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乐后宫/mm被干—凤主霸情

因此,在绣坊里,没有人知道阿鸾与凤霖的亲密关系。

日子就在两人如胶似漆的甜蜜中度过,等丹凤朝阳完成后,他们俩大喜之日也将来临……

阿鸾赶在阮玉菁又要带着柯家姊妹及刘小倩溜掉之前,把她们拦了下来。“再过不久就要交绣件了,你们负责的部分还没做完,想跑到哪儿去?”

“离下个月底还有一个半月,你急什么?”阮玉菁瞪着挡住她们的阿鸾,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负责的部分,反正这么久以来,就算她没工作,杏花还有媛媛不都老老实实地帮她们做了?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准许杏花还有媛媛再去帮你们,她们自己的工作做完还要负担你们的部分,已经超出她们体力能负荷的了,你们的工作,你们自己要负责完成。”阿鸾冷冷说道。

绣幔都快要完成了,阮玉菁这半年来有几天安分地待在绣房里工作过?她真是太不象话、也太过分了!

“你管的也太多了吧?她们愿意帮我们做,你凭什么不准?”阮玉菁火大地拍了下身侧的桌子。

“就凭我是她们的领房,我不准我房里的绣娘太累,不行吗?”

“那就都不要做呀!我看到时候交不出绣件是谁倒霉,反正我有我爹护着,我才不怕呢!”阮玉菁下巴一抬,一脸欠扁模样。

“喔……是吗?”阿鸾低垂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然后她缓缓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对阮玉菁说道:“既然你无心在这儿工作,那么我直接去面见爷儿,跟他禀明你的意思,要他另派梅玲来帮忙好了,我相信为了能在评绣宴得到胜利,爷儿会同意的。”

“你敢?”阮玉菁嗤了一声,不相信阿鸾真的敢去找凤霖告状。

“你要试试我敢不敢吗?”阿鸾也冷哼了一声,“你也该知道,我从不说我做不到的事,既然我说的出口,那我就绝对做得到,现在,你自己选择,看你是要安安分分地留下来做事,还是真要我去找爷儿?”

看着阿鸾眼中的执着,阮玉菁分辨不出她到底是虚张声势亦或是真的有胆量去告状,僵持了片刻之后,她忿忿然地瞪视着阿鸾,“哼!”

然后一转身就将气发在柯家姊妹及刘小倩身上,“你们站在这儿干嘛?没长眼呀,让开!”阮玉菁两手一伸就将她们推开,跺步回到绣架前用力地坐了下来。

见阮玉菁败下阵来,一向跟着她不可一世的刘小倩等人,也只能摸摸鼻子,一声中吭地乖乖坐回阮玉菁身边,拾起针线工作。

阿鸾见状,倒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跟着回到了绣架前开始工作。

时间在大家安静的工作中悄悄行进,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里忽然响起媛媛清甜的噪音。

“阿鸾姊,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看看……”

听到媛媛的叫唤,阿鸾将针小心地别在置针布上,然后才推开绣凳,起身朝媛媛身后走去。“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她绕过撑起的缎料,站到媛媛身后,俯身看着媛媛正在绣凤凰下方的富贵牡丹。

“阿鸾姊,你看看,我总觉得我配出的色泽不太自然,你瞧!”媛媛指尖指着牡丹花的花瓣。

“嗯……”阿鸾仔细观看了一会儿,“是有些不太自然,你把线盘拿过来,我看看是不是少了些颜色。

“好!“媛媛转身将线盘取来,递给了阿鸾。

阿鸾低头看看牡丹,然后再仔细看看盘中的绣线。

从绚烂的大红至淡雅的浅桃红色、近白月牙色至近绿的韭色、秀雅的湖色还有各色深浅的绿色,各色整齐地排放在盘上。

阿鸾动手将色线重新排列,“这里你用的是燕红,会显得两色交接处色差太大,换成朱红会比较好,然后再接以燕红,次以翎红续之,依序用水红、薄红、桃粉、粉红,最后以白及银白绣之,撤金细蕊则以金线及赭色两色相间绣之……”

排好后,阿鸾细心交代媛媛,“要注意匀、薄,才能显出精妙,但却不能忽略针脚要密,才不会让各色无法相容。匀、薄、密要恰如其分,知道吗?”

“知道!我会注意的。”媛媛用心记下阿鸾的指导。

离开媛媛身边之前,阿鸾抚了抚她的头,“你的进步非常快,心思也很细腻,多用点心,不久后,你就能独当一面了。”

媛媛因为阿鸾的鼓励及夸赞红了脸,“阿鸾姊,你太看得起媛媛了,我还有很多要学的呢!”

“别太客气,要大方接受人家的赞美,对自己要有信心,才能让自己绣出的东西生动有气势,如果连自己都不认同自己,那要如何绣出美丽漂亮的绣件?”阿鸾说完后,将线盘放回媛媛手边。

“嗯!媛媛明白了。”红通通的小脸乖巧地点了点。

对媛媛笑了笑,阿鸾转身离开,原本打算返回自己座位,但对心想反正已经起身了,不如干脆巡看一周,看看其它人负责的部分配色有没有问题。

当她走到阮玉菁身后时,忍不住皱起眉头,跟着就开口了。

她的声调虽然轻柔,但语气中却满是不耐,“你进绣坊工作没有五年也该有三年了吧?为什么到现在还无法多用点儿心思在工作上头?”

一遇上阮玉菁,阿鸾就是无法平心静气,也无法用对待其它人的温和态度来对待她,说话的语气自然带了些嘲讽及看轻。

阮玉菁哪受得了阿鸾不善的口气?她偏头睨着阿鸾,“徐巧鸾,你别太过分了!你真当我是你手下的绣娘管教吗?别忘了我的身分跟你一样是领房,位阶并不在你之下!你这是跟我说话的态度吗?”

“领房?你房里的任何一个绣娘都比你有资格当领房,你的手艺连她们的一半都不到,你还敢如此大声说话?不思进取竟还一点都不晓得惭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