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师父温柔点—相贱成欢

一个意气风发,媚意横生;一个冷清严峻,刚毅不屈,偏偏,这两对人相遇,叶辛越隔空抛给言厉一个自认为娇美的笑,被周勖一个巧劲送出去,再如花儿旋转般收回怀里,这一前一后的默契是连外人都能看出来的。

就在叶辛越快要撑不住笑意的时候,忽然听到头顶传来男人独有的冷冽声线:“可否换个舞伴?”

还没反应过来,周勖带着笑意的嗓音伴随着腰间男人的手的替换,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叶辛越只能听到周勖欠扁的笑声:“请用。”

什么请用?她可不是酒后甜点。

刚想抛给周勖一记“媚中带怨”的笑,腰间的大手倏地收紧,叶辛越吃痛抬头,见到的是言厉面无表情的脸。

他也正看着她,仔细地观察者叶辛越的一颦一笑,所以叶辛越索性大大方方地靠在他怀里,和他一起跳起了慢拍。

第三章

“小厉哥,欢迎回来。”叶辛越被言厉抱在怀里,头的位置刚好在言厉的xiōng膛,她这一低笑,热气隔着薄衣喷洒在他的肌肤,有种说不出的挑逗。

言厉的身体闻言一僵,随即他嘴角勾起一个浅笑的弧度,说出口的话里无比地嘲讽:“原来你还记得。”

假装听不出他话里的暗讽,叶辛越勾住他精壮的腰,头靠在他的xiōng口位置,浅笑不止:“我还以为你这次回来是为了要让我兑换那个五年之约呢,嗯?”

言厉眼神微冷,但是却伴着一丝别人无法察觉的思绪。恰巧音乐转了一曲,他手臂一揽,巧妙地把她带出舞池,旋身至露台的边上。

无人察觉到两个人的踪影,灯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彼此呼吸相闻,却无一人愿意沉沦于这样的暧昧中。

不知道是否恼怒她的冷静,言厉的声音更冷:“我劝你不要想太多,的确五年前我从军是因为你,我感谢你改变我的人生,毕竟我并未后悔并享受其中,但是我和你,早在五年前就结束了。”

“结束?呵呵。”叶辛越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眉目中泛滥着娇柔却更多的是挑衅。

“虽然这次我被派遣到C市,但是我不会让自己待太久。而你……”他用力地掐住叶辛越的下巴,逼迫她艰难地抬头,迎上言厉冷漠的目光,“不要在我面前耍欲擒故纵的把戏,你在我面前不是一个好演员。”

“呵呵,小厉哥,我还以为你从军回来榆木脑袋会变得好使一点,但是看样子你还是不太了解我啊。”闻言叶辛越怒极反笑,她笑得愈发的魅惑,一手捉住他掐住自己下巴的手,顺势身体紧贴上去,危险地蹭,“我这个人从小比较贱,越不稀罕我的人,我越是要把到手,你看,你不正是很好地实例吗?”

叶辛越的话里明听没什么,但是言厉却从中听出了她对他的嘲讽。手紧紧捏住再松开,他周围强大的气场让人无法直视,但是却不包括她:“的确,你从小就是这样,长大了务必能够更上一层楼。”

说罢,言厉提脚平静地走出了会场,压根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色。

言皓看着自家儿子全身冰冷地离开,也没有拦住,只是嘴角微微上挑,眼神随即转向还在一旁站着注视着言厉远去的叶辛越——似乎从小就是如此,能让言厉失控的,只有她。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亦是如此,他这个儿子啊……

正在叶辛越玩味地揉揉被捏痛的下巴的时候,周勖手里拿着两杯果酒走了上来,递给叶辛越一杯,玩味的笑:“看来这位傻子先生不好惹。”

他笑得极度恶趣味,似乎见到叶辛越吃瘪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狠狠剜了身旁这个一脸妖孽像的周勖,叶辛越心情大好地不跟他计较,红唇微启,她笑得自信:“就算不好惹,木头就是木头,只不过五年后他比之前更加木讷罢了。”

言厉,你给我走着瞧。

叶辛越的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狡黠。

言厉回到车上,刚松了松眉头,手机就响起了。他没有犹豫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一道低沉带有极深韵律的男声:“回来了?”

郑凛叙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轻快,言厉放松身子躺在椅背,脑海里一边在想着刚才的一幕幕,一边回答着:“嗯,调派申请上个星期就过了,下个月报道。”

“嗯,这就好,你回来我们五兄弟也齐了。”

郑凛叙的声音忽而飘渺,似乎在感叹。

言厉默然。

郑凛叙,和这个名字扯上关系是在四年前一次部队的实战演练,那时候他还是个副队,和队长带领着队友在热带丛林中穿梭着。

那时候的他,丝毫不知道在雨林那头的山顶,有个男人已经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那个男人,就是郑凛叙——黑白两道都敬而远之的龙头,郑氏的掌权者,在那时候已经可以在世界颠风倒雨的人物。

他看中了那时候正开始锋芒毕露的言厉,而言厉,也选择了他。

的确,郑凛叙是那种一看就能让人心甘情愿臣服的男人,但是他言厉不是臣服于他,而是因为想要变强。

当时的郑氏四公子——郑凛叙,詹遇宸,萧桓,纪若白,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能在商政两界引起风波,翻手为云,郑凛叙许他郑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和与他们同样的权力,换他与之并肩。

得到了言厉,就等于得到了军事上的臂膀,这交易与郑凛叙和言厉来说,都不亏。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