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好大用力再深一点嗯嗯—幽澜露

正坐着,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敲了几下没人应,却没有离去的意思,连续不停的敲。刚犹豫着要不要去开门,就听得一声高喊,“十四弟,你是不是看见新媳妇漂亮,就把持不住了?哥哥之前是骗你玩儿呢,这会儿自己看见了,美了不是?连门儿都不开,我们可进去了啊!”,突然一下反应过来,这张狂的声音只有不协调的十爷才能发出来。我很想高声冲他喊,你的十四弟压根就没出现!可还未等我告诉他,就听得‘吱呀’一声门响,几个人涌了进来。“十四弟,你可真沉得住气。”、“今儿哥哥得好好儿罚你几杯啊!”、“怎么着?还不开门,见了弟妹忘了哥哥。”、“哟……人呢……”、“老十四人呢?”、“哎?怎么这新媳妇的盖头还没掀呢?”,对话声从此起彼伏的噪杂,到音量渐低的私语,直至最后的鸦雀无声。片刻功夫,他们终于发现,这屋里没新郎。

“弟妹,十四弟呢?”,终于有人耐不住性子,开口问我了。被盖头蒙个脸和别人说话实在别扭,索性摘下来放在旁边。这时我看清人群里有我认识的八爷、九爷、十爷,再加上好几位不认识的,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尴尬无语。无意间,我看见贝勒爷站在众人身后,愁眉紧锁。之前还好好的,此刻却只觉着心头一酸,眼眶发热,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回几位哥哥话,十四爷不在这儿。”,冲他们深深请了一安。“那,那他哪儿去了?不说找着了吗?”,他们眼下也是一头雾水。“那……那刚刚这里边的坐帐、合卺,还有那个什么喊得热闹的吃子孙饽饽,不会就你一个人吧?”,说话的是九爷,此时他俊逸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扭曲。见我冲他点头,他先是愣了楞,而后长出一口气,坐在屋里的凳子上,不住的点头,似是非常生气。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实在是对不住几位哥哥,让你们为难了,我……,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安抚这一屋子人,只能拿起桌上的酒壶,一一斟满酒,分别递过去。“今天几位哥哥来了,我……,我实在是抱歉,略敬薄酒,算是赔罪,也算谢谢诸位哥哥来喝喜酒。”,说罢,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唉,弟妹,你这叫我们说什么好?是我们管教弟弟不严,委屈你了,你有什么好抱歉的?该是我们替他向你道歉才是,这……”,结果酒杯的五阿哥,脸上出现窘迫的神情,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等我将酒杯拿到贝勒爷面前时,他垂下眼睛看看我手中的酒,再看看我的脸,慢慢将酒杯接过。两人相顾无言,敬酒时不小心碰到他的指尖儿,仍是冰凉透骨。这时,却听得‘啪’一声响,将我吓了一跳,转身看过去,却是九爷拍了桌子,“他要反了天了!这也忒不像话了!”,说完便站起身,抬腿出了门。想来是说他十四弟呢,我心中暗暗叫好,好样的九爷,不枉我那般看重你,好好替我去惩治他吧!看九哥拍桌子离去,其他人也纷纷向我告辞,神情颇为尴尬。将众人一一送出去,刚要将门闭了,却看到贝勒爷站在门外蹙起眉头看着我,“豆苗,你……”,知道他许是忍不住有话想讲。瞥见他身后正有其他皇子看着,忙朝他身后抬了抬下巴,他会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疲惫不堪的歪在床上休息,又不敢睡去,眯着眼直到天亮。天一亮,锦云就可以及其他丫鬟就可以伺候了。不一会,有个小太监要求见,他自称是十四阿哥爹身太监顺保。他说爷吩咐了,既是大婚已过,福晋就不用住洞房了,让我随意在府中挑个住处,然后让众人将东西挪过去。正说着,宫里的圣旨到了,大意就是说今日入宫奉茶等吉礼等先全免了,因万岁爷这几日要务缠身,不在宫中。让福晋先行归宁,一切等圣上回宫再行定夺。这大婚成的算是怎么回事?不仅新郎官没人影,就连拜见皇上、娘娘的吉礼都要推后。我和那个叫顺保的小太监面面相觑,“福晋,您看?要不我去找爷?问问他该怎么办吧?”,小太监似乎很是为难。“不用了,圣旨都下了,问谁也是一样的。就照皇上圣旨,我先行归宁,回头你和十四爷说一声就是了。”,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为难下人的,该怎样就怎样便是了。

