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宝贝动一动/爱情故事短篇小说—猎滟特种兵小姐

的确,他给了她的,是过去16年的岁月里从未有过的温暖。

乔鸥动作轻柔地帮她穿好鞋子,缓缓站起身,深情的眼神望进她无所适从的眸光里,片刻沉醉的,何止是一颗心?

“乖,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觉得有压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知识被你掌握了,那就是你自己的东西,是你将来足以利用甚至炫耀的资本。至于我对你的感情,我会耐心等你,等你开窍。”

他成功地捕捉到了她的慌乱与迷失,他知道,她对自己动心了。

蓝天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乔鸥见不得她这幅愁眉苦脸的样子,于是,为了她更自在些,忽然收敛了深情摆出一副监护人的姿态来:

“放学就回家,我会根据你的下课时间,准时打家里的座机电话。”

“哦,我知道了。”

应了一声,蓝天晴像小兔一样就窜了出去。

夏风微拂,阳光闪耀,青草闪着嫩嫩的绿光,叶儿在舞动,白云朵朵,在空中缓慢的移动,鸟儿把歌声声唱。蓝天晴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一路步履轻盈地穿过学校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从有了哥哥,她的世界就变得特别美好起来。

“大小姐,她进去了,果然是德诺中学的,没错。”

德诺中学对面,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停泊着一辆宝蓝色轿车,裴清婷颦蹙娥眉静静等待蓝天晴的身影已经很久了。

那天的宴会上,因为这个丫头而当众被羞辱,她认了,是她自己以为挑了个软柿子捏,却不想刚好撞上了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反被蓝天晴修理。

裴清婷正想着要去找乔鸥的妈妈宫百合

猎滟特种兵小姐,乔鸥,你好温暖,第2页

诉苦,却意外发现了自己的父亲居然在打探关于蓝天晴的资料,裴清婷心想,一定是那晚父亲也感受到了羞辱,所以决定对那个迷惑乔鸥的小狐狸精采取一些手段吧。

不过,有些仇怨,裴清婷只想要亲手讨回来。

“大小姐,按您的吩咐,那些人已经混进去了,估计已经见效了呢。而且乔少也已经回部队了,估计一两天内不会回来了。”

“嗯,陪我去做个头发,今天本小姐心情特别舒畅呢!”

宝蓝色的轿车一路招摇着跳跃的金属光泽,直奔市中心而去,路过某一个街口的时候,裴清婷的眸光一闪,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路边的一道风景,诧异地两道柳叶眉立刻挑了起来。

“前面停一下,yoyo,去打听一下,这家礼服店为什么忽然歇业了?”

“是。”

裴清婷口中的礼服店,便是那日乔鸥带着蓝天晴一起去过的礼服店,这几年一直在京都开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歇业了?莫名的,裴清婷忽然觉得,会不会这件事情跟她穿了那件红色的礼服有关系。

轿车在一处隐蔽的树荫下停靠了不多会儿,负责打探情况的yoyo就回来了。

“大小姐,这家店不是歇业,是乔少特别吩咐人过来封的。乔少说,那晚他交代过,让他们为您挑选别的礼服去参加晚宴,可是当晚您还是跟他的女人选了同一件去,乔少说他不想听任何解释,让他们立刻歇业,并且同个品牌的连锁店,也会陆续在华国歇业。”

裴清婷闻言一惊,有这么严重么,不就穿了同样的一件衣服么?况且是她先看上的啊,那晚就会上被人嘲笑的也是她啊,有必要搞得大家脸上这么难看么?

怎么说,她也是裴家的大小姐,乔家再独大,也不能这样欺负她吧?

愤愤不平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裴清婷在上面翻出了乔欧的手机号,这还是宫百合为了她早日讨好乔鸥特地给她的,只是乔鸥对她一直冷冷的,于是她也没敢真的主动打过一次。

很快,对方接了:

“喂,我是乔鸥。”

裴清婷定了定声音,不卑不亢道:

“乔少,我是裴清婷,今天……”

“嘟…”

“喂!喂!”

她只报了一个名字,乔鸥就立即将她的电话给挂断了!

要不要这么狠?!

裴清婷的自尊心都快被他践踏完了!忍无可忍,她跟乔鸥较上劲了,摁下重播键又拨了一遍,得到的回应是,对方正在通话中。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