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感故事,女子撩裙为难交警—高干儿媳的艰难再婚路

罗炎过去了,疯过、爱过、痛过、恨过,剩下的就是淡漠,现在的她只想要一个平静的港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她不确定吴俊基是否会喜欢自己,她在吴俊基的个人博客中看见了H市的风景,也曾猜想他回来了,给他留言,他回得很少。她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来了,首尔与H市相隔甚远,可能真是其他地方的照片吧,只是太像了些。

接到罗炎的电话,她很意外,她愿意试一试,她也很想试一试。无论与吴俊基是否能有未来,但至少她和父亲该对吴俊基说声“谢谢’’,谢谢他在母亲患癌症期间,给自己的那些留言和细心地传授的那些护理癌症病人的经验。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渐渐地敞开了心胸,迷恋了这种看似平淡如水的爱情。

他们聊了一些罗炎的话题,也聊了一些关于“飞龙”的事,无论事情发生了多久,她知道的仅有很久前就传闻的那个神秘女人。

大家都感叹彼此变了很多,时间是最好的磨练剂,也是最好的润滑剂,它使人内敛、成熟,年轻时因冲动、侥幸、甚至狭隘而闹出的种种是是非非,如今似乎真的走过了。

王颖拿起杯子,喝了口茶,看着哥哥与堂姐离开后,关上的那扇助理办的大门,冷不丁地问:“你还留恋这里吗?”

雷琼淡淡一笑,与王颖闲话了几句,被见王颖接到了王强从罗炎那打来的电话,原本只是准备取了演唱会门票,就离开的雷琼,意外地大家的邀请,共进晚餐。

何洁的演唱会终于在所有人的期盼中来临了。无数拿着荧光棒的歌迷,跟着Hejie的歌声劲舞、尖叫,一浪高过一浪……

吴俊基被罗炎特意安排在雷琼座位的旁边,而他却只是听歌,雷琼几次努力寻找的话题,皆被他礼貌地回应了几句,就没了下文。

坐在罗炎腿上的Heli忽然吵着要出去玩,罗炎便想将儿子带出去,吴俊基伸手拉拉罗炎的胳膊:“带他出去,想去买包烟。’’

罗炎对儿子嘱咐了好凡句“要乖”’便将他托付给了吴俊基,雷琼看着吴俊基离开的身影,毫不迟疑地站起了身,跟在后面,离开了会场。

罗炎身边始终空着杨老一家的位置。他也曾拨电话去问过,却不想今天正巧是顾大全被张婶和顾帆,终于拖回家吃饭的日子。

台上Hejie卖力的表演着,绚烂的灯光,华丽的舞台,他请出自己的嘉宾—— 陈思琪与他深情对唱。

陈思爵看着台上妹妹的表演,激动得站起身来,拽着身边的女朋友,一脸自豪地嚷道:“看看,那就是妹妹。”

陈思爵的声音,响亮得连隔了一排的王强都能听到,妹妹,他有两个,他永远都有两个了。

他还记得那天王钦和自己在酒吧喝酒时,告诉自己——她心情不好。王钦是没有离开过父母和家人很远的女人,如今只身去美国,不舍是预料中的事。其实,他为王钦高兴,虽然她选择的不是自己,但和自己一样爱她的那个男人,会因为她更加努力的拼搏,终于熬了许多年,达成了目标,成就了事业,而能堂堂正正地娶她进门。

罗炎陶醉地看着特约嘉宾陈思琪的表演,如此害怕唱歌的他也忍不住跟着哼了起来,兜里的电话响了许久,兴奋的他才听到。

“喂!”他拿着电话大声嚷道。会场内嘈杂的声音,使他无法听清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忽然,他猛地愣住了,手里拿着的银光棒“啪”地掉在了地上。“哥,”他的声音抽泣着,脖子上的青筋暴出,咸咸的泪静静地淌了出来,隔了很久,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们在哪?”

罗炎木讷地站起身,他听不懂哥哥说的那些方向,张望、张望……

母亲,就这样过世了,当她的儿女们疯狂地驾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时,她那早就布满病容的脸,被洁白的床单掩盖。

李芳菲再以控制不住,冲到了病床前,就喊了一声“妈”,扑在床边,就再也发不出声音。

罗洪静静地,就像妻子睡着了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睁猩红,却没有一滴泪,他依然握着妻子那已冷却的手,久久不舍得放开。结婚近四十年,走到了尽头……

罗炎走到父亲身边,伸手附在父亲肩头:“爸……妈过世前,醒过吗?”

罗洪微微低下头,将妻子冰冷的手,送到自己脸颊边,低沉地说:“没有。和平时一样。”

陈思琪离开舞台,这才听留在后台的菊花告诉了自己,罗母的死讯。脸色瞬间苍白,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她摸出手机,正要拨打罗炎的电话,就见吴俊基走了过来:“罗炎他们已经将Heli带过去了,载你过去。”

陈思琪眼前闪过罗母健康时的笑容,哽咽地跟着吴俊基上了车。早等在车上,眼圈通红的雷琼,沉默地递了张纸巾到陈思琪跟前,“砰”地一声关上车门,汽车向罗母过世的驶去。

罗母的死,来了很多的人,亲戚、朋友……送葬那天,四个儿女哭得泣不成声,她的老伴罗洪,一直都由两个媳妇搀扶着。黑压压的人群,哽咽的抽泣声,一朵朵的白色的小纸花……乌云将天空压得低低的,葬礼还未结束,密密的雨就落了下来,“滴滴答答”地打在送葬人群的雨伞上,五月初的天,或许是因为这场雨,感觉竟然凉飕飕的……

亲戚们走了很久后,罗母最亲近的人——她的儿女、丈夫依然不舍得离去,站在雨中,静静地陪伴着她。他们的眼里,满是悲哀,他们的脸上,尽是不舍,他们的心,是那么的悲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