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躺床上穿丝袜视频|乡下雏妓小说|恶慾

「我要你立刻停止建造欧里斯神殿,要为他们祈求真主赐福的方法有很多,不需要劳师动众的召集黎民百姓们全体聚集在杜拜日夜不分的建造神殿!」

埃米尔酋长宏亮高亢的嗓音回响在整座拉特殿,对於最疼爱的次子如今却做出这种荒诞怪异的行为深感不解,他早就清楚哈姆丹囚禁了祈臻和萨伊德,并夜夜临幸在拉特殿内,将他其他的妃嫔姬妾们弃之不理,这当中还包括了一向雍容大度、进退得宜的哈瓦娜正后,这也令埃米尔备感不解,想当年,他的儿子可是为了哈瓦娜将这个东方女人给放逐到最偏僻的沙漠冷宫去。

可是没想到事到如今,这对在冷宫的母子俩,竟然独得了哈姆丹全副的心力,还不惜得罪一干朝中老臣,也要为她们母子俩建那神殿,就算要建神殿,至少也该建座他们杜拜的上下人民都能认可的圣殿,至少也该为玛那特(阿拉伯神话三大女神历史中最古老的的女神,阿拉伯的人民相信她是代表命运的命运女神,因杜拜的人民当中有百分90%是阿拉伯裔且常期较贴近阿拉伯的生活及文化,故比较偏阿拉伯)建立神庙,怎麽反倒是为埃及的神明立庙呢?!

「神庙已经开始动了工,没有任何停止它的理由,为了杜拜王室们的繁荣与兴盛,也为了所有人的安乐,更为了我的妻子及儿子的安危,我不会放弃欧里西斯圣殿的兴建,而一旦日後,她们母子清醒,我希望,整个皇族,都能给予我的妻儿们,一个王族亲眷该有的尊重与爱护!」

「法札,这是你的真心话吗?你真得愿意打从心底承认她们是你的妻子和儿子吗?」赶在将儿子的话听完准备要大耍一阵暴怒脾气的丈夫发火开口大骂一顿之前,从刚刚到现在一直跟在丈夫身上静静聆听不发一语的妻子,轻声的开了口确认儿子的心意。

「是的,母亲,我以真主阿拉赐予我尊贵的阿勒马克图姆的血脉发誓,祈臻是我的妻子,是整个杜拜人民们的右后,而alossdolosd是我的儿子,是我谢赫.哈姆丹本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的第一个孩子,尊贵的长子!」

面对一直以来都如此温柔疼爱他的母亲,哈姆丹没有再刻意回避这个答案,在说出这段话的同时,他的眼睛轻轻的望了祈臻所躺的大床方向,即使是那麽远远一望,都能发现她是如佌此的苍白盈弱,脆弱得随时都会自他的视线、他的怀中消失,他的心底忍不住泛出了一丝轻微的疼痛。

如果当初在囚禁她的那一刻,他愿意试图放下高傲的自尊,不理萨伊德的宣告让怒火蒙蔽了他的心,重新和她修补他们原先就已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夫妻关系,那麽,是否他和她,会让所有,变得不同??

当他一走了进来,在拉特殿服侍的下人们纷纷朝他恭敬的做了个揖,他神色冷峻的微微半昂了头当是领了众人的揖,随及更大跨步的往殿内的寝间走去,一入内,一阵浓郁的依兰花香气立刻随着空气窜入了他的鼻端,原先脸庞还有那麽几许冷硬线条的脸庞,瞬间软化了些角度,

祈臻奄奄的缩在了床上,神情呆愣,一双大眼动也不动的直视着前方,似乎已经完全深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外界有多少纷争,对她都再也起不了任何一点干扰。

哈姆丹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祈臻。自从这近一个月来,他每次见到醒着的祈臻,她都是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即使哈姆丹试图要多接近她、了解她一点,祈臻依然不为所动,只有在提到“他”的名字时,她那双总是空洞得毫无生气的眸子,才会浮起一丝希翼的亮光……

