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诱惑|我给老公戴帽子|衣冠禽兽

池颜躬身,止不住地轻颤,也不知是因为他毫不留情戳穿的真相,还是花穴那火辣辣的疼。

他于此时俯身欺近,吻在她的脖子上:“宝贝,你能选择的是被我强上,还是乖乖地和我一起享受。”

“多久?要多久你才会腻?”她强忍着眼泪和酸涩冲他吼道。

他抬起身子望着她,松开一手抚上她的额角,而后吻了吻她的唇:“这个问题就只有你能告诉我答案了,乖宝贝,张嘴。”

池颜彻底死心,放弃了所有挣扎,颤颤启唇。

便就在她张嘴的一瞬间,他吻了下来,却意外地不是她想象的凶悍压迫。

江亦年吻过她的唇角,细细地描摹着她的唇形,待察觉到她的身子不似刚才那样僵硬,方含住她的下唇吮吻,再重新往上,包纳住她的小嘴进入到她的口中。

终究是心有不甘的,她的小舌不停躲避着他的追逐。

江亦年心情好,便也耐着性子陪她这般嬉戏。

下身的欲望撤出,换上他的手指,不同于上面的逗弄,在下面这张小嘴上面他多了几分急切,直接并了两指进去扩张。

青涩的她又如何能扛得住这样的情潮,不一会儿,她的呼吸便乱了,胸口剧烈起伏,那娇娇软软的嫩乳也磨蹭起他的胸膛。

江亦年放过了她的唇,离开时,一缕银丝还牵在两人的唇角。

她偏头躲避他的目光,似还觉得不够,索性抬手遮住双眼,然而她的肌肤却渐渐漫出漂亮的淡粉色,连乳尖尖也挺了起来。

江亦年失笑,往已有些湿润的小穴里再并入一指,加快抽插勾弄的速度,同时往下吻在她颈项上。这一碰,方察觉她肌肤的滚烫。

刹那间,他就像是被突然抽走所有耐心。

他撤出了手指,双手握着她的膝弯分到最开,欲望对准她那娇娇的小穴便往里冲。

奈何她还不够湿润,刚进到一半便卡住,紧窄的小穴咬得他都疼。

瞧着她隐隐发白的脸色,江亦年不由往后撤,然后在她松了口气时,恶意地揉上她的腰,一举撞进去,冲到最深处。

她咬着唇,显然是在忍耐。

偏江亦年并不打算让她好过,或者说他到底是要逼出她的配合的,便道:“乖宝贝,要睁眼看看我到你哪儿了么?”

她不动,他便拿起她另一只手抚上她小腹的凸起处。

“摸到它了么?如果宝贝能给它点鼓励,它一定还能入得更深,就让它住在宝贝的小肚子里好不好?”

她方才转凉的肌肤重新开始发烫,小手却开始挣扎,试图摆脱他。

江亦年当然不依,就按着她的手落在那儿,借着小穴里漫出的湿润开始浅浅抽插:“宝贝有没有感觉到它在动?叔叔的大肉棒可喜欢宝贝的小穴了,宝贝给点水,让它再插进子宫里好不好?”

“你闭嘴!”她终于放下了胳膊,红着一张脸冲他吼。

那颜色,艳比桃花。

好不容易才逼了点反应出来的江亦年哪里舍得停下,他扶着她的两条腿架到肩上,又往前进了一点,缓缓抽插着开口:“宝贝这样是不是就能看见了?现在水比刚才多,大肉棒能进出了,要不宝贝再摸摸看?”

“你不要脸!”她咬着牙咒骂,脸上却艳色欲滴,就连那紧窄的小穴,都变得愈发湿软,勾引着他重点,再重点。

江亦年偏头吻在她的小腿上:“对,我在要你。”

他倾身上前,连带着将她双腿也折去上方,他按住她双手,不让她再遮眼,而后缓缓撤出,直至欲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池颜却一点儿也不好受。

他的欲望进来后,动作一直很浅,让她几乎适应了他,如今这一离开便让她感觉到了空虚,尤其因为他那些不要脸的话,她的小穴已经变得足够湿润。

“宝贝看着它。”

池颜本能地想要闭眼,但身体却再一次背叛了理智,她控制不知地将目光落到了那沾满水液的大肉棒上面。许是察觉到她的注视,那肉棒的前端抖了抖,好似变得比方才更大。

“看,它碰到了宝贝的小穴。”

那么灼烫粗硬,烫得她心尖都发颤,池颜觉得自己的小穴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在咬着,麻痒难耐,偏她的腿架在他肩上,根本动弹不得。

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宝贝放轻松,让小穴把大肉棒吃进去。”

池颜看着江亦年的肉棒将她的小穴一点点撑开,果然是比之前更大了,她的小穴被绷到极致才能将它一点点吞进来,还是有些许的不适。

但他刻意放慢了动作,又叫她仔细盯着,那丁点儿的不适很快就被酸麻酥痒淹没。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躺在一个勉强算得上认识的男人身下,看着他将自己占有,最让她羞愤的是,她的身体并不抗拒,甚至还渴望他能更用力地占有。

“宝贝的水真多,想让我快点儿么?”

池颜偏头,不想再看这淫秽羞人的画面,而她的沉默看在江亦年眼中似乎便成了默认。

他扶着她双腿开始加快,进出都越来越重,将她的理智撞得七零八落。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