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小妖精你是我的-不知火舞和三个男儿邪恶|bl小说

哦哦啊快点宝贝哦对好舒服柳白瑜仰起头,闭着眼享受凌香的嘴,润滑的舌头正仔仔细细地舔着长上的小孔,满嘴的口水沾满了身和两团球,凌香的两手正扒在男人的柔软的毛发上。

凌香有些哀怨地抬头看他,她的嘴和舌头都快酸了,实在不想动了,停下前後摩擦,像吸一样吸着他的,两颊都被吸得凹了下去,紧紧贴在那长长的东西上。

哦──柳白瑜忍不住挺起腰,大声地shenyin起来,本来已经濒临敏感点的硬活活被凌香吸出了一股股白,凌香握住身,像用吸管一样努力地吸了起来,把带着腥味的白全都吸到了肚子里。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凌香抬眼亮晶晶地看着柳白瑜:柳大哥这下舒服了吗

柳白瑜看着她像无辜的小兽一样,那麽单纯地看着他,本来就是他提出要做的,可是凌香推脱这几天身体被他弄得好累,又不忍心拒绝他,於是就用嘴来帮他,这样甜美听话的尤物,竟然真的让他得到了,一想到这个,柳白瑜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得意。

经过短暂的相处之後,柳白瑜已经知道凌香的格中的软弱,再不愿意的事,只要用点强她就可以半推半就,眼下

怎麽可能放了她,柳白瑜抱起凌香,把她扔到床上,立刻就爬了上去脱她的衣服。

凌香被他压在身下,微微挣扎起来::呀不要你说不碰我的唔唔好讨厌呀别咬那里嗯

柳白瑜兴奋地咬着她的头,凌香立刻就酥软下来,只是嘴里还喊着不要,手脚早已不再反抗,柳白瑜兴冲冲地脱光她,分开她的腿就了进去。

两个人在床上嗯嗯啊啊地叫着,心满意足地享受着致命的抽快感,凌香咬着手指,两腿情不自禁地摩擦他的腰,任由柳白瑜把她的小出一大滩水,自己的房好痛,可是越痛越想被他狠狠地捏

赵彦是柳白瑜的邻居,平日里是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今晚他正好走出屋外小解,听到隔壁隐隐约约传出男女交合的欢叫声,在夜里格外撩人,他鬼使神差地走进柳白瑜的院子里,数天前莫名其妙来了个水嫩嫩的女娃,说是柳白瑜的表妹,难道这两人

赵彦透过门缝悄悄往里看去,柳白瑜正抓着少女的两条嫩白的腿欢快地着,这对奸夫妇干得还真起劲,赵彦看清他身下的女子bainen嫩的两只房,正随着抽一抖一抖的,还有不盈一握的细腰和白腿,最要人命的就是那娇娇媚媚的叫声。

啊啊柳大哥轻点呀要坏了嗯啊呀不要嗯啊好讨厌好湿呀嗯不行了要出来了呀嗯啊──

两个人一齐抖动起来,看得赵彦血脉膨胀,伸手到自己的裤裆里搓了起来,他琢磨着怎麽样得到这个小娘们,突然心上一记,微微笑着离开了。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这天傍晚,柳白瑜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赵彦迎面走来,就和他打招呼:赵大哥,真巧啊。

赵彦笑呵呵地靠近他,拉住他胳膊说:兄弟,要不要跟着大哥和玩几盘

柳白瑜知道赵彦平日喜欢赌博,自己是对这些玩意敬而远之的,找了个借口推脱了。

谁知赵彦拉住他不放:我知道你手头不宽裕,可是现在你家里多了个人,你那点收入怕是不够用了吧还有你老娘要靠你养着呢,跟着大哥,保证让你赢钱

柳白瑜听了微微有点犹豫,被赵彦二话不说就拉走了。

一个时辰後,赵彦脸色难看地盯着桌上的骰子,对着柳白瑜抱歉地说:今日手气不好,把你的钱都输光了,实在对不起啊,兄弟

柳白瑜的脸色已经一片苍白,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赔光了。

赵彦拉过他就要走,周围的几个男人立刻围住他们,恶狠狠地说:给钱给钱输了就想走快给三十倍的钱

柳白瑜急急忙忙地想说点什麽,被他们鲁地打断了,眼看那几个男人就要围上来殴打他们,甚至威胁要去找他娘,这可是柳白瑜的死,他立刻跪下给他们磕头,只求不要找他的娘亲。

赵彦看这柳白瑜如此老实,心里嘲笑,果然是个迂腐的穷书生,装作为难地说:这样你家中不是有个表妹吗不如带这几位兄弟去找她只要过一夜,就什麽事也没有了。

柳白瑜立刻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摇头摆手,吓得说不出话,周围的男人一听,立刻就顺着赵彦的话起哄,见柳白瑜不同意,其中一个拔出刀要架他脖子上,柳白瑜这下真的吓傻了,仍由赵彦带着几个男人奔向他家。

凌香洗好了衣服,回到房间里,拥着被子浅浅地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然後门被推开了,她翻过身,甜甜地叫道:柳大哥

眼前却是几个彪形大汉,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凌香立刻就被吓醒了,连忙抓着被子哆嗦道:你们是谁快出去

几个大汉却压不理她,任凭她尖叫起来,七手八脚地爬上了床。

门外柳白瑜正着急地来回踱步,听着门内传出凌香一阵高过一阵的尖叫。

啊──不不要柳大哥呜呜救我啊放开我呜呜不要不要碰我

然後是一声短促高声的尖叫:啊──声音突然中断,然後又断断续续地响起:啊呜呜不要好痛不要我呜啊痛柳大哥在哪里救命呀啊啊啊

声音变成有节奏的间断,每次间断正是凌香被大汉们狠狠入的时候,抽出时凌香就发出啊的一声。

呜呜不要了禽兽呀啊嗯唔我不要吃呜呜放开啊好痛呀啊後面不可以啊要死了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