「小远──」一如现在,当哈姆丹提到了孩子时,祈臻的原先沉寂的大眼立刻放出了一抹微光,见状,哈姆丹的心头又是一刺,孩子,似乎现在只剩下那个孩子可以让祈臻还能拥有一丝活着的气息了,就像是即便是她的人被他囚在这,但那灵魂似乎也是跟着她的孩子去了。

祈臻眼里的流光随着哈姆丹的开头後的沉默後很快的便淡了下去。哈姆丹庞大的身躯几乎就完全遮住了她眼前所能视物的全部视线,不但视觉被他占领,男人连嗅觉的自由都要剥夺,鼻端很快的溢满了哈姆丹独有的男性气息,祈臻几乎是出本能的皱了鼻子,眼神也迅速的飘过了一丝厌恶。

即使那丝厌恶很快的就从祈臻的眼里消失,但哈姆丹依然灵敏的迅速捕捉到她的本能对他的排斥,顷刻间,哈姆丹的胸口很快的燃起了一把怒火,同时也对祈臻的倔脾气有些无可奈何,他更加靠近了祈臻的床前,半个身子靠近了她,一手准备将她拉过来的时候──

祈臻满脸惊骇随手拿了身旁的枕头朝着他拼命打去,也打掉了哈姆丹原先对她还抱有的那麽一丝丝柔情…………

那双对於男孩子来说,显得异常过分得漂亮的茶褐色眸子,如黑瀑布般的美丽睫毛正眨也不眨得透过庞大的柱子,带着惊恐却又不解的看着:不远处的大床上全身chiluo得一对男女正激烈得交欢--。

纤细得彷佛男人用点力气就能轻而易举将之折断的身体,被男人以坐立的姿势抱着,细瘦得手臂一下又一下仿若棉花般似拒还绕得有气无力的抓着男人的肩,而小巧的双脚则被迫紧紧环住男人动得飞快的劲腰,小嘴里吐出一串又一串破碎不成调的痛吟…………

男人大口含着她颤抖的耳蜗;啃咬着她易感的肩颈;吞噬着她无法克制而向上挺起的小巧的rutou,玩尽她胸部以上的每一处肌肤,但就是不肯吻她的唇,她的痛苦低吟,在男人的耳中却是最甜美的天籁之音,自从一个月前,男人毁约强夺了她的身体之後,她便再也不知道该怎麽微笑。

「你这个dangfu,嘴巴一直喊着不要chani;不要ganni;但你这langxue拼命将我的rou+bang吸的这麽紧,有这麽爽吗?」男人低醇的嗓音如上好的阿拉伯宴酒般轻轻的传来,他有些着迷的看着两人正紧紧相连的私密之处,女人的花xue艳红得如同一朵盛开的海棠,正痛苦颤抖得吞吐着那与无法与窄xue相比的巨大男根,先别看那呈现点点青筋伞冠状的的硕大圆头男根,光是男人那异於一般成年男性的粗长棍身,便足以让怀中正在辛苦吞下的女人为之昏厥。

即使是坐立xing+jiao的姿势,一般女人可能就可以将男伴的性器,或多或许整根完整吃入,但对女人来说,别说是那恐怖得巨大棒身,光是能完全将男人那颗如鹅蛋般大小得guitou吞入已算是不错了。

窄小得花xue在男人的蛮力压逼下,也只能勉力得吞入男人炙热的半颗圆棍後,便挣扎得想要停止在继续往下吞,女人的腰椎已经在这样的侵入中发麻,下意识绷紧的肌肤,痛到扭曲变形看不出美丑的脸庞,再再都显示出,女人极度厌恶男人的碰触与侵入,但是她却对男人这样的行为无能为力!

泪一滴滴的滑落,下身疼得快裂开,已经一个月了,男人每晚都在这张床铺上要她,甚至有两三次是直接将她锁在床上,以各种biantai又下流的姿势要到他尽兴为止,一如现在--

即使女人的花xue的aiye没有停过,但在男人巨根的摧残下,aiye并没有将男根浸yin得更为润滑,反而因为choucha的时间拖得愈久。aiye在丝绸般的huajing内磨得更痛,男人单手便轻松制住她欲挣扎反抗的腰,朝着女人细致的tunbu往下压,女人软绵的闷哼了声,全身瘫软在男人的肩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