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啊不行不要舔花核/交换夫妻故事—矜持小说

媚娘和母亲只好回到了棚子里,傍晚起风了,天快黑的时候,野山羊才站起了身,在长时间 地环顾了四周动静之后,才小心翼翼地从一个草簇跳到另一个草簇,动作是那样娴熟优美。 每一跳都是那么准确无误,它们跃上了岸,又朝周围张望了良久,才开始一路小跑,往北跑 去。

连媚娘都会料到,正在这时,四只狼同时出现了,他们早就给野山羊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 从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扑上来。野山羊再想逃到沼泽中央已经晚了。一只山 羊若不择路,掉进了沼泽里,另一只老山羊落入了狼的口中。四只狼一齐下口,没有花多大 的功夫,老山羊只剩下一张灰黄s的皮,两只老狼在吃饱以后,又看了看掉进沼泽的山羊几 眼才罢休。那只瘦狼拖着羊皮走了。

狼来了,狼就在这附近,这是媚娘对采邑之秋的第一印象,狼围难着她们,她们决不敢轻举 妄动。

这天监工又来了,媚娘告诉他这附近都是狼,监工当即离去。

为了这狼,太宰一回到府上,府上就热闹起来,太宰的弓箭手,投抢手,士卫由奴在太宰的 指挥下,从边疆进山丘围巢狼群,这个活动一直持续到冬天。

下雪前,仲太宰在封地举行了盛大的年,捕猎的动物堆积如山,很多封地的贵族都来参加同 祭。

年祭前后两天两夜,这是奴隶的节r,在这年祭期间,人人都过上了温饱的生活,其中总有 少数的不幸的奴未,他们在喝足之后,被缚上了祭台,成了祭年祭天的祭品。

年祭后,贵族们的荒y生活也达到了高c,他们通宵达旦,饮酒作乐,他们用女奴的肚皮作 宴台,奴隶的头当灯柱,强迫奴隶饮下他们的ny,奴隶的嘴作他们的n壶,从早到晚吃喝 拉撒,都要奴隶们侍候,没有奴隶他们便不能吃饭,没有奴隶他们便不能入睡。奴隶的身子 是他们的台阶,是他们的坐垫。他们让奴隶在院子里*给他们看。

贵族的生活是奢侈腐朽的,甚至是反动的。在所有的封地都举行人祭和人殉。他们杀奴隶, 以供奉祖先、鬼神,有砍头、焚烧、宰割、活埋等《尚书·无逸》r:“不知稼墙之艰难, 不闻小人之劳,骓耽乐之从。”修建了许多离宫别馆,又作“酒池r林”“为长夜之饮”。 大小贵族无不沉醉于酒s。

他们寻欢的r子,便是平民遭殃的时候,年祭后又是祖祭,听说要烧死女奴来祭祖,媚娘r 夜忐忑不安,祭祖的女驻大多选取没有生过孩子的女奴,正是她这样成熟的女人,每当监工 带着士卫到栅栏上叫喊,她就心惊r跳。

祭祖的头一天,监工又来了,还带着两个士,媚娘胆怯看着他们,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什么 来,心里还在想,今天为什么还跟来了两个士。以往监工最多带一个来。

监工告诉她,府上让她送二十头活羊回去,要长得肥一点的明天祭祖用,说罢便走了,媚娘 一直不放心。母亲也看出她的恐惧。但对奴隶来说这是命,是无可奈何的事,母亲帮她挑选 了二十只肥羊,要代替她去。她咬着牙关拒绝了。

走在去宰府的路上,眼泪潸潸地从她脸上落下,不住地回头探望芦苇荡,望着她亲手搭起来 的高脚棚。

时近深秋,四野都露出了肃杀的气氛。但是这不祥的景象,乃值得她留念,活下去总是好的 ,人人都想活。都怕死,奴隶怕死没有用,生死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上,只有这些人才能为她 作选择。

这条路不过十几里,可她走不动,她觉得自己是魂不附体,她看到自己的灵魂在四周游荡, 天边暗淡的浮云下,堆满了死人的尸体,有的好像是被砍掉了脑袋,有的好像是被东西砸死 ,有的好像是被火烧死的,尸首已残缺不全,极度变形,媚娘感到自己和他们是相通的,她 属于他们占据的地下世界,那个黑暗y森的魂魄世界。

她迷迷糊糊地走到了太宰府门前,在森严的高墙下,拴着许多老爷们的车马。她眼中的每一 件东西都变小了,每一个人都比平r大出了许多倍,她将羊赶到了天宰府的牛棚里,痴痴地 靠在牛槽旁,所有的奴隶在宰府里都变成了羊,他们用四条腿走路,在主人的p上胯下忙忙 碌碌。

她一直等到天黑,那棵像泰山一样沉重树下,又燃起了堆火。奴隶们慢慢地都聚集在火堆的 一边,跪在地上祈祷,高高的祭台上,放着加工好的各种动物的头,她远远地都能闻到那浓 厚厚的

第 4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她一直等到天黑,那棵像泰山一样沉重树下,又燃起了堆火。奴隶们慢慢地都聚集在火堆的 一边,跪在地上祈祷,高高的祭台上,放着加工好的各种动物的头,她远远地都能闻到那浓 厚厚的香味。

有人过来叫她,让她把羊都赶到祭台后面,她记不得那是谁,反正是个头领,而不是奴隶, 她照做了。她不知道自己该站在羊群里,还是和奴隶跪在一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