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干|我想日b|徐娘乐

也不知睡了多久,夫人先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觉自己和文龙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床上,文龙还睡得正甜,一股羞耻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

刚才两次缠绵缱眷的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麽令人流恋难忘,若非碰着文龙,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满足的性生活!

再看一看文龙那英俊的面貌,壮硕的身体,还有那胯下的大yanju,现在虽软了下来,恐怕也有五寸多长,比自己丈夫的硬起来才四寸多长,还长了一寸多,想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文龙才近二十岁,比自己的女儿还小二、三岁,自己做他的妈妈都有馀,竟然跟他发生了性关系,想着想着,粉脸煞红,可是自己也真是爱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yanju,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她活到四十三、四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满足的性生活,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麽多了,以後的事情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满足要紧。」自思自叹一阵後,情不自禁,一手抚摸文龙英俊的面颊,一手握着文龙的大yanju又揉、又套,文龙被揉弄醒来,大yanju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龙儿,你的ji=ba又翘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以後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乾妈,我现在还不想娶太太,我要把它多孝顺奶和妈妈,让奶二人多享几年满足的性生活。」

「乖儿,你真好!算我和你妈妈没有白疼你。」

「亲乾妈,告诉我刚才奶舒服吗?」

「嗯,好舒服!」

「满不满足?」

「满足!满足!太满足了!」

「乾爹他怎样?」

「什麽怎样?」

「我是说……乾爹能给奶满足吗?」

「哼!他要是有这个能耐就好了!」

「那他的ji=ba有多长多大?硬不硬?」

「他只有四寸多长、一寸粗、不太硬,我的性趣刚刚开始,他就泄了,真使我痛苦。」

「乾妈,这麽多年,奶都是这样痛苦下去的吗?」

「是的。」

「那奶的xiao+xue痒了怎麽办?奶有没有去另外找其它的男人,替奶止痒、解饥解渴?」

「小鬼头!胡说八道!乾妈又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何况也有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还看不上眼,要让我动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麽乾妈为什麽对我动了凡心呢?尤其刚才表现得真yindang!是不是我的dajiba插得奶太爽了,才会……勾……引我?」

「死文龙,不来了嘛……你怎麽又来欺负乾妈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时,我的整个人,一颗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

「尤其什麽?乾妈快讲啊!」

「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讲不出口……」

「讲嘛!乾妈!我的亲肉乾妈……亲太太……」

文龙边说边双手齐发,上摸揉rufang,下挖她的yinghu。

摸得夫人奶头硬挺,yinshui直流,娇声讨饶:「宝贝!别再逗妈了,妈讲……讲……快……停手……」

「好,那奶就快讲。」文龙停下双手,催促道。

「尤其当时看见你的那一刹那,底下的xiao+xue不知不觉就痒起来了……连……连……yinshui都……流出来了……嗯……要死了……坏儿子……非要我说……」

「亲妈,奶刚才真浪,水又多,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我好爱奶……」双手又摸又揉。

「嗯!再浪、水再多也受不了你的大家伙,你啊!唉,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乾妈,干嘛好好的叹什麽气!什麽我是奶命中魔星,数月前妈妈也是这样说过一句话,真奇怪,为什麽奶们二人都这样讲?」

「乖儿,你的养母已近四十,我已是四十多的人了,又有丈夫,我的二个女儿都比你大了好几岁,我都可以生得出你来了,但是我和你妈,都同你有了奸情,可是我被你过了後,真是不能一天没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俩二人的魔星,是什麽?」

「那就别想得太多了,欢乐要紧!来,乾妈,换个姿式,奶在上面玩,比较自由些。」

夫人此时也不再害羞了,於是翻身坐在文龙的小腹上,玉手握着dajiba,对准自己的xiao+xue,就套压下去。

「啊!」她娇叫一声,大guitou已被套进小feixue里。

夫人的娇躯一阵抽着、颤抖着,不敢再往下套动,伏下娇躯,使两颗丰满的大rufang摩擦着文龙健壮的胸膛,两片火辣辣的香唇,吻上文龙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缠抱着,饥饿而又贪婪地,猛吮猛吸着。

「乖儿……亲丈夫……我的心肝……」

夫人边jiaoheng,边用feitun磨动、旋转起来,dajiba也被一分一寸的吃进xiao+xue里面去了三寸多。

文龙这时也发动了攻势,猛的往上一挺,双手再扶住夫人的feitun往下一按,只听夫人一声娇叫: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