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嗯太深了不拔出来|揉揉她的奶,舔她的奶|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吃药

由于他全身都是血污,于是韩锦叫客栈小二送了一桶水上来,打算给那人擦洗身体。他先把那人已经穿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脱了下来,从衣服里发现了一块红色的云朵花纹的令牌,想必应该是赤霞教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些散碎银两、药物和暗器,韩锦一一检查过之后把东西又原样塞回了他那件破衣服里。

伤口处不能碰水,韩锦还算细致地避开他的伤口用温水将他的身体擦了一遍。原本脱下衣服,这是一具斑斑驳驳的肮脏壳子,可是洗干净之后,韩锦不由得惊叹了一声:这家伙肌肉匀称,腰细腿长,是具极好的身材架子;且他皮肤白皙,肌理细腻,摸起来手感很不赖。

韩锦又把他翻了个身。那人的伤口主要是在背后,韩锦更加小心地将他背上的血垢血污一点点擦洗干净,然后往后退了两步,将那人的全身尽收眼底,“哇”的慨叹了一声。

——那人的屁股,实在是,太翘了。

高聪明还记得,以前他常常看见卢雅江坐在高晟风腿上,他觉得有趣,便也缠着高晟风要坐他大腿要他抱。高晟风让他坐了几次以后就不乐意了,叫他去坐别人,他很委屈地问为什么义父能坐我不能坐,高晟风一脸嫌弃地说:“因为你的屁股硌人,不是好屁股。”

高聪明委屈坏了,回去以后大哭了一场,然后又去缠着高晟风问什么样的屁股才是好屁股。高晟风认真地、语重心长的给他上了一课,将屁股分成了三六九等。二三流的屁股是什么样他已经记不住了,不过特等屁股的特征他还是记得的:首先要翘,就好像有人往他裤子里塞了两个大馒头似的翘;其次要柔,用三分巧劲在那屁股上拍一下,屁股立刻呈现圆形波纹(就如石子投入水中一般)并弹起;再次要韧,用五分巧劲撞一下,会有内在劲道将手弹回来;然后要软,屁股上的肉能被捏成包子状、兔子状、胡萝卜状等。若满足以上条件,很可能,你看到的就是一具特等的屁股。

韩锦迫不及待地将手里的脏布一扔,扑上去,分别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十分巧劲拍打那人的屁股,直把那人的屁股拍的通红,戳一下,抖三抖。然后他再开始对那具屁股揉揉捏捏,做出糖葫芦、拨浪鼓等造型,全部成功了。

韩锦激动的直抹泪花,扑到桌边展开一张信纸,大笔一挥,写到:“爹,我终于见到了特等屁股。万好,勿念。”抖着手将信纸折好收起来,过两天有机会就寄回出岫山。

等韩锦帮那人将身子擦洗干净、换上新衣服后,正打算喂那人喝药时,那人突然醒了过来。

那人微微地睁开眼,警惕而困惑地盯着韩锦看。

韩锦以为凭他的伤势至少要昏迷四五天,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醒过来,简直有点猝不及防,但是他的反应很快,立刻表情一变,捧着脸盯着那人嘿嘿傻笑。

那人艰难地翕动嘴唇,哑声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韩锦还是傻笑:“我是锦锦,你是哥哥,锦锦救了哥哥,哥哥吃药药。”说完把床头的药碗拿了过来,往那人手里送。

那人惊疑不定地打量着韩锦。他没有气力接药碗,艰难地出手推了推那碗:“我……不喝……”

韩锦心知他还未卸下戒心,唯恐这药中有毒,忙道:“锦锦帮哥哥吹吹,吹吹药药就不烫了。”他说完以后自己心里还小小吃了一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串幼稚的话说的这么溜的,居然一个愣都不打,不由得暗暗佩服起自己的演技。

那人道:“不……不……”说着说着突然咳嗽起来,他咳的很轻,却因为他原本就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因此那轻轻的两下震动就让韩锦觉得他似乎快要散架了一般。

那人缓上一口气来,说话的声音更轻了:“青黎在哪?”

韩锦无辜地眨眨眼:“青黎是谁呀?这里只有锦锦和哥哥。”

那人惊讶地看着韩锦,韩锦咧开嘴嘿嘿直笑,露出两排大白牙,两眼弯成了缝,傻气由内向外喷薄而出。那人似乎是被他的笑容给惊到,又开始咳,韩锦故作手忙脚乱地拍着他的xiōng口给他顺气。那人艰难地抬起手,还没碰到韩锦的时候又垂了下去,一口气没喘上来,再度昏厥了。

他一昏,韩锦立刻放下药碗冲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镜子,对着镜子做出刚才对那人做的傻笑的表情。他之前没有练过,生怕自己笑的不够傻,露了马脚,但是镜子里印出来的景象把他吓了一跳——那扑面而来的傻气,简直浑然天成,就好像他曾经练习过成百上千遍一样!

“妈呀!”韩锦眉头一跳,惊奇道:“太像了吧!本教主都可以去卖艺了!说不是傻子都没人信啊!”

他又对着镜子练习了几个冒傻气的表情,简直是信手拈来,想怎么傻就怎么傻,想有多傻就有多傻,举手投足之见,浑然天成。

从前高晟风教过高聪明易容和扮演他人的技巧,由于高晟风自己在这方面的造诣已经出神入化,因此虽说高聪明也算是学了个五五六六,高晟风却还总是嫌他资质驽钝。此时此刻,他心里别提多惊喜多快活了,恨不得快一点回到出岫山,在高晟风和几位长老面前扮一扮傻子,一定能让他们吓一跳!

韩锦美滋滋地回到床边,将那人扶起来,给他喂药。但是那人又昏了,喂药喝不进去,洒的满床都是,于是不得已,韩锦找店家要来一根麦秸管,先将药喝进自己嘴里,然后通过麦秸管灌到那人嘴里。

喂完药之后,韩锦拍拍那人的脸:“便宜你啦,本教主的唾液能够滋yīn补阳养颜美容的。”盯着那人看了看,嘿嘿笑道:“不过你这张脸也不需要美容了。”又运起一股真气,缓缓送进那人体内。

翌日一早,韩锦出去买马,刚买到一匹俊马,就在路上瞧见了一个熟悉的家伙——他的右护法。右护法一脸焦急地四处张望,显然在找人,不过并没有看见韩锦。韩锦生怕自己的大计未成就要被他抓回去,赶紧将脸一蒙,跑了。

他急匆匆回到客栈里,背起那个还在昏迷的人就走,道:“辛苦你啦,咱得快点赶路。”将人抱上马,快马加鞭出了城,往西边入岭山的方向进发。

第五章

4.

当天黄昏之时,韩锦勒停了马,扶着那人下马休息。天色虽然还早,后面还有寻找他的左右护法,可是他实在没法继续赶路了,因为那人刚才又吐血了。

韩锦逃得急,买了马就走,连马车也没敢买。那人重伤未愈,在马背上颠簸了这一天,身上的伤又裂开了,且触动了内伤,一口一口黑血往外吐,不得已,只好先停下休息。

那人半昏半醒,眼睛睁不开,嘴里却时不时冒着胡话,什么“我不能死”“我绝对不会输的”之类的,听的韩锦直腻味。那人又发起了高烧,韩锦只好弄了些草药嚼烂了吐到他嘴里,再给他输一点真气。因为那人伤情太重,韩锦怕一下给他灌的太多他会克化不了,所以只能每过一个时辰就给他输一点点真气,助他自我恢复。

没过多久,那人又念起了胡话:“冷……好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