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妹,舒服不,粗大的鸡巴—当男神跌下神坛

陈束真是帝都某戏剧学院的一枚大三小透明。

校友里名人辈出,影帝影后不算啥,大花小旦到处跑,长得美在这里是正常的,长得丑的按某学长的话说:“老远儿望见胡同口都该自卑地绕着走了。”

由此可以想见陈束真绝对是对得起人民群众的长相,这戏文系一枝花即使放到表演系那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中也扎眼得很。

但,追她的人不多。真不多。

乍看是因为她坚信自己将来必定是冯恒毅的女人,碰上异性示好就拒绝,连做朋友的余地也不留,久而久之便传出只可远观的名声,但深层原因却是大众一致认为她疯兮兮的。

瞧瞧她被扒出来的这些社交账号:

校内bbs要求实名制,所以还没什么不对:陈束真fhy

微博就直抒胸臆得多:陈束真-我可是要成为冯恒毅的女人的女人

头像是p的壁咚合照,冯恒毅一手撑墙,面容酷帅狂霸拽,将她没有实际接触地圈在怀里,活脱霸道总裁范。她则双手捂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小星星乱眨,粉红色的滤镜效果少女心飞起。

简直羞羞。#此处手动再见

微信头像依然是冯恒毅,流传深远的一张脸部近照,浓眉深目英挺刻骨,禁欲爷们味炸裂苍穹,美中不足的是……

“十年内睡到冯恒毅?”

室友李昭然习惯性点开她的头像,果不其然还是那三年如一日的昵称。

“这是第几年了?”

她回头问。

陈束真正在费力把自己塞进一件凹曲线的小黑裙子里。

她是正正经经的标准身材,虽然不能和表演系的竹竿们比筷子腿,但却是胜在胸腰臀腿要嘛有嘛,一样不缺——想当年她也曾肋骨嶙峋,风一吹就倒,可谁让冯恒毅接受采访时笑言喜欢那种有点肉肉的女孩子呢,她也只好增重健身两手抓,两手都硬。

终于把拉链系上,陈束真缓缓,缓缓地舒了口气。

李昭然:“你还好吧?”

陈束真轻声慢气地回:“我不明白你定义的还好的程度。如果去了半条命在包含范围内的话,是的,我还好。”

李昭然:“……为了冯恒毅,你也是拼了。”

陈束真:“呵,呵呵。”

李昭然:“你是在骂qnmlgb吗?”

“……”陈束真脸一僵,一字一停:“我只是说话都困难,用呵呵来表示一下辛酸罢了。”

说到这里,她回答李昭然刚才的问题:“四年了。”

十年内睡到冯恒毅。

高三立下的豪言壮语,至今可不就是四年吗。

她戴上那条碧绿色的宝石项链,暗想可喜欢他已经是十年之前的事了。

李昭然已经看呆了。

平时陈束真仗着皮肤好,底妆都不化。衣装更是不讲究,唯一要求是穿着舒服,要她学旁人精心搭配那是做白日梦。真真艰苦朴素。

是以身为室友,李昭然固然知她长得美,可没想过有天打扮起来会美成这样。

她有一个白皙的长脖子,那条绿得滴水的宝石项链衬她的肤色实属相得益彰。

可是,李昭然担心:“会不会太夸张了?”

她对冯恒毅的迷恋校内皆知,如此盛装招摇去报告厅看冯恒毅,简直司马昭之心。

陈束真说:“先讲清楚,是相对我以往穿衣风格显得夸张,还是本身就不适合日常?我也不是中学生,莫非你要我白t牛仔帆布鞋?”

她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李昭然默然,拍拍她的肩膀:“那个,十年之约你加油。”

陈束真狠狠地应下:“嗯!”

握拳。

事实证明李昭然多虑。

通知是下午3点开始,但当她们两点到达,放眼望去,能容纳五百人的报告厅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早已座无虚席,数不清多少同学自发主动地站在密密麻麻的走道上,而又艰难地人挤人。

如此盛况必然是全校出动,看得出大家都很兴奋,虽然打扮了的陈束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又怎及国民男神影帝校友来得动人心魄呢?只有少数人压低声音指指点点:看见没,这就是电创班特迷影帝的那个陈束真。

冯恒毅17岁机缘巧合结识当时才崭露头角的名导曹济德,受邀挑大梁出演开辟新时期类型片的《阴天》男主角一举成名,迄今十六年斩获奖项无数,去年更借由《流金岁月》刘撼生一角众望所归登顶电影史上第一位三金影帝,岂是能用红得发紫侮辱的?他简直是帅哭,帅哭好吗?有如此天赋,何需如此锐意进取?有如此才华,何需如此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啊!!!

“合不拢腿啊!!!”

这一叹痛心疾首气韵悠长,李昭然吓得不轻,直接动手掐她:“你冷静点!这可是在后台!”

李昭然的二姑是表演系老教师,冯恒毅毕业多年仍和连她在内的多名老师联系良好,自从知道冯恒毅将回母校,陈束真就天天和李昭然去缠二姑,风雨无阻,这不,二姑只好守诺把这两个磨人精放进来,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乖,别打扰到别人工作。

陈束真装了半天面瘫高冷,终于暴露了,掩面:“我这不是情难自已么。”

激动完也感到胸腔憋闷,呼吸不畅,裙子太紧身抠线条就这点不好。

而且,她似乎湿了。

没办法,这是自十三岁以后想到冯恒毅的正常生理反应。

她借着裙子的遮掩,尽量不动声色地摩擦双腿,试图缓解那因得不到满足而正变得强烈的空虚感。丁字裤却因为润湿陷落得更深,薄而窄的布料几乎勒进她的肉里,更让她疯狂。

工作人员就在眼前穿梭。

陈束真面色潮红,干脆坐下,闭上眼睛隐忍。

李昭然看出她的不对,却怎么也想不到那方面上。再伸手试她的脸颊,着实被烫了一下,又见陈束真眼神飘忽,呼吸紊乱,想起昨晚陈束真睡觉乱踢,一夜没盖被子,忙问:“你不是着凉发烧了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