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短裙老师后入_震蛋,我该如何爱你

他看着她脸上动情的模样,心头的欲火越烧越旺。

她身体里流出的Y体证明了她的情动,他将自己的欲望埋了进去,直抵深入。她不由的呻吟起来,羞得脸上红色一片。

她那模样,实在可口,他真想将她一口吞下。

身体间的契合,他很满足。可她心里却又觉得难过,欲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欲,有很多人可以取代她。

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情动的时候,他要她叫他的名字。

她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他就变着法子折磨她,她没有办法,难耐欲火,只好用近乎沙哑的声音喊:“少军……”

“说,让我做什麽。”

她红着脸说:“要我,狠狠的要我。”

他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巨物埋进了她的体内。

晨光里,他们俩个大汗淋漓,交合处,一片泥泞。

──────

努力摘掉H无能的帽子……

☆、我該如何愛你17

子叶下午有课,江少军不得不将她送去学校。她下车的时候,江少军有点恋恋不舍,子叶怕他又“兽X大发”,赶紧给了他一个goodbye kiss後闪人。

这天的课形式逻辑,向来逻辑差的子叶被那几道“当SEP为假时SAP”,“SAP并且SIP”给折腾得想抓狂。

赵远睛看着子叶那涂鸦式的答案时,不由得笑了起来。

子叶回瞪了她一眼说:“快救救我,老头下课可是要收的啊!”

赵远睛一副大意凛然地模样说:“头可断,答案不给抄!”

子叶也没法,只好央求她,赵远睛忽然正了正神色说:“要答案,可以,有条件。”

就知道!

子叶一咬牙说:“什麽条件!”做好了被“敲诈勒索”的思想准备,暗想只要不太过分,应了眼前燃眉之急後,再赖帐又能怎麽样。

赵远睛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样说:“一学期的形式逻辑答案哦,你要是想赖,嘿嘿……”

嘿嘿二字,意味真太明显了。

此刻的子叶只恨自己没有江少军那样的坏心眼,回头还真得请教请教他……

一想到此处,子叶不由脸红,赵远睛瞧了她一眼,讶了讶说:“你脸红个啥?莫非,你对老头有意思?”

“呸!谁对那面无三两R的老头有意思!”

“那你……”

子叶赶紧打断她:“赶紧说你的条件,赶紧呐,我可不想被老头抓办公室去。”

赵远睛做了个“OK”的手势说:“请我吃饭。”

子叶正要舒口气,吃饭,太小CASE了。未想,赵远睛又被了一句:“带你男朋友一起。”

子叶一口气没缓过来,几乎是大咳了起来,老头正在巡视,走到子叶边上,敲了敲她的桌子说:“同学,快点做,别光顾着聊天。”

子叶太怨念了,看了眼赵远睛,只能无辜的点了点头。

拜赵远睛所赐,一下课,子叶就打电话给江少军。偏偏江少军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等到他接起来的时候,子叶火气上心,怒气冲冲地说:“为什麽这麽晚才接我电话!”

那头,江少军一愣,不由,嘴角上扬。

“老三家里出了点事,回头带你去他家,正巧也开解开解他的女人。”

他的解释还真多。

子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怒气过了头,平静下来说:“哦,我……”

赵远睛正站在她旁边,她只能硬着头皮上阵。

江少军轻笑一声说:“怎麽了?”

赵远睛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直叫子叶没了退缩的勇气。

“呃,我朋友帮了我个忙,我想请她吃饭,那个,晚上你来接我们……”

唉,子叶觉得自己的逻辑是真有问题的。

江少军没有犹豫,一口应下。

挂了电话後,赵远睛大笑了起来,子叶怒瞪了她一眼。

────────

看了部女X视角的AV,於是,情节控上来了……

捂脸,我好不CJ啊……

不过,《东京恋爱模样》这一系列的AV拍得还真唯美,最最重要的是,男主长得不WS啊!嗷嗷,好不CJ的我啊……请无视我吧……

☆、我該如何愛你18

其实对江少军来说,没什麽差,反正要接子叶,不过多接一个人。对子叶而言却差很多,先不说江少军的身份,单就她老公一项,她就不知道该怎麽对赵远晴说。

问题是,赵远晴一上车就很二的很江少军套近乎:“子叶的BF,你是做啥的?”

子叶正在喝水,一口水差点没喷在前窗上。

江少军一脸黑线的瞥了眼子叶,然後淡淡地说:“你问她。”

子叶将那一口水吞下肚以後,愤愤不平地说:“无所事事的……流……”

某人轻咳一声,子叶立马调转话锋:“某公司的优秀管理人员。”

“哦,子叶你好幸福啊!”

子叶差点要翻白眼了,幸福,她哪只眼睛看到她幸福了?吸口气,讷讷地咳了两声,正巧某人的目光扫来,森冷得想要冻死了,子叶立马回了一句:“呵,幸福,幸福……”

赵远晴继续HC,子叶觉得今天车里的空气冷得很。

餐厅一向不用子叶选,江少军有良好的品味,对於食物,要求亦高。今天吃的是日式料理,日式料理的优点在於,量少而J。

子叶对於日式料理唯一不满的是芥末酱,那味道,足让她吐血。可惜江少军对於芥末酱有偏好,於是,不出意料,一小碟芥末酱摆在她的面前。

芥末的味道实在令子叶要吐,看了眼江少军,神情淡然。看了眼赵远晴,正乐得两眼开花。好吧,她忍受着,正要吃,江少军看了她一眼,突然说:“喂我。”

这男人,又哪G筋不对了?

某人向她施了个眼色,她往旁边瞟了一眼,赵远晴正看着呢……

好吧,默默地对自己说,只忍一次,ONE,NO,TWO……

某人吃过第一次後,继续说:“那个,喂我……”

子叶正想甩他两耳光,当她是佣人了?

等吃第三口的时候,某人终於不再说了,子叶终於可以吃到嫩滑的三文鱼片了,一入嘴,发觉有点辣,有一点儿芥末味,再低头一看,原来自己惯X蘸酱,刚才……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