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阴茎轮流吹12p/一女多男高h纯肉/巫师王座

黏糊糊的血水,把整把精钢弩弓给都染红了。即使手指传来剧痛,瑞克依然在重复着这个动作。

除了瑞克,至少有二十多名隐藏在周围风化岩石掩体后,准头不错的沙盗或边陲军,在暗处狙击着敌人。

明晃晃的火把下,身上绑着白色长带的友军很容易识别。

所以当哀嚎着的马维,被佣兵们掩护着撤退时,瑞克已用染红的扳机,杀死了至少七名佣兵。

因一开始使用**,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所以等到佣兵撤退时,边陲军和沙盗,居然组织了一次小规模的追击。

但在遭遇到马维埋伏在沙盗老巢外,精锐佣兵偷袭后,双方又成了平手。

轻点了一下人数,因贪功冒进,至少葬送了三十多人。所以整场战斗下来,即使依靠着**和弩弓,这边人数依然下降到了五十人左右。

边陲军至少是正规军,即使这种惨烈白刃战,依然存活了将近二十人。

沙盗一开始的损失也没这么多,但最后去追击敌人时,大部分沙盗都参与了,倒是边陲军被中队长喝止,减少了损失

狠狠勒住溢血的伤口,中队长痛得抽凉气。脸颊上一道外翻皮肉的刀伤,被草草包裹起来,每次说话,伤口都要被纱布狠狠摩擦一番。

脸上冒着冷汗,中队长脱掉上衣,准备处理后背的一道伤口。

火把的光线被挡住,一名同样伤痕累累的大光头,一屁股坐在中队长旁边。用盐水狠狠洗了一遍伤口,即使以光头狠辣的性格,也疼得脸肌抽动,嘴唇青白:“真真他娘够劲儿!”

灌下一口烈酒,沙盗首领望着沉默不语的中队长,眼神格外复杂:“谁能想到,最后陪着我一起死的,居然是你!”

手中一空,酒囊已被中队长夺走,同样狠狠灌了一口,这个铁打的汉子,也露出了一丝疲惫和无奈:“我他娘可不想跟你死在一起!我要活下去!”

两个汉子正较劲儿,一名干瘦身影,再次挡住了晃动的火光。

因背对着火光,两人只能看到一双淡褐色的明亮眸子,有些迟疑的望着两人。

纠正了一下难受的坐姿,大光头抓了抓脑壳,首先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我们的英雄来了!快坐!”一把扯过瑞克瘦弱的身子,按在座椅上。

瑞克望着两名伤痕累累的男人,眼神微微闪烁:“我能提一个要求吗?我想进盐井一趟。”

两人皆是一怔,没想到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了,瑞克会提出这种要求。

中队长眉宇间凝着一抹疑惑:“你去那里干什么?难道还想带着晶盐出去?”

大光头更是哈哈一笑,拍了拍瑞克的肩膀:“小兄弟,你没见过晶盐吧?”

瑞克老实的点点头,大光头顿时笑着摇摇头:“那东西比铁块还沉,一般人根本拿不动。”

瑞克只是沉默片刻,依然固执的要求:“我只去看看,可以吗?”

两人无奈,只能让人带着瑞克到盐井中去随便折腾了

那名带路的沙盗,对瑞克的态度很好,因正是瑞克的那只弩箭,拯救众人。

七拐八拐,很快来到了一处山体外围。

这里没什么特别的,就跟沙漠大部分地方一样荒凉,长着几根稀稀疏疏的杂草。

在山体一侧,用风化岩石垒砌出一座宽大幽深的盐井。

盐井周围地面上,到处都是发黑干涸的卤水污渍,和一些掺杂在卤水中的杂质碎屑。

踩上去又硬又脆,嘎吱作响。

整座盐井很宽,方便人手下去采集卤水和天然盐块。井壁用一块块坚硬的花岗岩夯实上去,显得很结实。井壁因存在的时间太长,已被蒸发卤水,熏得有些乌黑。

阵阵有些刺鼻的卤水咸味儿,顺着黝黑的井口冒出。瑞克皱皱眉,实在想不出在这种腐蚀严重的环境中,还能存在什么秘密。

探头瞧了一眼,瑞克咬牙问道:“我能下去看看吗?”

沙盗被问得一愣,不过想想现在局势,也觉得无所谓:“你等下,我去拿撬棍。”

撬棍和坠篮很快就准备好了,样子虽有些破旧,但从做工来看,这两样东西都很结实。

瑞克试了试坠篮,确定能承受自己的体重后,就冲那名沙盗点了点头。

“咯吱咯吱”便随着撬棍不断转动,生涩的轴承缓缓放下坠篮,瑞克手中的火把,快速照亮了周围井壁。

被卤水熏得乌黑的井壁渐渐出现一些黑色盐花,这些盐花随着瑞克降低高度,慢慢过渡成了灰色,之后快到井底时,更是变成了白色。

充满杂质的盐花,散发着阵阵呛人咸味儿,地面上渗出的大量卤水,味道更是浓烈。

瑞克举着火把,四下打量。

这里面积很小,只有左右方向开凿出来的取水副室。瑞克用沾水厚布蒙住口鼻,然后走下了摇晃的坠蓝。

冰凉的卤水,一下摸过了膝盖,瑞克顿觉脚上传来一阵刺痛,被卤水中的盐分,刺激到了以前磨出来伤口。

稍稍适应,瑞克扯了扯绳索,示意对方等下过来拉自己上去。

强忍着不适,瑞克快速在周围卤水中摸索起来。

最后连两个取水的副室彻底找了一遍,依然没任何发现。

瑞克有些着急,神秘声音翻译过来的那几个文字,是盐井没错,怎么会没有呢?

仔细回忆刚刚询问那名沙盗的情报,对方说前段时间,盐井发生了一次命案,被杀的是一名常年开采盐井的工人。之后就发现了晶盐,停止了开采。

瑞克隐约猜到,那个被杀的工人,可能就是最初的发现者,至于杀死那名工人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名神秘护卫了。

踢了踢脚边一颗被泡在卤水中的晶盐块,瑞克烦恼不已。给自己的时间不会太多,必须快点找出线索,不然下次可就这么好的运气进来了。

“该死的,到底在哪里?”瑞克狠狠的搬起一块晶盐,砸向井壁。

“哗啦”

12. 硫磺味儿

井壁即使常年被卤水侵蚀,但也绝不会这么清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