔细看这个男人什么面目之时,只感觉眼目像是被水雾迷蒙之中看不清任何东西……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