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大了~啊马车/公交车性/一醉销魂窟

黑色的血凝固在唇角,那个如风般俊朗清爽的少年,已然逝去,再不会睁开那双明亮的眼睛,微笑地唤她:“吟惜。”

“不要生我的气,你若是真喜欢他,我将他找来便是。”

“我是情之,夫人,我只是情之。”

“你用不着贿赂他,我的错我自然会去领。”

“不准闭眼!看着我,现在给你快乐的人是我,不是他!他能给的我一样能够能你!”

“吟惜,吟惜,爱我好不好?爱我。”

“吟惜……”的

红楼香灯,笑颜开,低吟浅唱入眠;

相思未解,少年愁,情丝指尖缭绕。

花落床头,鬓角凌乱,帘蔓暗香浮;

千秋水月长天,轮回几度过,烟消云散。

一杯清酒,一曲离歌,谁人心碎魂残?

人生几番,爱恨拂袖过,恍若云烟。

望尽天涯,唯有明月如霜。

红梅落雪似冬寒Ⅹ

大风夹着暴雨席卷而来,哗啦一阵,亭中尽被淋湿。

梁北戎垂眸,对着情之的尸体行了一礼。

纵然这是他唯一的结果,但并非每个人都有勇气自行了断。

白吟惜却疯了一样挣扎着站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将抱住她的无牙推开,跌跌撞撞向梁北戎冲过去!

“吟惜!”无牙赶紧上去拉住她的袖子,她却已经跑到梁北戎面前,死命地打他,声音悲泣得像失了幼崽的兽。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虚伪的人,逼死了情之还敢惺惺作态!这下你可满意了?!”白吟惜尖叫起来,已然分辨不出那其中夹杂了多少悲伤。

梁北戎闭上眼一动不动任她打骂,脖子上甚至被她的指甲抓出了血痕!无牙上前死命抱住她,大声道:“够了!吟惜!”

白吟惜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那支玉笔,问梁北戎:“你要的是这个东西,是不是?”

梁北戎一愣。

白吟惜转头问无牙:“你要的,也是这个,是不是?”

无牙拧起了眉,看着她,默然。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