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爱,美女脱去衣服给男人摸—女人风流要趁早

“啊,熙文?”怎麽会是熙文呢,李卫首原来和熙文在一起,还不接我电话,这算什麽嘛,还说会过来找我,我心里一阵酸意泛起。

阿首,叫的多动听,果然是情侣啊,我失落,人家多恩爱啊,看来我还是回火星算了,留在这里根本是阻著地球转。

“没,没事,我只是打来问个天气,”自己先汗一个,这是什麽烂藉口啊?!“哈哈哈,先bye了!”我匆匆挂掉电话避免继续出洋相。

一肚子冤气还闷在肚子里,快要走到宿舍时程茜希的就来电。

“喂喂,十娘,保时捷帅哥在楼下。”

“啊?谁?”

“昨晚那个载你回校的保时捷帅哥!”程茜希声音大得活像怕别人听不见,引起了路人的侧目,我连忙把话筒的声量调到最少。

“他来干嘛?”我问。

“我哪知道,但他就在楼下等著,招摇得象做show!”我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孙豪士那欠抽的拽样。

到了楼下我果然看到孙豪士傍在他的车子旁,那车头灯还是烂著的,看著怪可笑。他交叉著双手在xiōng前极为不可一世,心安理得地接受著路过mm的爱慕目光。

我混入女生群中试图鱼目混珠,不想和这个烂人纠缠。

“喂,你这个撞车逃跑的肇事者!”孙豪士在後面大叫。

这人分明是想逼我现身,本小姐聪明伶俐才不上你的当,我继续前行,有本事你就擅闯女生宿舍呗!

“杜名媺你是不是想撞到人就不负法律责任跑掉啦?”他这一叫,整幢宿舍楼的人都记著我的名字了,宿管阿姨又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我。

我马上别过头走往孙豪士那里,然後低声吼到:“我什麽时候撞人啦?”

“有,我这里现在觉得痛!需要你柔软的嘴唇治疗。”他一脸无赖地指著他的嘴唇,要是现在没有旁人在我肯定甩他一巴。可是现在有人在吗?有的,所以现在我没有甩他一巴。

“对不起,昨晚开车的不是我,你索赔找李卫首。”我说。

孙豪士夸张作委屈状说:“难道你忍心看到我跟男人接吻?”

我当然不介意,但想到他跟李卫首接吻那一幕,我不是腐女,所以感到有点恶心。

我不耐烦地说:“那你想怎样?”

“陪我,作为损坏我车子的损失,反正我看你心情也不好,出去开心一下吧。”他嬉皮笑脸。

一个邪恶的脸头自我脑中冒出,好啊,送上门的冤大头不要白不要,孙豪士,你自找的哦。

12.“我要重新追求你”

“咦?十娘,这是……”秘书协会的众人对我带来的苦力无不诧异。

不只协会内的会员傻眼,连孙豪士搬著那一大叠高过他头顶的宣传单张走进协会的沿途,都引来路人的怔然瞩目。无他,谁敢像我那样,命令一个开保时捷的无敌帅哥做跑腿和苦力。

“这可是你自己答应我的哦,只要我肯陪你,我做什麽你都奉陪哦。”我挑眼揶揄孙豪士。

“你这女人还真够毒啊,你是故意的。”孙豪士面如死灰,yīn森颔首,正帮我准备秘书协会交谊舞会的工作。

“你还敢抱怨?是你自己硬要缠著我的。”我窃笑。

没多久,孙豪士居然把他的猪朋狗友都叫来了,三鹿男等几个公子哥儿都过了来做苦力,秘书协会本来就不多男生,一下变得星光熠熠,可是个个人面上都充满怨气。

“孙大少,你不是吧,找我们来做这种事!”三鹿男鬼叫。

“锻炼锻炼身体多好啊,而且你看嘛,这个协会这麽多漂亮的mm,你们不是可以又把多几个妹吗?”孙豪士应付他们。这大少还真不是盖的,吩咐别人做事他最在行。

“十娘,好厉害,居然请到那麽多帮手!”协会的姊姊妹妹们在长桌旁叽哇乱叫。

“我还在担心我们的会场布置都没有男生帮忙,到时候该怎麽办才好,十娘,你倒一下子都把所有问题给解决了。”

“而且还好帅哦!太好了!”

一票姑娘们乐不可支,那些负责搬运的壮汉则听得一头雾水,我站在一旁乐呵呵的,本来想起秘书协会今晚的交谊舞会筹备我就头疼,现在可好了,又这麽多帅哥在秘书协会又能顺便吸收一下新会员,多好,哈哈。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会场迅速地布置完毕,不需要的人员可以尽早离场。

我马上驱赶以孙豪士为首的一群壮丁。

“喂,你过桥抽板?”

“我等下要参加交谊舞会,你不会也想参加吧?!”这男的还想怎样,我都让自己“陪”了他一天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