这府邸似是新建不久,虽然不算很大,但格局很好;正厅气派、回廊曲折,园子幽静,而几处院落建的更是巧妙。“福晋,咱再走都快出府了。”,回头看小太监苦着一张脸,觉着有些好笑。“那儿什么地方?”,眼前出现一座二层楼阁。“回福晋,那是府里的赏月楼,是个独立的院子,此时正闲置着。”,他垫脚看了看之后,乖巧的仔细作答。走过去,轻推开院门,眼前是一面石刻的影壁,绕过去便见满眼花红柳绿,是一片单独的小花园,顺石板路而行,听见潺潺水声,才发现,脚下踩的是个石桥,有细细的流水从底下流过。拨开眼前垂下的花藤,看见眼前曲折的回廊后有三间正房,方才看到的楼阁则与正房连在一起。绕过正房,后面还有一片小小的水塘,里面却没有养鱼,只长了满塘的浮萍。“顺保儿,就这儿吧。”,这么好的地方居然没人住。“福晋,这儿?这儿远了点儿吧?”,他话说的不明不白。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他警惕的看看四周,“奴才是说啊,这儿离爷的书房、住处都远的不能再远了,如此僻静……”,他很为难的搓了搓手。但我却明白他是好意提醒我,这里离十四爷经常活动的区域很远,属于被遗忘的角落。感念他在我如此不得势的时候,还能这般关照,赶紧从袖子里拿出赏银给他,“谢谢顺保儿,不碍的。”,冲他笑了笑,示意我就要在这里住下。他拿过赏银,微微一点头,“谢福晋,奴才这就招呼人去。”,转身招呼府内的家丁将我东西搬过来。

眼看天色不早,回门最讲究时辰,所以就让锦云先盯着下人收拾房间。自己带紫璎行归宁礼,回头让她再来找我们便是。归宁的意思,就是姑娘嫁人之后的回门儿。在娘家待的日子可长可短,最长有一个月,最短当天就要回去,这一切看夫家的意思。

在门口见到顺保,就顺便让他告诉十四爷,我回门儿了,什么时候来接我都可以,因为夫家不接,新娘子也不能回去。回门儿其实也没什么期待,只盼着能见见润晖和润涓,也算有个安慰。可回去之后便听闻,润晖殿试得了第一名,是状元身份了,圣上对此龙颜大悦。当今皇帝好汉学,虽说表面不在意,但其实他心里总有些心虚,对于汉族文人的镇压,江南多有传闻。那是一种自卑心理在作祟,觉着汉人从骨子里认为满人是蛮夷,没有文化。所以此次,润晖凭借真才实学从地方一路考上状元,而且只有十七岁,比过了那些念了一辈子经史子集的老学子,皇上当然觉得他替满人大大的扬眉吐气。据说赏赐无数,家中为此大宴三天,登门道喜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这其中只有润晖本人看的很淡,甚至有些苦闷,因为他被皇上授予二品顶戴花翎,官拜翰林院学士。不参与朝政,却是皇帝的身边人,有些机要文书官的意思,工作很闲散,但能与皇上密切接触,被朝中的人羡慕不已。所以这才纷纷的来访,因为要与这位皇帝面前的新红人有个接触,好为日后打下基础,其中还不乏权贵。

只有我知道润晖想用满腹学问报效国家,为天下黎民苍生赴汤蹈火。可眼下他寒窗苦读,却只能做个无用的闲人伺候皇上。心中的苦闷,说出来谁都会笑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最恐怖的是,他被皇上安置在太子身边随时待命,很快就要走马上任,随太子一起去京城附近的几个府县巡查政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