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甜蜜-我的新郎是阎王免费阅读|用尽一生去爱

成城举着笔记本到了另外的一间房间,当林淼看到这间房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高兴坏了。

淼淼,这间房间我花了一个早上布置的,惊喜吗

当然,以后中午我可以到那休息。昨天刚进新房子,成城就自然地递给林淼一把钥匙,林淼也十分的自然地接过。

林淼告诉成城,刚才计良在qq问她为什么关机。

你怎么说的

我没说,只说在家待着,不愿意开机。你知道的,成城,我不喜欢撒谎。宁可避重就轻,似是而非。

zuo+-ai舒服吗他的东东大吗

拒绝回答。

不会是银样蜡枪头吧中看不中用的这世界太多了。

。。。。。。。。。。。

王八蛋能打持久战吗听闻该人在床上十分的勇猛且上过的女人用百这个计量单位。百前面的数字大于2小于5。

。。。。。。。。。。。

说说嘛,我请你吃大餐。

不要,你所谓的大餐就是四川餐馆的火锅,我知道你哈那个小老板好久了,你成功以后,自己体会。

姐姐,给点面子,陪我去嘛

算了,我害怕那个biantai又叫人监视我。

同情中

渐渐的,一个星期以后,林淼看到那个biantai没有骚扰自己,试探着与成城出去,还去吃了四川火锅都没问题。

成城与她分析了很久,得出两个结论:要么这个biantai得了失心疯,要么这个王八蛋被强大的人民武装给镇压了。两人高兴坏了,成城的事情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又不在有生活的压力与升学的压力。

成城想在开学的时候去监狱看看妈妈,林淼把成城送到火车站。她并没有陪着成城去,因为每个人都有不愿意面对的东西,并不是任何的伤口都需要示人。

林淼天天缠着计良带她去游泳。计良看着林淼换了泳衣,遂问道:我们淼淼长大了,都有男朋友了。计良淼淼的头。

林淼明显不能理解计良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翻翻白眼:计叔叔,我每天都跟你混,电话都没几个,哪来的男朋友

计良看着林淼,他知道林淼从不撒谎。他不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林淼开着乌到成城家,成城还有几天就回来了,林淼准备叫钟点工来搞搞卫生。

都三个星期了,她几乎忘了江修仁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

电梯门一开,林淼看到江修仁笑盈盈地看着她,林淼下意识的想关掉电梯,被江修仁一拉,就拉了出来。

然后抱起林淼进了成城家的隔壁。

林淼马上意识到这是biantai的房子,同时明白,她没能摆脱这个biantai,这个biantai也没有那么好摆脱的。

刚一进屋,江修仁就吻上了,他克制着自己的yuwang,他发誓要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猎物。他知道怎么让淼淼陷入qingyu,他明白哪里是淼淼的敏感点,他清楚淼淼需要什么

这时候的江修仁格外的温柔,极其细腻绵长的前戏逗弄的她像猫咪一样shenyin着求他,她浑身颤抖的可爱粉红色让他心满意足,低声哄着她,一挺腰进入她的身体,动作一点也不像他平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的凶猛,慢慢悠悠的进出折磨充实着,不断的吻着身下的人,一点点的吻遍她的全身,一点点的细致标下他江修仁的痕迹,他身下躺着的,是他江修仁的女人。

淼淼,我的淼淼他扣着到了极乐点颤抖着的她,一遍遍的叫她的名字。林淼哼哼唧唧的,他忽如其来的柔情醉倒了她,就那样不用任何技巧的进出也让她一次次的眼前一片白光,终于在他的呓语声里昏睡了过去。江修仁低笑,这样就昏过去了看来还需要多多锻炼。他吻着她的睡颜,身下加快了速度,草草的结束。

淼淼虚脱地睡着了,江修仁却毫无睡意。他以为淼淼已经知道该怎样听话了,但看起来他的淼淼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听话。有人给他寄来了照片,是淼淼与计良在泳池的照片,虽然照片很模糊,是用手机偷拍的,泳池的人很多,计良也像一个带小孩游泳的家长,但两人愉悦的表情还是让江修仁愤怒不已。

江修仁吸着烟,看着窗外,这是他的一个窝,知道的人不多,但同样都是奢华、大气。这个楼盘是他新近开发的一个项目,刚刚才交付到顾客的手里。本来成城那一套房子他是准备给那些留宿的的哥们偶尔住的。顶楼就住着他一个人。现在他把那套房子送给了成城。

淼淼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计良的。他邪恶地笑了,接起来。

淼淼,在哪计良的温柔让江修仁暗笑。

是计叔叔吧,淼淼在睡觉。

计良楞了一下,立刻明白这个声音是江修仁的。他马上知道是江修仁夺去了淼淼的童贞。

他愤怒地说:是你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