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阾居肉缝_把奶尖儿送到嘴边 揉捏,欲仙

虽然不想弄哭了身下的人儿,但初次承欢似乎都会痛的,秦泽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便趁着小姑娘被自己吻得意乱情迷似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之际,一个挺腰就狠狠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

“啊!”身下突然撕裂般的剧痛让柳绮雪双眼瞬间盈满泪水,但脸上随之而来的安抚亲吻一个个落了下来,体内的肉棒虽然粗壮,却是插入后便没有轻易乱动。

柳绮雪知道他是怕她痛了,所以在等自己适应,而对于从未体会过别人给予丝毫温暖的人来说,这样的人无疑就是无上至宝。

所以尽管她能够承受这样的疼痛,泪水却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娘子乖啊,忍一会儿,一会儿就不痛了。”秦泽看得也心疼,但初次承欢的痛也是没办法的,只能不断亲吻小姑娘的脸颊,一手搓揉起她的奶子,另一手则揉弄着她的阴蒂,试着转移她注意力。

“不……”

“不哭不哭,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啊?”秦泽手上动作不停,嘴也不断继续亲吻,还不忘柔声安抚。

柳绮雪哭笑不得,干脆伸手拧了把男人的腰。

虽然和她细皮嫩肉的完全相反,秦泽的身材因为长期锻炼下显得非常结实,就是腹部都有着明显的腹肌,不过柳绮雪可不是原身,因此稍一使力还是成功拧疼了他。

秦泽只以为小姑娘是疼得受不了才用这种方法对自己出气,毕竟是他“欺负”她了,谁想下一秒就听见小姑娘娇软的嗓音道:“不疼,你快动啦……”

饶是秦泽拥有再强大的自制力,此时都要溃不成军。

不过呆懵了片刻,秦泽便低头狠狠攫住眼前的小嘴,粗鲁的吸允她嘴里的芬芳,下身也跟着抽插了起来。

小姑娘的嫩穴有些紧致,开始几下他还怕她的小穴不习惯自己的粗大,因此动作稍微慢了点,也因为她的小穴真的太紧了些,当他的肉棒整根插进去后,那内壁被肉棒撑开,温温热热的,紧紧包裹着肉棒的感觉简直销魂得让人想升天。

本来这样的结果是享受的,可当他开始抽插起肉棒后,那不断撑开小穴内壁又被紧紧包裹住的感觉实在让人丧失理智,到了后来秦泽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抽插的速度就越来越快。

耳边都是自己的低喘声、小姑娘抑制不住的娇喘声,以及肉体碰撞的啪啪声,秦泽大手掐着小姑娘的纤腰狠狠一撞,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整个身体都往上飞去,要不是他眼明手快把人拉了回来,恐怕眼下小姑娘的小脑袋瓜就要结实的撞出一个包来了。

“啊!太深了、太深了……相、相公,插得太、哈啊……太深了……”柳绮雪抓着秦泽的手,忍不住哭喊出声。

但秦泽显然不这么想,反而大手一抓,直接将人翻了个身,握着肉棒对着那正面向自己一开一合的嫩穴又是狠狠撞了进去。

“啊!不要!”柳绮雪跪趴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另一手往后胡乱抓了抓,却是被秦泽一把抓住,肉棒插进小穴的动作又更猛烈了些。

“不要……相公不要了、啊!……太快了、太快了……啊啊啊、哈啊……”

“不要?”秦泽弯下身,在她耳边低哑着嗓音问:“真的不要?我看你好像挺喜欢的啊。”

“不要不要!我不要了!”柳绮雪哭喊着。

秦泽低笑几声,轻声说:“好。”竟真的放慢了速度。

但这样的速度对现在的柳绮雪来说反而无法满足她,一时像只慌乱的小兽,手足无措的想要恳求原谅。

她转过头用那双被泪水冲洗得更加明亮的大眼,眨呀眨的,可怜兮兮地看着身后的男人。

秦泽被她看得也有些好笑,凑过去就啵的亲了一下小嘴,又坏心眼的咬了一口,才笑着说:“乖,求我操你。”

柳绮雪本来以为这人就算被自己刚开始的表现打开什么奇怪的开关,应该也不会没下限到哪去,甚至为了不再崩人设而做出原身可能会有的反应,可她现在听到了什么?他竟然要她求他……求他操她?

在这一瞬间,她觉得有些风中凌乱。

察觉到身下姑娘的走神,秦泽张嘴就在对方香肩咬了一口,留下显眼的牙印才罢手。

“快,求我操你。”虽说这样的自己确实……那个了点,但他就是想要从小姑娘口中听到这般淫荡的话语,为达目的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因此身下抽插的动作早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

身体没有得到满足,眼下又完全停了动作,不过片刻柳绮雪就有些受不住地想要扭动腰肢,却是被早已察觉的秦泽牢牢掐住了无法动弹。

柳绮雪无法,只能哭着呜咽道:“求、求你……”

“求我什么?”

“操我!求你操我!相公快来操阿雪的小穴!”

秦泽顿时猛力一撞,惹得身下人儿又是一阵尖叫出声。

“阿雪……娘子……”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