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换的经历/三个人对我又舔又摸—蛇妖夫妇的闺中秘事 繁体

“坏蛋……坏蛋……”秦清见他不肯放过自己,便忍不住愤愤的拍打他的胸膛哭道,“你又欺负我——”

墨如渊迟疑的停下了动作,准备克制自己的欲望,尽可能温柔体贴的对待她。

秦清感觉那灼热的火龙壹点点的外撤,心里却忍不住生出壹丝古怪的不舍。她无法控制的缩紧内壁,下意识低呼道:“别走……”

好生奇怪,方才她明明觉得有点难受,但是为什麽在他离开时又格外的贪恋呢?难道她也变得淫荡起来吗?

“嗯!不走!”被挽留的墨如渊简直快激动疯了,他重重的承诺着,同时劲腰壹挺,复又重重的顶入湿软温热的花蕊深处。

“呀……”秦清只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壹下撞飞了!她又想往後躲,但明了了秦清本意的墨如渊却不愿放手,他揽着她的肩背,强行扶起她的上身贴近自己,好让她更好的配合自己的撞击。

壹下的浅抽,再壹下的深撞,细密高速的摩擦令她的花穴酥麻无比,汹涌如潮的快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令她止不住的摇头轻唤道:“夫君,夫君,嗯嗯……”

激情狂野的墨如渊不停的轻吻着她胸前柔软的酥胸,暗哑低沈的声音里满是情欲与深情:“清清,清清,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他每撞击她壹次,就喊壹声她的名字,而他那露骨又直白的问题,更是叫秦清心跳如狂。

她的神识早已是壹片空白,只有肉体的极度的快感徘徊不去。

欲流澎湃汹涌,将她的身心尽数焚烧殆尽。快感强烈到无法抗拒,她挺直脊背,本能的开始迎接他的抽插。

“啊啊啊……夫君……喜欢,我喜欢你这麽对我……”绚丽夺目的烟花突然在黑暗的视野中盛放开来,他越来越快的抽插让她忍不住绷紧了全身,好迎接那壹波波不断攀升的极端快感。在抵达顶峰的时候,她哑声叫了壹声,然後身躯壹软,顿时便无力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还好吗?”尚未得以释放的墨如渊隐忍的停下动作,好让怀里累坏了的人儿缓过劲儿来。他壹下又壹下的亲吻着她汗湿的额角,同时深情无比的倾诉道,“清清,清清,你简直要让我发狂了……”

秦清尚未从高潮中回神,只是无意识的收紧花穴。

那颤动的,并抽动紧缩的内壁绞得墨如渊眼睛都快红了。他忍了忍,终究是忍不住快感,还是耐不住的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秦清还沈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花穴正是敏感的时候,这个时候墨如渊再抽动硬挺的玉龙,无疑是火上浇油。她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壹股难耐的酥麻感直顺着脊背往头顶奔涌而去。

墨如渊稍嫌湍急的喘息声就近在耳畔,灼人的气息打在她颈边,听起来既煽情又淫靡。

“嗯……嗯……”她忍不住发出娇软的呻吟声,但很快又被墨如渊寻求的双唇吻住了。他火热的舌头又湿又滑,灵巧地逗弄着秦清柔软的香舌,并弄出湿粘的啧啧声。於此同时,他的手也在轻柔地抚摸抚摸着她微微颤抖的脊背。

快感又再度攀升起来,叫无所适从的秦清只能无意识的扭动腰肢,并紧紧搂住墨如渊脖子。

墨如渊看着秦清神情迷离,眼尾眉梢都泛起了情欲的绯红色,心中更是激动,身下也忍不住加重起了抽插的力度。如同眷恋壹般,每次动作,他都是浅浅抽出,再重重插入,只把秦清那娇嫩的花穴捣得泥泞异常。丰沛的花露接连不断被他来回抽动的玉龙带出,早已将他们相连的部位弄得湿哒哒的。壹时间安静的室内充满了响亮而富有节奏的肉体拍打声,清晰而淫靡的水泽声恰如强力的催情剂,令肢体交缠的二人越发亢奋起来。

无力攀附在墨如渊身下的秦清就如同海上的扁舟,在情欲的激流中迷失了方向,只能由着墨如渊这个掌舵人驶向欲望深处。当墨如渊重重的用坚硬如铁的长龙贯穿她的花径之时,她都会发出难耐的哼声,身体也会跟着颤抖不已。被密集摩擦的穴口隐隐有麻痒的感觉,小腹也被堆积的快感弄得酸胀起来。她像是无法承受般的张嘴咬住了墨如渊的肩膀,却不想此举越发刺激了墨如渊勉强克制的兽欲。

只听得他闷哼壹声,埋在秦清体内的火龙骤然变大,竟越发坚硬如铁起来。

“清清,清清——”他的眼隐约有些泛红起来,蠢蠢欲动的本能令他快要把持不住变回原形了。

意乱情迷中的秦清叫胀大的玉龙弄得浑身壹个激灵,待睁眼看向墨玉渊时,就发现他赤红着眼,面颊上也似有若无的显出了壹点点蛇鳞的痕迹。

秦清心中大惊,本能的推开了身上的墨玉渊。用原形交欢什麽的,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可怜墨如渊正努力压制变形的冲动,壹时不备,竟让手脚发软的秦清直接推下了床榻,当即便噗通壹声摔倒了地上。

“唉——”秦清霎时反应过来,看了看地上壹脸错愕的墨如渊,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半响才讷讷道,“摔——摔疼了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