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抱着你做/男主禁欲闷骚有肉肉/重生之唯兮轻訾(繁)

佣人见主人都就坐了,才绕着圈儿将菜肴摆盘上桌。

池轻訾拿起银筷夹了最近的青菜入口,大伙儿才开始进食。

苏唯兮拿着筷子拨着米饭,丝毫没有食慾。一想到晚上可能发生的事儿,她就烦躁不安,连米饭被拨出碗沿都不自知。

苏唯兮心神不宁的样子大家都注意到了,苏南城夫妇更是心焦女儿的状态,却碍於妹夫在场只能不动声色的继续用餐,祈盼妹夫别发难才好!

池轻訾按以往肯定会训斥,不过今日不同往日,看猎物垂死挣扎尤其有趣不是。尚觉不够火候,自己还想添点柴。

「多吃点,太瘦没肉,哪有力气。」

对於池轻訾此刻夹菜给苏唯兮的动作,一家人都惊讶到无以复加,对比苏父的惊喜苏母只觉得疑惑,两人各怀心思。

韩千雪看着苏唯兮碗里的肉块,有些嫉妒,姑父居然会关心她,还亲自夹菜,紧了紧手里的筷子,继续吃饭。

苏唯兮换成以前或许还能表现得受宠若惊,可是现在她了解男人的别有用心,根本慌乱不已。她现在真是後悔,以前的她怎麽会认为池轻訾是好利用的,果然如他所说一般没有段数!傻的天真!

池轻訾与其说可怕,并不是他的人,可怕的是他的年纪和城府心机不符,明明只比她大七岁,却拥有一副冷硬心肠和凌厉手段!更甚是掌握全局事态的缜密心思,只有他想,没有他不能!

一顿饭,苏唯兮吃了三分之一都不到。池轻訾放下碗筷的瞬间,她便僵硬了背脊。在他离开位置上楼时那饱含深意的目光更是让她握紧了拳头。

人一走,苏母便急急走到女儿身边:「唯兮,今日怎麽了?不舒服吗?」说着还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没感到过高的温度才放心。

「妈,没事儿,就是中午吃太多了,吃不下而已。」

「没事就好,唯兮早点上去休息吧!哎!你姑父只要每年来一趟都让人无法自在。」

「行了!少说两句!」

苏南城是个谨慎的人,有些话私下说说就算了,万一被有心人利用,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那爸妈先上楼休息了…」

「去吧…」

回到房间,苏唯兮焦躁的走来走去,最好此时能有些什麽状况让池轻訾分不开身。

随着时间流逝,已然深夜,苏唯兮高度紧张的精神也稍有些放松。心想这个点了池轻訾应该早已经睡了吧?她不去应该也没事,或许他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毕竟他这麽忙。

凌晨两点,池轻訾看完手里的文件,皱着的眉头没有丝毫松垮下来,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扯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来那丫头想失约了呢!胆儿挺肥的!

苏唯兮半梦半醒间感觉身上被什麽东西压着无法翻身,由於高度紧张一下子就惊醒了!

「姑…姑父!」虽然夜里房间没开灯,但凭着感觉知道压着她的是谁,冷冽的气息施压而下,苏唯兮没想到他会做这样的事情。

「呵…不听话的小东西。」池轻訾将手从宽松的睡裙底部伸了进去,一把就抓住了一方柔软,感受到身下小人的颤抖,恶劣的狠狠抓了一下。

「唔!」苏唯兮感觉疼痛轻喊出声,反倒没让池轻訾怜香惜玉,反而更加重手的rounie。

虽然才十八岁,平时在衣物下的身体居然是这麽凹凸有致,入手肌肤柔滑细嫩,池轻訾轻而易举的将睡衣扯下,不带seqing的目光将身下的小人看了个遍。

苏唯兮死命的压着喉间的呜咽声,忍受着此刻的羞辱,池轻訾一双手游走在她的身上,明明透着火热却让她颤栗起鸡皮疙瘩,一种无声的恐惧在呐喊着。

「无趣。」池轻訾一个翻身站到了床边,拍了拍微皱的衣摆。

女人何其多,身材脸蛋尚可的也大把,池轻訾本身就不是个慾望过重的人,女人更是可有可无。本来就是过来教训一下这小东西,更何况他本就心眼极小,怎麽也不容许别人违抗。

「胆儿肥了啊,把话当耳旁风?」

池轻訾居高临下的俯瞰,凉意聚拢在话语里直逼而下。

苏唯兮摇头表示再也不会了:「没有下次了…」

池轻訾将壁灯打开找到一旁的摇椅坐下,轻轻晃了起来。

「过来。」

苏唯兮从床上颤巍巍的爬起来,想拉过一旁的睡裙套上,还没够到就被池轻訾警告的眼神吓得缩回了手。所以只能一手掩着胸口赤脚踩着地毯走了过去。

池轻訾看着少女多此一举的动作,那细瘦的手臂能挡什麽,反倒是压着两团更加丰盈饱满。

「帮按一下头。」苏唯兮惊讶的立在池轻訾面前,有些反应不过来,以为会受到让她难堪又羞愤的事情,只是按头?

发现池轻訾已经不满的皱眉,连连反应过来走到他身後两手扣头以拇指按压太阳xue。本身苏唯兮是不会按摩的,不过上辈子沦落的时候在美容院里打过工,所以按摩手法都是培养过的。

手偏凉,但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时而旋转手指复一压,有些隐隐胀痛的脑袋也好多了。

「学过?」池轻訾舒服的叹了口气,瞌起了眼睛。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